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65aa.com 加入收藏夹!



  秋风瑟瑟,落叶堆积,西阳残照,一幅凉景像。
  无论哪里的深秋都是做诗的好季节,无论哪里的深秋都是杀人的好季节。
  特别是这个秋天。在这个乱成一团的江湖当中:少林、武当、崆峒、昆仑四大门派为争夺皇帝颁发的武林至尊的金牌,纷纷发动自己在京城中的势力,探消息造舆论,为在武林大会那一天争夺先机。各门派的高手们多闭关修炼,以免到时功力不济。
  东瀛武士灭绝刀伊川藤挑战各门派,不留馀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已经杀了中原三十二名武功高手。扬言在踏平小门派之后,要向四大门派的掌门挑战。此人武功怪异,行踪飘忽,各门派均心下忐忑。
  黑道人士活动猖獗,上个月居然连太师的生辰纲也被抢了。负责押运的武官「鬼剑」邓敌不知所终,有传言说是监守自盗。
  三大色魔横行无忌,只要听说他们在哪一带活动,许多人家的年轻女子夜晚在家里都会害怕。端的是人心惶惶。
  ……这些情况,在一个人的头脑中搅成一团,此人正骑马在官道上飞奔。
  她是一个女人。
  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人。
  一个穿大红劲装,披黑色斗篷,发髻高挽的女人。
  一个很美的女人。
  一个浑身上下透出一股英气的女人。
  一个非常要男人命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全天下可能只有一个,她当然就是冷雪。
  令黑道中人闻风丧胆的「玉女追魂」冷雪的那个冷雪。
  丞相吴凉手下三大高手「天」、「太阳」、「月亮」中的「月亮」。
  就算眼底有一抹难以化解的淡淡的忧郁,这忧郁却使她更像秋风中的霞光,散发着一种令人心疼的美感。
  她还背着一把非常考究的长剑,「销魂剑」。
  她的背后,跟着着黑衣的四名少女,也各自佩剑,忠心耿耿地跟随着主人。她相信她们,就像相信她自己的剑一样。
  这五个人,就是令黑道人闻风丧胆的女捕头「玉女追魂」冷雪和她的「星星」小组。
  此时她黛眉微锁,在飞奔途中似乎还想着甚么。她想的并不是天下大势。
  因为她是一个受过严格训练的职业捕快,对于江湖形势虽然关心,却只是从职业的角度了解有关的消息。如此而已。
  此时在她心中徘徊的,是她这次准备处理的案子。
  百风城城主的二女儿郎月被掳,至今去向不明,生死不明。做案者留下一朵红玫瑰。
  三天以后,大女儿郎水儿也被掳,十五天后,在五百里之外省城最大的妓院近春院里被人发现,已经变成了一个神志不清的荡妇。
  百风城当然算不了甚么大门派。这样的案子就算很难破,也绝对惊动不了当朝丞相手下的「月亮」,「太阳」,「天」。可是城主郎百风却和太师有着密切的交往。他通过太师,太师通过皇帝给丞相施压,使他被迫派出了手下三张王牌之一的「月亮」。丞相跟太师约好,一个月期限,不管是否破案,「月亮」都必须撤回,她有更重要的任务。
  太师同意了。他想,冷雪一个月都破不了的案,也太少见了。再说,郎百风这小子为了这么点破事让我惊动皇帝,给他一个月已经够可以了。最好破不了案。这小子坏事做得太多,也该遭点报应了。
  他就没有想想自己坏事做的也不少,而且更毒、更狠、更绝、更大。
  冷雪想着她手上的线索。
  红玫瑰,是三大色魔之一的「玫瑰刀」的作案标志。据说他的单刀十分了得。
  此人对女色有特殊的癖好。记录在案的共有十五人遭其毒手,均是武林世家的妙龄少女,而且均不知所终。唯一一次失手是在洛阳强奸威远镖局总瓢把子的女儿时,遭到围攻,他居然抱着赤条条的女孩出来迎敌。那女孩成了他第一次进攻的武器。
  然后他才拔出了他的刀。
  碰巧她的师兄「太阳」那一次也在场。却依然让他逃脱。据他说,他们过了一招,胸口的衣襟被划破,而他的掌风也击中了他的后心,可惜让他借掌风逃遁,不过这一掌也至少可让他休养半个月。
  想到「太阳」,她的心中流过一丝暖意。这位刚烈威猛的汉子最近已经开始露骨而笨拙地追求她。她有些招架不住了,可是,那心中永远抹不去的阴影,那种伤痛,他能拂平吗?
