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24ee.com 加入收藏夹!

本帖最后由 春漿花月 于 2017-1-4 15:54 编辑

【原创】春暖花开,有你。欢迎加入http://.cc--原创作者:p585

  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112

  跟小竹渡过了一夜激情后,第二天我跟她一直睡到了中午才准备起床,没办法昨晚我们两个实在太疯了,我射在她丝袜脚上后,两个人休息了一会就去洗澡了,看着她的身子,我的鸡巴又一次翘了!
首发
  小竹知道我一次肯定不够,于是在浴室里给我吹了半天箫,可惜对于这种刺激我还是没射,最后她没办法让我再次插进了自己的小屄内,其实跟我做爱小竹很喜欢,实在是吃不消我像牛一样,招架无力啊!

  我为了早点射就提出要内射,小竹听后一半是因为让我搞得太爽,一半是因为对我挺有好感最后也就半推半就答应了,自己第二天只能吃药了!

  第二天起床后我们洗漱完毕后一起吃了午餐,临走前交换了电话,我这才开车离开了东莞直奔公司!

  到了公司也已经是下午快三点了,今天看来是做不成什么事了,我理了理桌上的文件,就等着下班了!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莫思雨打来的,:“喂,莫老师,今天怎么打我电话了啊?是不是想我了啊!”

  “去,别臭美了!谁想你啊!还有,别叫我老师,让我觉得挺奇怪的,浑身不得劲!找你有正事!”莫思雨嗔道。

  “呵呵,叫老师奇怪!?我这师是潮湿的湿啦!你懂得!”我笑着调侃道。

  “啊,你要死啊!居然调戏我!什么潮湿的湿,我可不懂!跟你说,这个周末你们那届搞聚会,我通知你参加。”莫思雨说道。

  “原来是这事啊!都有谁来啊?”我问道。

  莫思雨听后说了几个名字,但实在不好意思,这几个人我都不怎么记得了,估计那时跟我也没什么交集。

  莫思雨见我不说话又道:“阿枫,你要是跟别人有联系那就让其他同学一起来,人多才好啊!”

  我想了想说道:“行,我知道了,我也去联系几个看看他们有没有时间!”

  之后莫思雨又把聚会的时间和地点告诉了我,我们才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后我盘算着,大学那会我也就跟强子和阿源比较好,现在大家都在一起,还有媚媚,也要说一下!

  想好之后我就拿起电话打给了媚媚:“喂,老婆在干吗啊?”

  “哟,我的大老爷,今天怎么记得打我电话了啊!奴家可是左顾右盼了好久才等到你的电话啊!”媚媚娇声道。

  这个妖精就知道跟我玩这种游戏,不过我喜欢!我听后道:“没办法,等朕睡觉的女人太多了,朕只能排班啊!”

  媚媚听后顿时没了脾气,这家伙真是够不要脸,自己给点颜色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我见媚媚不说话继续道:“小妞,你左顾右盼是不是等着朕宠幸你啊!?莫急莫急,怎么着轮到你还有几天功夫呢!”

  媚媚听后忍不住道:“行,你可真行!够会装的,本小姐一脱裙子保准想上我的都能绕地球好几圈,你信不信!”

  我听后笑了笑也不开玩笑了说道:“信,必须信啊!我老婆天生丽质,这脸蛋,这身材没话好说啊!还有那只属于我的仙人洞,好家伙,又湿又紧啊!”

  “去,会不会说话,越说越不像样了!你给我打电话就是为了调戏我吗?”媚媚笑着对我说道。

  “哪有啊!我是真有事找你,不过一跟你说了话就忘了正事,没办法谁让你是个大美女啊!我这人最见不得美女啊!”我说道。

  “打住打住,你是不是该说正事了啊?别又乱七八糟说了一通。”媚媚打断道。

  “呃,是这样的,周末我们大学里面的同学搞聚会,你去不去啊?”我说道。

  “这个周末啊,怎么不早说啊!”媚媚问道。

  “我也是刚得到消息就马上告诉你了,怎么了,你没有时间吗?”我问道。

  “嗯,我已经跟艳艳约好了这个周末出门短途旅游,聚会的事我就不去了反正也没几个要好的!”媚媚说道。

  “我去,你又跟艳艳混在一起了啊!你们两个现在真是比亲姐妹还亲啊!不过不要背着我玩什么不好的游戏哦!”我笑道。

  “你去死吧,我就跟艳艳一起玩,就不叫你,馋死你!”媚媚娇笑道。

  “好啊,你别得意,别让我逮到机会,否则有你们好看,保准让你们爽歪歪,最后跪在床上求我!”

  “切,你来啊!看我们不把你夹死!让你精尽人亡!”媚媚也不示弱。

  又跟她聊了几句后,我们才挂了电话。之后我又打给了强子和阿源,这两个家伙倒是兴趣浓厚,立马表示一定会去!

  联系好了人后我放下手机开始回忆起了从前,不过很可惜当年那些同学的面容早已模糊,能记得出名字的更是少得可怜!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就到了周六,聚会的时间到了,见面地点莫思雨早就已经告诉我了,我等强子和阿源到了之后一起开车到了聚会的地点!

  下了车,我们三个一起走了进去,只见包间内已经坐了好多人,男男女女都有,而我的莫老师也已经到了!

  我们三个进去后就各自找了个位置坐下,看了看周围的同学,似曾相识啊,可名字什么的还真记不得了!

  不过强子可不像我,这家伙本来就是个自来熟,平时不熟的都能搭上话现在遇上这些老同学那就更不在话下了!

  我坐下还没多久,强子这家伙已经跟他的左邻右舍聊上了,之后又把他们引荐给我和阿源,我们这些男人就开始一起抽烟聊天了。

  包间里一共摆了六桌,我看了看,基本上都坐满了,每一桌都能坐上七八个人,也就是说今天的聚会当年一个系的同学来了百分之七八十,可以说办的比较成功了!

