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2ee.com 加入收藏夹!



  早上起来,简单收拾了一下,坐上马车开始赶路了,杨过已不满足黄蓉毫无反抗地任自己奸淫,他需要黄蓉主动地和自己做爱,而方法就是淫药,他想到了《淫药秘术》的配制方法,准备给黄蓉用。
想到这里又来了性欲,大白天在马车上做爱肯定不错,将黄蓉放到自己怀里,黄蓉知道杨过想干什么但现在是大白天在马车上,如果碰到行人怎么办,但穴道被点说不出话来,就一脸的怒气瞪向杨过,杨过哪里管她,黄蓉越生气他越高兴,使背对自己黄蓉坐到自己的大腿上,裉下黄蓉裤子,只让她露出屁股,自己也脱了裤子掏出肉棒,插入黄蓉的阴户,又拿出衣服严严实实盖住两人交合部位,以免黄蓉春光乍泄.
现在的黄蓉只属于他自己,这样别人看到只是女人坐男人怀里,而不是再交聘,黄蓉这才舒了一气,杨过将马车往坑洼的道路,这样一颠坡就是一次坐插,车的不稳,真的使得肉棒在穴里前後移动很爽.
两人交合一路最后杨过居然将车赶到一座小城,在小城的熙熙嚷嚷的大街交聘,黄蓉差点气疯了,幸亏衣服把两人的交合部位庶住,黄蓉一路上忍耐着坐插的快感一声不吭而杨过也只是粗重的呼吸,但在大庭广众下终於因极度羞耻而昏死在杨过怀里。
杨过一只手伸入盖住两人交合的衣服里面给黄蓉和自己穿上裤子,找了一家客店安顿好黄蓉,在分别配到几家药铺,买了药,又到玉器店打了一种输药具,这种输药具一个是圆桶一个圆棒有蜡烛粗,那个圆桶的一端还档板,圆棒有30厘米长,到了一家客栈,开始练药,按照方法配好开始煮沸,又倒进一个模子里,凝固成型一种黑亮的弹状的药丸正好能放入输药具的圆桶中,练了二十棵,装起来包好,因白天的事黄蓉恨死了杨过,只躺在床上睡觉打发自己屈辱的时光,杨过也觉得今天自己太过份了,没去惹黄蓉,天黑就搂着黄蓉睡觉了。
  过了一晚,杨过和黄蓉又开始赶了天的路,快到傍晚时,在无人光顾的地方停了下来,到了一个河边的地方,先在一块地上挖了一个坑,让黄蓉蹲下,屁股正对着坑,杨过脱下黄蓉的裤子,露出了雪白鲜嫩的臀部,杨过开始发功,黄蓉忍不住开始了大便,连屎带尿一起出来,一根根黄黄的大便从黄蓉肛门中排出来,掉在坑里,黄蓉又在这个男人面前排便差点羞耻的昏过去,终于排完了杨过拿起边上的竹片,在黄蓉屁股中间刮了一下,然後把竹片投到河里。
  黄蓉一生娇贵,一见之下几乎昏倒让他用这样的小竹片清洁自己的身体是不可能想象的,在这里杨过不但占有她们的肉体,侮辱她们的人格,连女子最基本的爱乾净的权利都要剥夺,长期这样的生活,恐怕自己都会觉得自己不再是人了。
  自己越是抗争,越是感到屈辱,杨过就越能感到快感,反正受辱是难免的了,倒不如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杨过将粪坑填平,把黄蓉像抱小孩撒尿似抱起到另一个地方,约有半米高的石头.
黄蓉开始感到又要残酷的肛交吗,太可怕了,杨过打来一盆水,给黄蓉洗屁股,特别是肛门刚大过便,杨过洗的特别细,用手不断的沾水抠搓肛门,洗的干干净净,连黄蓉都感到满意,黄蓉蹲在石头虽然能说话,但能和杨过说什么呢,求他只能让他更得意,自己要刚强些,虽然被强奸多次了,但身为俘虏是没有办法的,只能默默的忍辱负重了,心理做好肛交的准备.
免得叫出声让杨过高兴,杨过感到洗干净了,拿出了他新配制的药,又拿出了输药具,他要干活了,首先拿出那个玉圆桶,将带档板的一端档在肛门口处,松开手黄蓉的腚沟刚好衔住玉圆桶,然后拿出弹形的药丸放入圆桶内,又将玉圆棒套入圆桶内,杨过一手把住玉桶,一手拿着玉棒开始推入,药丸顺着玉桶顶入黄蓉的肛门.