  ……她振作精神,思绪重新回到案件上。
  没人知道他的名字。大多数人只见过他的玫瑰,至于他的刀,几乎没人能亲眼看到。
  可是根据她的资料,「玫瑰刀」以往从不在一个地方作案两次。这使官府想要抓他都很难。因为各省有各省的衙门。这年头,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谁还会去惹这做事邪异的魔头。
  滑头小子。
  应该如何入手呢。
  先见见事主再说。
  她尚无头绪,啪啪击打胯下神驹,带着仆从,箭一般向那小城飞奔而去。
  ×××百风城其实是座落在县城边上的一座靠山的大宅院。主人郎百风凭一手天罡掌白手起家挣下了这份家业。并立派收徒,偶尔也替人保镖,做的是规规矩矩的生意。
  现在冷雪就坐在郎百风的对面。她的面前,摆着两朵玫瑰。
  郎百风神色呆滞,看来女儿遭受的劫难也使他遭受了重大打击。
  但他谦恭地招待冷雪。似乎没有因为冷雪的妙龄和美艳而对她的能力有丝毫怀疑。因为太师已经再三叮嘱,此人虽系女子,但文武双全,智勇兼备,此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她请出。万万不可慢待。
  他等着冷雪的判断。
  「有人和他交过手吗?」「有,舍弟郎百川」「人在哪里?」「伤未痊愈,在房间休息。」「我要见他。」「这……请随我来。」郎百风神色呆滞地带着冷雪向后院走去。冷雪向手下示意让她们在此等候。
  他们来到一间大屋门口,郎百风打开房门,请冷雪入内。
  看到的情景使她面红耳赤,大吃一惊!
  她看到两个赤条条的人。
  一个五十多岁的瘦老头,赤裸着乾瘪的身体,正抱着一个少女圆润的屁股,将肉棒插在她的秘穴里,拚命抽送。
  那少女跪在床上,已经被奸淫的眼光迷离,对于他们进来,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对!」冷雪本能地反应到。这时,她突然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异香。这异香使她的最黑暗的回忆像被闪电照亮一样清晰。
  「邪道!」她如中雷击,疯了一样想起这个名字。
  ×××六年之前,她刚刚十八岁,武功刚有小成,人又长得漂亮,真有点意气风发加上点不知天高地厚。
  她背着师傅空性师太下山,准备在江湖上闯荡一下,试试自己的武功。
  她听说有个人称「风流邪道」的家伙在一个叫「世外」的小镇里已经奸淫了三个女孩,就决定自己出手替天行道。
  她知道那个小镇上有四个大家族,人称「蒋宋孔陈」,前三家均已被他一天一家地光顾过。
  于是她秘密地进入陈家,说服陈家实施一个计划。
  她躲在陈丽儿的房里,准备等他来的时候,一击成功。
  陈家的人见识了这女孩武功了得,便也听从她的计划。又请了镇上着名的几个武师,埋伏在周围以备不测。时间匆促,也只能如此了。
  全家人都在自己的房间里,丽儿也躲了起来。
  大家静静地等着。
  正当冷雪等的不耐烦的时候,忽觉一股妖异之气,这气息使她不舒服。虽然没有看到人,但她凭直觉感到:他来了。
  ……奇怪,怎么没有动静?
  「出来吧,小妞!我们比划比划。」一个如金属破裂般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十分刺耳。
  怎么回事?……出去就出去。谁怕谁呀。
  人还没到大厅,就闻到一股异香。
  到大厅门口一看,大厅的景像让她目瞪口呆。
  摇曳的灯烛下,一个肥头大耳的脏老道坐在太师椅上,赤裸着身体露出一身难看的肥肉。
  他的面前,跪着一个白的耀眼的裸体,不是丽儿却又是谁?
  丽儿像一只小狗一样乖顺地跪趴在地上,眼神迷乱,红红的小嘴正含着那家伙的肉棒拚命舔着,雪白的屁股正冲着大门,像小狗向主人献媚般地摇晃着。
  烛光虽然昏暗,冷雪还是看见她雪白的大腿根部有着斑斑的血迹。
  如水一般纯、文静的丽儿被他奸淫了!这个狡猾的淫魔!冷雪心中因为失败的计划而燃起愤怒的战意。
  邪道顾朋看见身着夜行劲装的冷雪,她表情冷艳,英姿勃勃,紧身劲装显出了少女健美窈窕的身段。他好像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来呀,小妞,老道今天替你开苞。先来尝尝吧?」他下流地说着,从丽儿口中抽出沾满口水的肉棒,一脚踢开丽儿。
  丽儿哀叫一声,无力地趴在地上喘息着。
  邪道拿着丑陋而巨大的肉棒,向门外的冷雪炫耀似地挥舞着。
  玫瑰刀第二部魔头神捕的较量(二)冷雪抽出了她的剑。剑长三尺。
  一张俏脸映满寒光。
  她准备迎敌。
  空性师太的「绝情剑」并不是闹着玩的。
  冷雪虽然年轻,她的剑术却绝不是闹着玩的。
  顾朋并不知道。
  他只知道来了一个容貌俏丽的美艳少女,而且他一眼就看出她是个处女。一个拿着剑的处女。
  刚刚玩过的那个小妮子也是处女。
段落间无空行!只能意思一下!
----1794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65aa.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