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34aa.com 加入收藏夹!



不要问我为什么叫这么奇怪的名字,“哪”并不是我的姓,准确的说,我应该是姓李,李靖的李,我一点都不喜欢这 个姓和这个名字,正如我不喜欢这个叫李靖的人一样。我出生的时候身上就有两件宝贝,一样是混天绫,一样是乾坤圈,别人说我是天上仙人转世,我一点也不在 乎,李靖在乎,但他不认为我是仙人转世,他认为我是妖孽。
  这个身为陈塘关主帅叫李靖的男人就是我的父亲,虽然做着朝廷的将军,拿着朝廷的俸禄,这个人却似乎从来没有像别的将军一样勤于操练士兵或者剿寇杀敌之 类的,他所热衷的事情是修炼他的道术,还有就是在城里瞎转,遇到任何人他都会堆砌起那种令人作呕的笑容去和别人搭讪,每当我看到他媚笑时脸上的肥肉,就忍 不住想吐。
  但是奇怪的很,陈塘关的老百姓似乎每个人都是傻子,他们都很崇拜李靖,无论他走到哪里都会受到英雄一样的待遇,每每称赞他“爱民如子”之类的好话,这 个时候他脸上的笑容就更灿烂,我就觉得更加恶心。
  整个陈塘关里只有两个人不买他的帐:我的母亲陈氏,还有我自己。李靖每次看到母亲的时候,面对百姓时的趾高气扬和意气风发就都没有了,唯唯诺诺的比下人还要不如,脸上虽然还是陪着笑,却满是尴尬的神色,似乎欠了母亲很多东西一般。
  说起母亲来,她是陈塘关的第一美人,嫁给李靖之前就是,经过15年的岁月冲刷,生了三个儿子之后(我有两个哥哥,金咤和木咤,不过都被李靖送去和仙人学艺),她依然是陈塘关的第一美人,即使从来不用脂粉之类的东西,皮肤也依然那么的嫩滑白晰,弯月般的眉毛,顾盼生姿的眼睛,柔软的鼻子,红润的嘴唇,五官的搭配无可挑剔,可惜的是,母亲其它部分的肌肤总是遮盖的严严实实,我从来没有见过。
  李靖对于母亲的不买帐没有任何办法,但对我就不一样了,因为我在名义上是他的儿子,只要有一点忤逆的意思,他便可以根据那些该死的家法和祖宗规矩对我进行责罚,但是直到现在,他也从来没有机会真正对我动什么家法,原因就在于我有一个忠心耿耿的小跟班阿中和无比爱我的母亲,每当李靖要动家法的时候,阿中总能在最快时间里请来母亲,一看到母亲,李靖的气势就下去了,最后也总是以母亲把我抱在怀里骂上李靖一顿告终,依偎在母亲怀中那种软软温温的感觉实在是太 好,所以我经常出于这个原因而故意找李靖的茬。母亲有时候也很奇怪,她常常跟我说:“你们父子啊,怎么弄得跟仇人一样?”我并不回答。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我的15岁生日就快到了。用老百姓们的话说,就是可以娶老婆了。这天母亲在饭桌上用娶老婆的话来逗我,我说:“我不要娶老婆,我要母亲就够了。”母亲的脸“刷”的一下变红了,娇声斥道:“瞎说什么,被别人听见要笑死的。”随后还是忍不住,遮住嘴“吃吃”的笑起来。我也跟着傻笑,眼睛 一扫却发现李靖脸色铁青,眼光中充满狠意,死死的盯着我,待到发现母亲看他时,马上又换上一副假笑,呵呵的说:“真是胡闹啊。”我一下子笑不出来了。
  夜已经深了,阿中早已在我旁边的小床上睡得跟死猪一般,我却怎么也睡不着,夏天的夜晚一点也不热,但我总觉得身上燥热的难受,还有就是李靖白天在饭桌 上恶狠狠的样子一直在我眼前转来转去,我不知道为什么不经意之间的一句话为什么会招来他那么大的反应。反正都是睡不着,我决定起来走走。轻轻打开门,看着外面的一片漆黑,我有些迟疑,于是回到床边摸到混天绫 和乾坤圈带上,虽然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两件所谓的宝贝有什么真正的作用,但混天绫发出的微微红光以及乾坤圈的柔和白光对于晚间外出倒是很好的东西,比起提 灯笼来既方便又不容易被巡逻的家丁发现。
  绕着内堂走了一小圈,却发现平时应该在值夜的几名丫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这些下人,又偷懒。”我想,不过这倒方便我了,可以大摇大摆的走来走去而 不怕被发现。
  恍惚之间,不知道怎么自己就向着母亲的卧室方向走去,直到快走到了才回过神来:“我这是干吗,母亲一定早就睡了,即使想撒娇也得等到明天早上吧。”无 奈的摇头笑了笑,我便准备回房睡觉去。但是母亲卧房附近传来的淅淅嗦嗦的声音让我停住了脚步,侧耳听去,似乎还有不易被察觉的人声。
  “莫非有贼进来?糟糕!”现在要去找家丁恐怕已经来不及了,我摸了摸脖子上的乾坤圈和腰间的混天绫,壮起胆子朝着母亲卧房的方向轻轻走去。 母亲的卧房那边透出些光来,接着那一点微光和天生的超人目力,我看见母亲卧房地门口蹲着几个人,嘴里还在嘀嘀咕咕的低声说着什么,是贼人么?我又悄悄走近 了一些,咦?那不是今天晚上应该值夜的小翠、小莲和小环么,她们不去值夜,蹲在母亲的卧房这里做什么?