  聊了一会后,酒菜就开始上了,接着就看到我们这些同学端着酒杯敬起了酒,不管当初是不是熟悉,既然进入了社会这些该做的还是要做!

  我们三个也不落后,依次向另外五桌一一敬过酒,之后又是别人过来,这你来我往的最后可没少喝!

  女人的那几桌还算好点,不过其中有几个也是女中豪杰啊,比起我们男人也不逊色,甚至可以说比我们大多数男人都能喝,频频过来敬酒,差点让我们招架不住!

  喝到最后有好几个直接进了卫生间,趴在马桶上吐了起来,把胃里的那些存货全都刷了个一干二净!

  从中午开始,这顿饭一直吃到了下午三点多,最后大家拍了几张集体照,互相交换了电话号码才散了!

  离开酒店后,我问强子和阿源:“你们两个怎么样啊?有没有喝多了啊?”

  强子是拉业务的高手,喝酒自然不在话下,这点量还难不倒他,阿源比较低调,自己知道自己的水平,不显山不露水,别人自然也不会找上他!

  我接着又问道:“两位,有什么打算?晚饭是不是一起吃啊?”

  两人听后很有默契的一起摇了摇头然后说道:“嘿嘿,吃饭就算了,老婆有令让我们吃完饭后马上回家,有事!”

  我看着他们两个直接无语了说道:“卧槽,你们两个造人都要挤在一起啊!他妈的,这事你们都说好啊!”

  “滚吧你,那是因为燕子和思思晚上要一起吃饭,所以我们两个只能同时回去了,否则你懂的!”

  “行了行了,去吧去吧!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啊!”我感叹道。

  我和强子、阿源分手后,摸出了手机打给了我的莫老师:“喂,在干吗啊?”

  “阿枫,我准备回家啊!你呢?”莫思雨说道。

  “那正好,我送你回家吧!”我接口道。

  “呵呵,这么好,你送我回家后还有什么打算啊?别跟我说你直接就走了啊!我不信!”莫思雨对我说道。

  我摸了摸鼻子道:“好吧,我承认,送你回家后我自然要在你家坐坐,我想你总不会反对吧!”

  对于我的企图莫思雨自然心知肚明,不过她也不准备点穿,装模作样地说道:“好吧,我在酒店门口的路上,你来吧!”

  我听后收了手机上了车然后直接开了出去,刚出门就看到莫思雨站在不远处,我把车停在她身边让她上了车!

  一路无事,只是聊着刚才聚会的情况,半个多小时后我们就到了楼下,停好车后我跟着思雨上了楼走进了房内!

  走进思雨家后我也不客气,直接坐在了沙发上然后对她说道:“思雨,你看看客人都来了怎么不泡一杯茶啊!?”

  莫思雨听后白了我一眼道:“我怎么看你也不像是个客人啊!要喝茶自己去倒吧!”说是这么说不过莫思雨还是扭着屁股去给我泡茶了!

  莫思雨端着茶杯走了过来在我身边坐下道:“茶来了,大爷你尝尝觉得味道怎么样啊?”

  我听后端起茶杯浅浅尝了一口道:“嗯,还不错,不过这茶的主人可比这茶对我有吸引力多了!”

  “是嘛,你这家伙真是够滑头,见缝插针讨女人喜欢,满嘴口花花怪不得有不少女人围在你身边!”莫思雨说道。

  “我可是说了句实话,怎么能说是口花花呢!再说就凭思雨的经历哪是我这几句话就能被哄倒的啊!”

  “别捧我了,哪个女人不吃这套啊!被你这么一夸我都轻飘飘了!你老实告诉我,你现在有几个女人啊?”思雨问道。

  “我算算啊!不多不多,也就五六个吧!怎么,思雨,你吃醋了?”

  “吃醋?我吃什么醋啊!这种事应该是你正牌女友做的,我不过是个小三还轮不到我吃醋!我心态很好的!”

  我和思雨就这么聊了一会,这时我觉得一股尿意上升,于是走进了卫生间,交完水费后我发现边上的台盆里有些思雨换下的内衣和丝袜!

  我眼睛一亮就把这些私人物件拿了起来,只见内裤的裆部有一大滩已经干了的湿迹,闻了闻,感觉是女人的分泌物于是拿着内裤走了出来!

  思雨见我手里拿着自己的内裤出来问道:“大流氓,你拿我内裤干嘛?是不是想对着它做些不好的事啊!”

  “哈哈,我是想问你,这上面的东西是什么?”我一边说一边指着裆部的痕迹问道。

  思雨看了看就道:“切,你会不知道!不就是我自慰时流出来的水呗!怎么了,你还不许我自慰啊!”

  我听后笑道:“我哪敢啊!就是觉得你有需要可以叫我啊,你知道我很乐意为你服务的,保证随叫随到!”

  “是吗,那我现在就想了,你是不是应该有所表示啊!”思雨眯着眼问道。

  “你想了,你想什么了?话要说清楚,否则我可不知道啊!你知道我这人比较笨,女人的心思我是猜不出的!”我笑道。

  “大流氓,你是故意的吧!老娘现在想做爱了行不行啊!好长时间没做了,也不知道屄里面有没有长蜘蛛网!”

  “操,这么流氓的话你也说得出口啊!你的节操何在啊?!”我开着玩笑说道。

  “节操,都跟你上过无数次床了还装什么正经啊!来吧,老娘小屄痒死了,借你这根大鸡巴好好捅捅!”莫思雨说道。

  “要操屄也行,去把这条内裤换上,再穿上丝袜,老子就用大鸡巴好好插你!”我一边闻着手里内裤的裆部一边说道。

  莫思雨白了我一眼然后站起身走到我的面前接过了我手中的首发内裤然后扭着自己的小屁股走进了卧室内!

  我也不着急,自己坐在沙发上点了一根烟一边抽一边等着莫思雨闪亮登场!