玉棒继续向前,停住了,药丸被完全塞入黄蓉的肛门深处,杨过松开手,看着郭伯母的屁股沟夹着圆桶,玉棒插在肛门内,只有一小头露在外面,背着手观察黄蓉身体的变化,黄蓉感到有东西插入自己的肛门内时,身体微微一颤,以为是是杨过的阳具,但到插入时一点也不疼,一个又滑又凉的东西滑入自己的肛门.
自己的肛门不知被什么东西插着,之后杨过一点动作也没有,过了一会儿,黄蓉感到自己的肛门内有什么东西化了似的,一股粘粘的液体在自己肛门内里面蠕动,自己身体不断的发热,又开始燥热难当,下体有种说不出来的骚痒,阴道开始分泌爱液,身体发汗,杨过见黄蓉有了变化,知道药发挥了作用,拨出玉棒,拿下玉桶,又解开黄蓉周身大穴,说道:
  郭伯母您自由了,黄蓉感到自己内力和武功恢复了,提起裤子,从石头上跳下准备逃走,但下体突然感觉像千万只蠓虫在桃源洞壁上咬噬吞蚀,简直比任何酷刑都要厉害得多!刚跳下来就坐在地上,黄蓉全身已泛起鸡皮疙瘩,情不自禁双腿乱蹬,丰臀剧摆,伸手竭力插入桃源之中去扣挖,恨不得将整只手都塞入阴户中!同时感到乳房发胀,另一手抻入胸部来捏乳房,杨过一转头就看到,黄蓉正一手抓着乳房一手伸进窄裙手淫的媚态,说郭伯母你怎么了,我已放你难道郭伯母离不开过儿了,舍不得过儿的吗?
  黄蓉知道这是杨过塞入自己肛门内药的作用,但欲火焚身没有办法,黄蓉本来自恃江湖身份,不肯呻吟出声,无奈手指越抓,非但搔不到痒处,分而促使阴户内血液加速循坏,骚痒更加厉害,仿佛蠓虫已渗入血脉,直透骨髓,连心田都被噬咬着!
她用力咬着自己的唇舌,想用激痛掩盖奇痒,可惜丝毫都无法降低难以言语的骚痒,忍不住下意识地吟啸着,啸声响彻山坳!说道过儿快给郭伯母解药求求你了,我受不了,杨过道:没有解药只有男女交合才能解。
郭伯母主动点吧,说着掏出了自己的大鸡巴,郭伯母给过儿吹吹吧,黄蓉看到杨过的大肉棒,想到这几天遭到的奸淫,又加上药物的作用,淫欲充满整个大脑,只想到需要男根满足自己下身的空虚,不顾一切冲上去,变成一个淫妇,黄蓉经历了多次性的战争之後,嘴上的功夫已属高手之流.
又吹又吸之下,用嘴开始给杨过吹萧,用自己的樱桃小嘴套弄杨过的阴茎,又用舌头舔阴茎,还主动地去捧着下面的肉袋,让那二颗睾丸在柔软的手中滚动,杨过觉得整根鸡巴爽快得要喷出来了,黄蓉更将杨过的大肉棒整支含进嘴里,缩紧面颊摆动头部,让淫具在艳红的唇里进出.
杨过怜惜地拨开乌黑的秀发,欣赏黄蓉娇媚的脸庞含着淫具的媚态,紫红的龟头沾满黄蓉的口水,显得更加光亮,就再黄蓉热烈的口交中,杨过扶起正在努力吸允玉茎的黄蓉,看着黄蓉泛起红晕的娇媚脸蛋,将唇贴上刚舔过自己肉棒的红唇,抱着黄蓉香气袭人的温软肉体,黄蓉看到杨过的阳具已完全地勃起,道:
  过儿快满足郭伯母吧,郭伯母受不了,终于是黄蓉忍不住了,道∶「是不是要我脱光?」杨过道∶「脱自然是要脱的,但慢慢来,不要着急,嗯┅┅你先把上衣脱了吧。」
黄蓉淫光四射,眼神中充满饥饿,迅速地的把外衣,中衣和贴身小衣一件一件的脱下,不一会儿,整个雪白的上身就裸露出来。
杨过咽了一口唾沫,饶着黄蓉转了一圈,停在黄蓉胸前,杨过一只手揪住乳头,一只手恣意的揉捏乳房,目光盯住黄蓉的眼睛,黄蓉目光中充满焦急,双手不停在大腿内侧抚弄,道∶「你现在把鞋袜脱了。」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2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