  我不想惊动丫鬟,靠着墙蹲下,将乾坤圈和混天绫包在衣服中,以免被丫鬟看见光芒,我倒是要听听她们在做什么。   “小环你这死丫头又发骚了是不是?前天刚看过,今天又拉着我来看。”这是小莲在说。
  “去,你自己还不是一样。”小环答道。
 “不过咱们夫人不愧是第一美人,三少爷都这么大了,身材还是那么诱人,皮肤又好,连我都忍不住想摸摸。”这是小翠。
  “可惜咱们老爷不行,不然就更精彩了,嘻嘻,要不让你们家强哥和夫人好一回,那才好看那。”小莲说。
  “去去,小心让老爷夫人听到打死你。”小翠说。
  几个丫鬟就这么一边往门里偷看,一边嘴上悄声说些淫词浪语,我虽然不是很明白男女之事,但平时听丫鬟家丁开玩笑多了,也略微了解一些,听着这几个下人 糟蹋我无比尊敬的母亲,不禁怒气上涌,就要上前打这些丫鬟一顿。谁知我的手一捏紧,包在衣服里的两样宝贝突然间光芒大盛,整个外屋都亮了一下,我一吃惊, 光芒随即退去。
  三个丫鬟也被突然的闪光吓了一跳,小环道:“你……你们有没有看到一道闪光?”小翠道:“你……你也看到了?”小莲道:“莫非是鬼么?”三人面面相觑了一阵,连滚带爬的逃了出去,只留下我在墙角握着两个宝贝发呆。
  呆了一阵,我的注意力逐渐由宝贝的用途转到了母亲的卧房上,到底母亲的身体有多么漂亮,惹得同为女人的丫鬟们都那么羡慕,好奇心越来越盛,但想到自己 也要学丫鬟去偷看母亲睡觉的情景,不有的脸上阵阵发烧,心中觉得这是不对的,毕竟她是自己亲生的母亲,儿子去偷看自己母亲的身体似乎不合情理,但却无法阻 止自己的脚步向着母亲的卧房门口移动过去。
  掀起布帘子,我把眼睛凑到房门中间的缝隙上向里面看去。床并不是正对着房门,因此我从门缝中只能看到床的后半部分,床头却看不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床外侧一具肥胖的赤裸身体,我一阵恶心:是李靖。李靖侧身向里躺着,似乎并没有睡着,右手被身体挡住,但是看起来像是一直不断地在动,完全看不到母亲的身体,我不禁大为失望,刚想离去时,听到李靖的声音:“好夫人,你就让我再试试看吧,这次肯定可以的。”母亲“哼”了一 声,没有说话。李靖又哀求道:“好夫人,我最近托朝中的好友给我带了种蛮人的药物回来,听说即使普通人吃了也能大战三个时辰,你就让我试试看好不好?”母 亲似乎迟疑了一下,接着“嗯”了一声。
  李靖如得圣旨,急忙撑起他肥胖的身躯,转身下床,跑到旁边的柜子去翻药了。而这使得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母亲的赤裸身体,生我养我的亲生母亲的美丽胴体。
  母亲是微微侧身向外躺着,我无法看见母亲的头和脖子,而母亲的胸部则被一片淡粉色的小肚兜挡住,不过这种景色对于我来说已经是大大的享受了:菱形的肚 兜并不大,只能挡到肚脐,于是母亲的腹部和盈盈一握的小蛮腰便尽收眼底,白嫩细滑的肌肤在摇曳的烛光之下更增添了一种妖艳的美感,腰部往下便是微微凸起的 小腹,随着呼吸似乎在不停地颤动。母亲向床边伸出的一条玉腿挡住了小腹向下的部位,但这种姿势却让我一览无余的看清母亲的整条美腿,从雪白的大腿到美丽的 小腿划出一道异常美妙的弧线,一直延伸到脚踝。母亲的脚也异常的漂亮,细嫩的脚趾长长的、相互间整整齐齐的依附在一起,整只脚显得玲珑剔透。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34aa.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