  烟抽完后门也开了,莫思雨套着黑丝袜,脚踩高跟鞋穿着那条留有痕迹的内裤走了出来,缓缓走到了我的面前,分开双腿面对面坐在了我的身上!

  “怎么样,我美吗?想不想操我啊?人家就在这里,想就快点来吧!”一边说一边把自己没戴奶罩的一对大奶子往我嘴里送!

  我一边张嘴吸舔着莫思雨的奶头一边把手放在她的黑丝大腿上抚摸着,还不时揉捏几把,最后把手停留在她的屁股上不停拍着,感受臀部的弹性!

  “老公,我的奶子好吃吗?看你,吸个不停就像孩子一样,把人家的奶头都吸肿了啊!”莫思雨一边用手捧着自己的奶子一边说。

  “骚货,你的奶子真香真大啊!简直就是人间美味啊!”我赞美道。

  “切,你们男人就是这样,想玩女人时就把女人夸得天花乱坠,不想玩时看也不看!那你说,我和媚媚谁好?”莫思雨问道。

  我听后头就大了,怎么是个女人都喜欢问这个问题啊!这叫我怎么回答啊!

  我想了想对莫思雨说道:“我的好老师,这没法比啊!你成熟她年轻,风格不同嘛!你要是指床上的感觉,媚媚的小屄比较紧你的小屄够肥沃,我插进去都是非常舒服!想想都让我流口水!”

  “去,谁让你说这个啊!我的东西好不好用我会不知道啊!来吧,把你的大鸡巴插进来,我要啊!”说着莫思雨就伸手脱起了我的裤子!

  我急忙抓住她的手说道:“怎么能让美女脱呢!罪过罪过!我自己来吧!”说着我把皮带一送裤子连同内裤一起脱了个精光!

  莫思雨看我急吼吼的样子笑道:“大流氓,是不是你早就忍不住了啊!脱裤子的速度比穿裤子快上好几倍吧!”

  我挺着大鸡巴道:“这不废话啊!有个大美屄等着我插进去,我的兄弟能不急嘛!他早就想吃肉了!”

  “嗯,来吧,别让你的弟弟等急了,姐姐帮他进窝里!”说着一手握住我的鸡巴将龟头对准洞口一手掰开自己的内裤边,身体缓缓坐了下来!

  借着屄水的润滑,我的龟头很容易就挤开思雨的阴唇,直接进入了小屄内,随后整根鸡巴也插了进去,直插到底只留下两颗卵蛋挂在外面!

  “哦……老公,你的鸡巴好大啊!人家终于又尝到你的大屌了!哦……大鸡巴把我的小屄全都塞满了,真舒服啊!”

  我一边让莫思雨自己坐我身上套弄一边双手摸着她的奶子,这对大奶子真是宝贝,太好玩了,又挺又翘,极品啊!比那些女忧强多了!

  “嗯……老公,你的鸡巴插得好深啊!我好喜欢,继续!哦……搞我,插到底,对就这样!哦……啊……小屄里面痒死了!”

  我听着她的淫叫道:“骚货,你看看你,这才操了你几下屄里就发大水了,把我两颗蛋都弄湿了,滑腻腻的,大骚屄啊!”

  “嗯……人家就是骚!屄水多还不是你害的啊!老公,你这根大鸡巴就做抗洪英雄吧,把人家的屄水全都堵上啦!哦……”

  就这么订了她十多分钟后,莫思雨的高潮终于到了,小屄开始剧烈收缩起来,屁股坐在我的身上左右晃动着,让我的鸡巴在屄内搅动!

  “哦……老公,我不行了,高潮了啊!舒服死了,小屄里面肯定又流了不少水,哦……你顶死我了啊!让我休息一下吧!”说完趴在我身上不动了!

  这么过了一会,我开始不满足了,对她说道:“骚货,你高潮了,我还没有射精呢!来,换个姿势吧,我从后面操你!”

  莫思雨听后只能配合我跪在沙发上,将还穿着内裤的屁股对着我,我把她的这条功勋内裤掰开,露出湿哒哒的小屄,然后挺着鸡巴再一次插了进去!

  “哦……老公,你是不是又进来了啊!小屄又被撑开了!哦……啊……好爽啊!人家刚才的快感还没过去呢!”

  我可不理她的话,双手放在她的屁股上将她固定住后开始急速抽插起来,这次我用尽了全力,鸡巴反反复复在她的小屄内出入,每一次都插到最深处,狠狠撞击着莫思雨的大屁股,将她的翘臀撞的不停颤抖着!

  “哦……老公,你太猛了啊!不行了,我要被你操死了啊!饶了我吧,慢点操我吧!哦……人家是又爽又麻,老公,你的大鸡巴真是让我又爱又怕啊!”

  我听后一边插一边问:“到底是爱还是怕啊?”

  “嗯……当然是爱啦!不过老公你的大屌实在太强了,每次都被你插得受不了,所以又有点怕!哦……老公,你把我插得快感没停过,太过瘾了!”

  这么猛插了她一顿后,我的体力也消耗很大,于是趴在她的背上开始休息了起来,鸡巴插在屄内暂时停了下来!

  “老公,你怎么还不射啊?人家爽够了,你就饶了我吧!”莫思雨幽幽地说道。

  “我也快了,这么插在你的屄里不动也很舒服,我能感觉你的小屄在夹我,一松一紧像吸吮一样!”

  “老公,我的小屄是不是松了啊?以前我记得你虽然也能让我每次都高潮但射精还是比较快啊!”

  “我能跟那时比吗!现在可是老屌了!来,咋们站着,我用这个姿势射精给你!”说完我拉起思雨开始摆姿势了!

  我们两个面对面站着,我让她靠着墙,我一手勾住她的一条腿并让她单腿站着,由于思雨穿着高跟鞋所以小屄正好对着我的鸡巴!

