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52aa.com 加入收藏夹!



在雪山长春谷,岳少俊在被武林中人尊为老神仙的「雪山玄灵叟」的主持下,和五位姑娘成亲了,新娘子不是只有仲飞琼、恽慧君、竺秋兰、祝巧巧四个吗?怎么突然多出了一个?而小翠、春风、夏雨、秋霜、冬雪五婢,都是侍妾身份,不参见新婚大典,这怎么多出来一个呢?
  
  不要说来的武林朋友不明就理,就是当事人岳少俊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看见喜娘一下子牵出了五个罩着红盖头的新娘,也糊涂了,不知那最后一个是谁?因为谁也没跟他说过,他自然也不知道。好嘛,这真有意思,新郎居然不知道新娘子是谁,这要传出去,岂不闹大笑话了?
  
  更有意思的是,连司仪在介绍几位新娘子的时候,也并未说出各人的名字,而是含糊地称呼为五位姑娘,这更把岳少俊闹糊涂了。他虽然心中迷惑,但是也不能当场表示出来,因为他相信不会有人拿他开玩笑。终身大事,岂可儿戏?所以他也是暂且压下心中的迷惑,在司仪的指引下,完成大典,新娘子被送入洞房,他却要应付来祝贺的江湖朋友。
  
  好不容易应付了江湖朋友,岳少俊也喝了不少酒,不过他只要稍一运功,即可将酒气逼出。他首先来到仲飞琼的房中,却发现屋中人不少,床上坐在四个盖头新娘,桌边站着小翠、春风、夏雨、秋霜、冬雪五婢,岳少俊一一揭开四个新娘子的头盖,可不正是仲飞琼、竺秋兰、恽慧君、祝巧巧四女。
  
  岳少俊埋怨道:“怎么搞的嘛,怎么刚才突然多出一个来了?”屋中众女全都「咯咯」直乐,岳少俊恍然大悟道:“好啊,你们都知道,就瞒着我一个,这算怎么回事呢?”
  
  仲飞琼笑着解释道:“俊弟莫慌,呆会自会明白。”岳少俊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来,反正一会就水落石出了,于是也就不再追问。
  
  祝巧巧「噗哧」一笑道:“暂且先让你多做会「闷葫芦」。”经过近三月的相处,众女十分融洽,祝巧巧也变得活泼乖巧了许多。
  
  小翠道:“姑爷,你快和小姐们喝过合卺酒,还得去给人家姑娘揭盖头呢,可不能让人家姑娘闷得太久了哦,否则,惹得人家姑娘生气,今儿个您可就入不了洞房了。”
  
  岳少俊诧异地道:“琼姊姊,难道你们今天都……”
  
  仲飞琼笑着道:“今儿个我们可不敢留你,明儿个是巧妹子的,从后日开始才是我们姐妹仨的。”祝巧巧听说要她明天陪岳少俊,也不禁羞得脸通红,她虽然与岳少俊相处了差不多三个月,但除了亲个嘴,摸个奶子之外,没有更进一步的举动,这也是岳少俊希望能在新婚之夜与她才正式合体,给她留下完美的记忆。
  
  当下岳少俊和四位新娘子喝过合卺酒,就被四位姑娘和五位婢女连推带搡地推到了隔壁房门口,嘻嘻嘻地看着他。岳少俊不禁脸一红,咳嗽一声,然后才推门进去。这间屋子和刚才那间的布置差不多,也是红烛高烧,桌上酒菜都已摆好,一个新娘仍蒙着红巾端坐榻上。
  
  岳少俊略一沉吟,伸手将盖头轻轻揭下,赫然显出一张俏丽面庞,不由惊得呆了,唤道:“燕妹妹。”原来就是仲飞琼的三妹季飞燕,只不过岳少俊见她的机会并不是很多,这时才发现她消瘦了许多。
  
  季飞燕盈盈立起,裣衽一福,霞靥红生,柔声道:“贱妾拜见相公。”
  岳少俊双手扶起,道:“燕妹妹,在下一切都不明白,可否请道其详?”
  季飞燕娇羞不胜道:“这都是出自琼姊姊之赐,待我和相公喝过合卺酒之后,再向相公一一道来。”当下两人喝过合卺酒,岳少俊怀拥佳人,季飞燕伏在岳少俊怀中,娇羞地将事情始末一一道来。
  
  原来自从上次岳少俊和仲飞琼来到雪山,揭穿黎姬阴谋之事,季飞燕就已经暗暗喜欢了岳少俊,但是岳少俊却是她二姊的心上人,所以她就只能把这份爱意放在心上。后来岳少俊又来到雪山,老神仙正是确认了岳少俊和仲飞琼、竺秋兰、祝巧巧、恽慧君四女的婚事,并将在数月后举行婚礼。
  