  我握着鸡巴对准小屄,整个人稍一前倾鸡巴就再次插进了莫思雨的小屄内,由于是站着因此莫思雨的小屄显得特别紧,紧紧裹住我的鸡巴!

  我开始抽插起来,速度由慢到快,而鸡巴上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我知道离射精的时间不远了!

  “哦……老公,这个姿势好特别啊!我感觉你的鸡巴特别大,啊……不行了,我又到高潮了啊!老公,你射吧,射进来,我要啊!”

  听着莫思雨的叫床声,我也不再忍了,将鸡巴最后抽插了几次就将龟头送进小屄最深处,一股股浓精从马眼射出,全都进了子宫里!

  “哦……老公,我感觉到了,你在我子宫里射精了啊!好烫啊,哦……啊……爽死了,射死我了啊!”莫思雨一边说一边绷紧了屁股。

  我自己数了数,足足在屄内射了十多股浓精我才停下,此时快感还没有全部消散,让我无比陶醉!

  我们两个保持了这个姿势足足有三分钟,我才拔出了已经慢慢软下的鸡巴,鸡巴一离开小屄,射进去的精液就涌了出来,有些直接滴在了地上,有些顺着莫思雨的腿往下流!

  莫思雨用手堵住了小屄口,不让精液到处流,最后手上集聚了一大滩的浓精,差点让她的小手不够接!

  莫思雨看着我道:“老公,你射了好多啊!射精时快感是不是特别强啊?告诉我,人家想知道嘛!”

  我亲了一口她道:“对啊,我足足射了十几股,射的时候太爽了,没办法用言语形容啊!你看,把你的小屄都射满了啊!”

  “嗯,我喜欢老公在我屄内射精,让精液冲击我会获得更大的快感!”

  我们两个稍稍收拾了一下残局随后一起进了卫生间开始洗澡了,一场大战平息了下去!

  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113

  说完了我的这次同学会,回头再来聊聊张志平这家伙,自从我和他在泰国回来后就没联系过,反正我们也不算太熟,我也没有放在心上。

  张志平和小璐自从泰国回来后关系就更密切了,得到了自己男人的承诺,小璐更是把张志平放在了心尖,什么事都听他的,完全是夫唱妇随!

  特别是在房事上,小璐更是用心了,每次都穿各种花式内衣跟张志平做爱,各种姿势都满足他,甚至让他走过后门,不过张志平不太喜欢,尝试过一次后就不玩了!

  有时在小璐办公室里,两人情欲上来后直接锁了门就开始搞了!在医院里大家都有些风声,不过两个人男未婚女未嫁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在肚子里说世风日下,现在的年轻人都不知道收敛,哪像我们年轻时就算是结了婚在家办事还偷偷摸摸!

  张志平尝尽了小璐的温柔自然也更是爱她,两人几乎一直黏在一起,要不是张志平还没有婚房,估计都同居了!

  这天张志平跟小璐缠绵完后,就想着年前跟张金发提过的事,要买医院自建的两个门面和自己提主治医师的事!

  张志平从小路办公室离开后就拿出手机打给了张金发:“喂,张院啊!我是志平啊,你明天上午有事吗?”

  “志平啊,明天上午我在办公室,你有事?”自从张志平握着张金发的把柄后,张金发每次看到张志平总是小心翼翼,就怕他把手里的证据捅出去,那他就完了!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年前跟你说的事我明天过来敲定一下。”张志平缓缓说道,完全没有一个下属的姿态。

  “我知道了,那我明天在办公室等你吧!”

  “行,那我挂了啊!”说完张志平就挂了手机。

  这时张志平又想到了高峰的事,不如趁此机会让张金发认识认识高峰,以后高峰过来也好办事了!

  想到就做,张志平又拨通了高峰的手机:“喂,兄弟,干吗呢?气喘吁吁的,是不是在你老婆身上耕地啊!”

  “滚吧你,我也想啊!可惜没这命啊!在跑客户,妈的忙了大半天,东奔西走的连条狗都不如啊!”高峰说道。

  “哈哈,你小子,没这么严重吧!之前你赚的那票这辈子就是不干活也不用愁了,还拼死拼活干吗啊!”张志平笑道。

  “你这叫坐吃山空知道不!那可不是我的为人作风啊!再说我要给我孩子树立好榜样,我要是混吃等死,孩子有样学样我就哭都没地方找了!”高峰道。

  “行了,我们说正事!明早我去张金发那里,你跟我一起吧,我介绍你给他重新认识一下!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

  “不是吧,你这话说得就像是你做了院长一样,行不行啊,靠不靠谱!你别害我最后钱没挣到把现在的那些关系也搞砸了!”高峰疑惑道。

  “放心,我会害你吗!我有害你的动机吗!?我有把握才让你这么说的,要是换了别人我才不理他呢!”张志平得意地说道。

  “真的,那行,我明早九点准时到,到了医院我先找你啊!”高峰说道。

  “行,没问题,我随时恭候!轻轻松松做了一大票生意,现在你该回家找你老婆了,在她身上轻松一下,随便也让她轻松一下呗!”张志平笑道。

  “滚吧你,谁他妈像你这个牲口,每天不弄你家小璐几次你就全身不得劲啊!老子可是正经人,这事只能晚上做!”高峰骂道。

  “放屁吧你,你还正经人!去泰国一起嫖过娼,你还有脸在我面前说自己是正经人!我正经你一脸啊!”张志平不买账道。

  “哈哈,口误口误!我是说老子不是随便的人,不过随便起来不是人!骚蕊,骚年你懂的!”高峰笑道。

  “滚吧你,被你这么一说老子又想搞女人了,算了我去找我家小璐了,挂了啊!”张志平说完挂了手机回身又去找小璐了。这家伙也不知怎么搞的,自从跟小璐上了床后性欲越来越旺盛,还真被高峰说中了,要是休息天两人在一起真要搞好几回才罢休!

  第二天上班后,张志平先是在科室里上了一会班,不过临近年底看病的人真不多一直到九点才区区三个病人,闲得慌!

  这时手机响了:“喂,来了啊?”

  “嗯,我在医院门口,怎么滴,找你还是去张院那里啊?”高峰问道。

  “你先来我科室找我吧,我跟你一起去张金发那里。”张志平说道。

  “好咧,我马上到,等我啊!”说完高峰收了手机上了三楼直接来到了张志平的办公室,推开门就看到他跟其他两个医生在。

  “靠,你小子,速度真快啊!那我们走!”说完张志平跟其他医生打了个招呼后带着高峰离开了办公室直奔张金发那里。

  到了院长室门外,张志平对高峰道:“我先敲一敲门,这老货不知道在里面干嘛,最近他又提拔了一个年轻美眉,长得虽然不如我家小璐但也没差多少,水灵着呢!估计这老货没少搞这姑娘!”

  “操,你小子就是歪心思多,人家就不能是正常工作关系啊!怎么到了你嘴里就会变味啊!”高峰道。

  “切,这老货我对他最熟悉了,不让他搞的女人他会提拔为秘书!不可能,哥哥我这点眼光还是有的!不过有一点,等会你先说事,等敲定后你要先离开,我说的事你真不方便听,不介意吧?”

  “行,没事,就按你说的办吧!”高峰说道。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啊!”说完就用手敲了敲门。

  “进来。”里面传来了一个声音。

  张志平就打开了门带着高峰一起走了进来,边走边说道:“张院,我来了,不好意思还带了我的一个朋友啊!”

  张金发听后心道:不好意思,你昨天怎么不说啊,人都来了你还不好意思什么啊!再说了,我看你这张脸哪有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啊!

  想归想张金发还是笑道:“没事,都是朋友,快坐啊!”说完他就让秘书给张志平和高峰上了茶水,然后挥手让秘书回避了。

  张金发拿出烟给两人发了一根随后各自点上抽了一口后问道:“志平,你今天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行,张院果然爽快!我先介绍一下,这位是高峰,你肯定认识,不过你不知道的是他可是我的铁哥们啊!最近在我们院里做生意,以后请张院多关照啊!”张志平道。

  “原来是这样啊,志平以前我确实不知道,有怠慢的地方还请高老弟原谅啊!既然今天把话说开了,那老哥我自然要关照你了!”张金发表态道。

  高峰听后心里高兴极了,这他妈走了什么狗屎运啊,一院之长竟然对自己这么客气,看来以后生意能越做越大了!

  心里虽兴奋但高峰嘴上还是谦逊道:“哪里哪里,以后请张院多关照!”

  张金发听后不满道:“我都叫你老弟了,你怎么还称我张院啊!都是自己兄弟了,你再这么叫老哥我生气了啊!”

  高峰听后急忙纠正道:“对对,老哥说的是啊!小弟我受教了!”

  张金发听高峰改口后道:“好,既然叫我一声老哥,今天老哥我一定要给你一些大礼啊!这样吧,你原来进医院的药物每种供货提高百分之三十。我再给你十个品种的进货权,你自己挑吧!而且货款当场结算!”

  听到这里,高峰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天上掉下的大馅饼砸晕了,整个人晕晕乎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张金发见高峰不说话还以为他不满意这个条件:“怎么,小高,你要是觉得还不满意,你可以说说自己的想法啊!”

  高峰这才回过神道:“张院,你误会了!我这是太满意了,一下子被震撼住了,有点失态!不好意思啊!”

  “那这么说,你是同意我的说法了?”

  “嗯,必须同意啊!张院给我这么大的优惠我还能有什么好说的啊!太好了,我回头马上回公司汇报情况!”高峰高兴地说道。

  “没事,都是自己人,客气什么!以后有什么事就直接过来找我!”张金发对高峰说道。

  谈完了正事,接着他们三个又聊了一会风月,男人嘛,谁不喜欢这个!既然已经是熟人了,那自然可以吹吹牛!

  高峰聊了一会后知道张志平还有事跟张金发谈,于是就起身告辞了,张金发见我没留他所以就又客气了几句然后把他送出了办公室!

  现在办公室里就只剩下两个人了,张志平发了一根烟给张金发然后抽了一口问道:“张院,年前我跟说的事怎么样了?门面和我提职称有没有问题啊?”

  张金发听后道:“小张,门面的事好说,反正是我医院的资产也是在我手里建的,你要两个是我一句话的事,不过这职称我说了可不算,还要经过卫生局同意啊!”

  “这我知道,不过我想张院总有办法的,你干了这么长时间领导这点小事怎么会难倒你啊!我懂的!”张志平缓缓说道。

  “话是这么说,不过这需要时间!这样吧,下个月就要评职称了,我把你报上去然后给卫生局局长打个招呼,尽量把事办成吧!”张金发说道。

  “哈哈,我就知道张院有办法!这样吧,我也知道这年头走关系要花钱,为了我的事也不能让张院自己掏钱,再加上还有两个门面,我给你五十万吧,你看怎么样?”张志平说道。

  别看张志平要出五十万,首先这两个门面一年的租金就不止这个数,张志平花了这点代价就买了两个下蛋的金鸡真是赚翻了!这小子算盘精着呢,吃亏的事怎么肯做啊!

  “钱的事好说,不过还需要时间!这样吧,门面的事我马上给你操办,估计一套流程走下来最多一二个月就行了!不过职称的事你要等等,我下个月先把你的名字报上去,当然还要经过一系列的审查,因为你属于有些破格提拔了,所以走走关系什么的,至少要等到下半年吧!”张金发说道。

  “没事,时间上我能等,主要是我的事张院你要放在心上啊!”张志平掏出一根烟分给了张金发后道。

  “放心吧,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跟卫生局这些年还是挺熟的,局里的朱局长跟我关系不错,你的事应该没大问题!不过,这个朱局长为人比较贪,所以要花不少钱才能打通关系啊!”张金发说道。

  “我明白,要花钱就对我说吧!我刚才说的五十万会尽快给你的,主要是让张院你多费心了!”张志平道。

  “什么话啊,我明白了,这事我会帮你盯着的!”