  季飞燕眼看岳少俊每天和四女花前月下,谈情说爱,自己虽然他近在咫尺,却是有口难言,无法向他表达心中的爱意,自然只能独自黯然神伤。忧能伤人,何况是这种情形下。不到两月,以前天真活泼的少女,居然身体日渐消瘦,人也变得沉默不语。
  
  老神仙发现自己的小孙女突然变得这样,自然十分震惊,找来仲飞琼询问,仲飞琼自然不知,她沉溺于爱河中,早忽略了周围的事情。这一发现,自然大吃一惊,数次询问探询,均无功而返,自然十分着急。当下与老神仙商量,由老神仙出面追问,这下季飞燕自然不敢在隐瞒什么,只得说出心中隐秘。
  
  老神仙听了大为震惊,也十分为难,倒是仲飞琼心中恍然,难怪每次与她相谈甚欢之时,发现岳少俊前来则必急急推脱离去,本来以为她是怕当「灯泡」,如今看来,是怕触动自己的伤心事。仲飞琼与几个姐妹一说,那还有什么好商量的,一致同意再增加一个姐妹。当下仲飞琼把这意思跟老神仙和季飞燕一说,不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至于瞒着岳少俊一个,只不过是个玩笑,是老哥哥金铁口出的主意。
  
  岳少俊这次恍然大悟,笑骂道:“老哥哥居然给我来这一套。”说完,他定定地望着季飞燕,季飞燕给他看得满脸飞红。
  
  岳少俊心中怜惜不已,拥着季飞燕道:“燕妹妹,你瘦得多了,都是哥哥不好,让你受委屈了……”
  
  “是飞燕自己不好,控制不住自己不想大哥……”说着她竟情不自禁地用丰腴的玉臂,勾住岳少俊的脖子,并收腹仰身,粉红的小脸蛋迅速地贴向岳少俊的脸上,接着樱口香舌同时送入了他的口中。岳少俊边吸吮着香舌,并用自己的长舌转圈地搅动着她的香舌,直搅得她发出了「呜、呜、呜」的娇声。
  岳少俊抱住她,缓缓地向床榻走去,轻轻地,轻轻地把她放到了绣花缎面的被褥上,他慢慢地揭开了她那层簿如蝉翼的漫纱。季飞燕全身裸露,一丝不挂,她皮肤白细、柔嫩,在彩色宫灯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凹凸分明,不断地散发着少女的芳香,使人魂不守舍,魂飞魄散。
  此时此刻,季飞燕仰着因情欲荡漾而飞霞喷彩的鸭蛋脸,抬起了杏眼,发出了水波荡漾,摄心勾魄的光来,鼻翼小巧玲拢,微微翕动着,两片饱满殷红的嘴唇,象熟透的荔枝,使人想去咬上一口,小嘴微张,淫笑浪喘,两排洁白的小牙,酷似海边的玉贝,两枚圆润的酒窝似小小的水潭,荡游着迷人的秋波,淡淡的脂粉芳香丝丝缕缕地飞进岳少俊鼻孔,拨弄着他那紧张而干渴的心田,滋润着他那压抑复仇的怒火。
  她整个的身躯,散发着无尽的青春活力,丰满、光泽、弹性十足,满头的青丝,齐整的梳向脑后,又乖巧地盘成两个发髻,上面插一枚芳香艳丽的小黄花,骨肉均匀地身段衬得凸凹毕现,起伏波澜,两条胳膊,滑腻光洁,如同出污泥而不染的玉藕,颈脖圆长,温润如雪,金闪闪的耳坠,轻摇漫舞,平添了妩媚高贵的神韵。
  她的双乳尖挺、高大的富于弹性、白嫩、光洁、感性十足,看上去好像两朵盛开的并蒂玉莲,随着微微娇喘的胸脯,吁吁摇荡,鲜红的乳头,褐红的乳晕,好像发面馒头上镶嵌了两颗红玛瑙,使人总是看不够。平坦的小腹,深深的乳沟,融流着春潮的露珠,细腰半扭,乳波臀浪,酒盅似地肚脐盛满了情泉。浑圆的、粉嫩的两腿间,蓬门洞开,玉珠激张。
  神秘的三角地带,养植着片片的茵茵小草,珠珠造型优美,弯曲着,交叉着,包围着,那丰满而圆实的,红润而光泽的两片阴唇,唇内还流浸着晶莹的淫液,阴户酷似小山,高高的隆起在小腹的下端。粉红的阴蒂凸涨饱满,全部显露在阴唇的外边,阴穴沟下,种植了一片小草茸茸。这些令人热血贲张的神秘领域,放肆地向他逼进。
排版清晰,标题正确!
----1794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52aa.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