  随后两人又聊了一会其他的事,张志平看看时间不早了,于是就起身道:“张院,那我就先走了,我的事你多上心啊!”

  “知道了,志平那你慢走啊!你朋友以后有事就让他直接来找我吧,都是自己兄弟,不要客气!”张金发讨好道。

  “哈哈,张院果然是爽快人啊!我知道了,我会跟他说的,走了啊!”说完张志平就离开了张金发的办公室!

  看到他走后,张金发坐回了自己的宝座,一边抽着烟一边心道:一个不留神,就被人握住了把柄,被人掐住脖子的感觉真是不爽啊!虽然这小子没有什么太过分的要求,但这就像是定时炸弹一样!自己一个堂堂的院长现在看到一个小医生居然低声下气,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形势比人强啊!

  就在张金发一边抽烟一边感叹时,他的新秘书走了进来,张金发见后低声说道:“宝贝,把门锁好!”

  秘书关上门,自然知道这老货想干嘛,不过自己就是他的玩物,为了能在医院里有个好前途,这裤带子必须无底线的松下了!

  张金发看着自己这个新找的秘书,虽然没有小璐这么漂亮,不过至少也有她的八成了,可以说也是院里的一枝花了,可惜第一次上她时已经不是处女了,据说是在卫校里被她男朋友破了!

  这姑娘是今年新进来的护士,自从小璐走后,张金发没有了发泄的对象心里憋得慌,所以有事没事就去医院里看看,有没有什么新人选,这不,功夫不负有心人,没多久又让他碰上了一个!

  接了一个机会张金发就让她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旁敲侧击之后,这姑娘也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不就是像潜规则自己嘛!反正本小姐也不是处女了,只要能捞点好处,让你随便弄也不是不可以!

  如此之后,两人就是干柴烈火,一碰就着啊!当场张金发就把她在办公室里给办了,憋了好久的张金发这一次射的特别痛快,量大货多,也把身下的姑娘满足了一把!

  之后的剧情那是地球人都知道了,姑娘被调为了自己的秘书,不过这次张金发学乖了,特意买了一个侦测器在办公室里,要是有探头自己就能知道了,被一个人掐住脖子还好,要是被二个人同时掐住那就不用活了!

  张金发看着自己的秘书扭着屁股一步步走来说道:“小美,过来坐在我的身上!”之后还对她招了招手。

  小美很是乖巧的走了过来,然后把自己的小屁股坐在了他腿上,小妞今年才刚满二十岁,一米六一的身高,体重仅仅九十斤,坐在张金发腿上毫无压力!

  小美用手环住他的脖子问道:“刚才那两个人是什么来头啊首发?我怎么看上去你对他们很上心啊?”

  “一个是医药代表另一个是医院的医生。”张金发说道。

  听了他的话后小美就更弄不明白了,两个都是看张金发脸色吃饭的人怎么现实情况却是相反啊!于是又问道:“不会吧,我怎么觉得他们好像不够尊敬你啊!”

  “没办法,人家有能力呗!你就别打听了,反正你要记住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千万医药得罪他们,否则我可救不了你!”张金发说道。

  “嗯,人家知道啦!在医院里人家可是很低调的,什么事都听你啦!”小美撒着娇说道。

  “哈哈,我就喜欢你听话啊!来,给我泄泻火,一大早就被人找上门心里真不爽,你把我弄爽了!”张金发一边淫笑一边用手拍了拍小美的屁股!

  “讨厌啦,大白天呢就像在办公室跟人家淫乱,你坏死了!”小美撒着娇说道。

  “怕什么,在我办公室里能有谁来啊!来吧!”说着张金发就伸出一只手准备脱起了小美的裙子,另一只手解开自己的裤子掏出了勃起的鸡巴!

  “哎呀,人家自己来嘛,今天我穿的是包臀丝袜啦,你别弄了,要是把人家的丝袜弄坏了,今天怎么穿啊!”小美一边说一边开始自己脱起来。

  张金发听后淫性大发,急声道:“宝贝,你别脱丝袜,我在你裆里撕个口子,我要你穿着丝袜跟我干!”

  “讨厌啦,人家的丝袜要坏了啦!老公,你别这么粗暴行不行啊!”小美故意娇声说道,希望激起张金发更大的性欲!

  果然不出小美所料,张金发听后更来劲了,直接让小美对着自己坐在了办公桌上,然后蹲下身体,双手抓住小美裆部的黑丝袜用力一撕,裆部的黑丝袜就完全裂了开来,露出了一个打洞,里面那条丁字内裤露在了张金发眼前!

  “哦,小骚货,你穿的真够诱人啊!妈的,老子看见你的内裤就想狠狠操你!给我看看你的奶子!”说完张金发开始解起了小美的上衣。

  脱了上衣后,里面是一件跟内裤配套的小奶罩,罩子也很小,只罩住了奶子下半部分,起了一个托的作用,两个小奶头直接露在了奶罩上方!

  张金发低头张嘴直接把一个奶子含进了嘴里开始吸吮起来,一手抓住了另一个奶子大力揉了起来,手指捏住奶头来回搓动着,感觉指尖的奶头逐步发硬,身下的小美人已经开始发情了,进入了临战状态!

  “嗯……哦……老公,你别捏了,人家好难受啊!小屄里面开始冒水了啊!你摸啊!”小美一边说一边抓住张金发的手放在自己的小屄上!

  张金发用手指一摸果然小屄上已经全是屄水了,低头一看鲜红的小屄上湿漉漉的,小屄口已经开始张开了,似乎正等待着鸡巴的插入!

  “操,骚屄,你自己看看,我还没插进去了,屄已经这么湿了,水多的快流到地上了,你是想淹了我的办公室啊!”张金发笑道。

  “嗯,人家忍不住了嘛!来嘛,老公,把你的大鸡巴快点插进来吧,把我的屄水全都堵住吧,你就做一回抗洪英雄!治治我发的大水吧!”小美扭着屁股说道。

  听了这么骚的话张金发哪还忍得住,直接扶着自己已经勃起的鸡巴将龟头对准洞口,然后逐渐用力,龟头挤开屄洞口然后慢慢插入小屄深处!

  “哦……舒服啊!小骚货,你的屄真是紧啊!老子的鸡巴插进去被你的小屄裹得好紧!”张金发一边说一边用手继续摸着小美的奶子。

  “嗯……哦……老公,我感觉你的鸡巴好大啊,把我的小屄都撑开了!好舒服啊,你的大龟头都顶到我的子宫口了啊!哦……干我吧!”小美嘴里淫叫着心里却想着:你个老货每次操屄都是虎头蛇尾,一把年纪了还满脑子精虫,想操屄就算了,本小姐也就配合你脱裤子露屄给你操,但你每次都是三秒的货,什么意思啊,本小姐刚有些快感你就射了,还让不让我活啊!

  不满归不满,不过小美还是很清楚,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靠眼前的老家伙,不管怎么说自己也不能得罪他,罢了,就当是嫖客吧,好处拿到就行了,自己性欲不满足就回去自我安慰算了!

  张金发听后心里得意极了,看来自己年纪虽然大了但是宝刀未老啊!于是张金发开始大力抽插起来,把自己这根十一厘米长的鸡巴不断在小美的小屄内抽插着,进进出出好不忙碌,也算是小美的屄确实紧否则张金发这杆枪捅进来真美啥感觉!

  “哦……老公,你太厉害了啊!嗯……操死我了,老公,你的鸡巴好大啊!哦……操的小屄太舒服了,继续,人家高潮马上要到了啊!”小美不断叫着床,反正张金发的办公室隔音特别好,随便怎么叫都没事。

  “妈的,小骚屄!你他妈太勾人了啊!来换个姿势,老子继续插你!”说完张金发就让小美趴在自己的桌子上,让裹着黑丝袜的臀部对着自己,然后用手拍打了几下,小美的臀肉就不断颤动起来!

  “嗯,老公,别拍了,小屄好难受啊!大鸡巴不插进去,人家的小屄感觉空荡荡的啊!快点嘛,我要啊!”小美淫叫道。

  张金发听后笑道:“小骚屄,真他妈骚啊,一离开鸡巴就活不下去了啊!来了,老子用鸡巴好好捅你!”

  说完,张金发就握着自己的鸡巴,对准屁股缝下的小屄,一挺身,鸡巴挤开小屄重新回到了那温暖的穴内!随后双手按在黑丝臀部上,开始急速抽插起来!

  “哦……啊……老公,你太猛了啊!小屄被你操爆了啊!哦……人家爽死了啊!要高潮了,哦……大龟头顶到屄芯子里了!”

  张金发也快到最后关头了,自己的鸡巴被小美的紧屄夹得太过舒服,那种射精前的快感从龟头处一直传到了腰眼上!

  “哦,骚货,小屄屄宝贝,夹我,我也快射了啊!用屄死死夹我吧!”张金发一边说一边最后又挺动了几下!

  在腰眼部酸麻感达到顶峰之时,张金发将自己的鸡巴死死插进小美屄内最深处,马眼一开,一股股精液喷了出来,直接射进了小屄内!

  “哦……宝贝,我射的好舒服啊!”张金发一边感受射精时的快感一边尖声叫道。

  “嗯……老公,我感觉到了,你在我屄里射精好有力啊!射死我了啊!人家又被你射到高潮了啊!”小美配合着张金发叫道。

  张金发射完后整个人像是被抽光了力气趴在了小美背上,整个人一动不动,一直过了十多分钟软下的鸡巴才被小屄挤出了穴内,几滴精液从小屄内流了出来!

  张金发坐在了椅子上,让小美坐在自己怀里抱着她道:“宝贝,怎么样,哥哥我搞得你舒不舒服啊?”

  “嗯,老公,你真厉害,每次都让我高潮好几次,人家以后都离不开你了啊!”小美撒着娇说道。

  “哈哈,离不开我好啊!”

  两个人休息了一会后才各自整理起了衣服,小美在张金发的要求下只能继续穿着开着裆的黑丝袜去办公了,而张金发则又人模狗样的做起了他的院长!

  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114

  过完春节后,日子又恢复了平静,公司在大家的努力下,今年的开局比去年有了百分之三十的增幅,可以说是个很不错的开始!

  过完年不久,刘元那里传来了一个重磅消息,这家伙居然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被体为了深圳市副市长,主管经济、外贸这一块!

  原来的副市长因为经济问题在春节期间被双规了,现在这个社会背景下,官员被双规就意味着政治生涯结束,面对他的将是牢狱之灾!

  本来这个位置是轮不到刘元的,但关键是这个副市长的关系本来就跟刘元不是太近,刘元是王市长的人,所以交集不多!

  而其他几个本来比刘元更有机会坐上副市长位置的家伙也受到了牵连,有些也已经被双规了,有些受了处分被撤了职,还有几个虽然没受到直接的处分但这辈子做到退休也不会有机会再上一步了!

  这就是官场的黑暗,人在位置时大家都来尊敬你,拍你马屁,一旦出了问题那就对不起了,不落井下石就算好了,更多人是巴不得你万劫不复!

  刘元这次算是捡了个大便宜,因为跟那个副市长关系不深,所有没有什么私下的交流,因此在调查里显得清清白白。王市长后来在市省委常委会上提议让刘元出任主管经济的副市长,最后被通过了!

  当然这其中还有多少猫腻就不是小说该去关注的了,本来这个副市长是进市委常委班子的,不过人代会已经过去了,所以目前刘元只是副市长,没能进常委!

  不过就算这样,刘市长在市政府中领导的排名里也算靠前了,仅排在王市长和常务副市长之后位列第三,可谓是一步登天!

  我知道这个消息后好几次都想约刘元出来聚聚,但这家伙刚上任实在是太忙,所以表示等他把手上的事情理顺后再说!

  这天早上,我正在办公室里突然手机响了,一看居然是刘元于是急忙接了起来:“哈哈,我的刘大市长,你今天终于给小弟我打电话了啊!”

  “不好意思啊,兄弟让你白白约了好几次,老哥我实在最近太忙了!兄弟见谅啊!”刘元客气地说道。这家伙除了好色外,对兄弟还是挺仗义的,不会因为自己高升就对别人另眼相看,这点倒是不错!

  “老哥哪的话啊!兄弟我明白,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公事重要,我们兄弟之间聚聚什么时候都行!”我说道。

  “听了老弟你的话,哥就放心了啊!这样吧,今晚哥有时间,你看咋们聚聚怎么样啊?”刘元问道。

  “没问题,那就六点钟,老地方见吧!”我说道。

  “好嘞,对了,晚上老哥我给你介绍个人,是新任的海关关长,名叫章立,原来是我的副手,刚被提拔,都是自己人,你们以后好好亲近亲近!”

  “好,老哥你多费心了!晚上兄弟我设宴祝贺老哥你高升啊!”我笑道。

  “嗯好,那就先这样吧,挂了啊!”说完就断了通话。

  放下手机后我心想:看来这个刘元人还是不错的,值得一交!没有因为自己高升就刻意疏远我们以前的朋友!

  就在我正想抽出烟时手机又响了起来,我一看是个陌生号码,以为是什么垃圾电话所以就挂了,没想到没过一分钟,手机又开始响了起来,还是那个号码,于是我接了起来问道:“哪位啊?”

  “请问是陈枫,陈桑吗?”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动听的声音,似乎在哪听到过可又首发一时没有想起来。

  “嗯,我是!你是……”我有些迟疑的问道。

  “你好,陈桑,我是大桥啊!你还记得我吗?”

  卧槽,居然是那个跟我在日本有几夕之欢的大桥未久,一个日本女优,身子好软,身材超棒的小妞!

  回过神来我道:“啊,居然是大桥小姐啊!你怎么用这个号码啊?你在日本吗?”

  面对我一连串的问题,大桥在电话里娇笑了几声随后说道:“你好陈桑,我现在在深圳参加几个活动,主要是参加一个性保健展览大会,人家跟几个姐妹作为嘉宾出席!这个是我在中国的临时号码啦!”

  “真的啊,你现在在中国深圳!?你们在哪办展览啊?我抽空过来看看你,你都来中国了,怎么着我也要陪陪你啊!”我说道。

  “嗯,好!我给陈桑打电话就是想你了!但是不知道你在不在这里或是有没有空?”大桥温柔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我在深圳,你在这里要呆几天啊?”我问道。

  “我们这次过来主要是为了这个大展,不过我还要抽时间拍一套写真,估计在深圳要待四五天吧!”大桥说道。

  “写真,是不是去拍那种露三点的写真啊?哎呀,我可听了真不舒服啊!”我开着玩笑说道。

  “讨厌啦,说什么呢!人家过来可是要拍正经的写真啦!最多就是泳衣三点式,什么露三点,才不会呢!”大桥娇声道。

  “哈哈,好吧,是我错了!”这时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今晚要见刘元,这家伙极为好色,要是能给他介绍一个日本女优估计他会很高兴!

  一念到此我接着对大桥道:“妹妹,跟你说个事呗,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啊?”

  “嘻嘻,陈桑,这是在中国,你居然有事让我帮忙,好吧,你说来听听,能帮的我一定帮啦!”大桥娇笑道。

  “嗯,是这样,今晚我要请一个重要人物吃饭,这个人很好色。你的那些姐妹中有没有能接私活的啊,陪他一晚,价格好说!”我说道。

  “这样子啊!公司一般是不会让我们接私活的!不过既然是陈桑的请求,我自然要考虑一下啦!要不我亲自上阵陪他怎么样啊!”

  “呃,能不能换别人啊!要是你上我还真是不习惯啊!”我有些为难的说道。

  “哈哈,是不是因为人家陪过你,所以你不想让我再陪别人啊!真是大男子主义!那好吧,不逗你了,我去问问,不过价格一般是一晚一万人民币哦!”大桥道。

  “没问题,过会我来看看你,具体到时再说吧!”说完我们就结束了通话。

  下午三点,我从公司出发,直接到了性保健大展的地点,然后我就给大桥打了个电话,这妹子出来后直接把我带进了后台。

  我看着她道:“我靠,你不就参加一个展览嘛,怎么穿的这么暴露啊!你看看,你的胸都快露出来了!”

  “嘻嘻,真是小气的男人!我们这些女优要是穿的不暴露主办方还会邀请我们来嘛!真是的,我们可是为了带动人气啊!”

  “好吧好吧,为了工作,我理解!怎么样,我托你的事有没有眉目啊!?”我问道。

  “真是的,过来看人家就是为了谈公事啊!”大桥噘着嘴不满道。

  “那啥,妹子,这事对我比较重要啦!你就帮帮忙啦!等过了今天我带你好好在深圳玩玩!”我急忙说道。

  “好,这话是你说的啊!放心吧,我已经说好,让荣仓彩妹妹去陪他,不过价格要一晚一万三,因为人家比较嫩哦!”

  “行,钱不是问题!你把她手机给我吧,到时我打她电话,让她在房间里等就行了!”

  “没问题,手机号是XXXXXXX,等会我再跟她沟通一下!放心吧,小彩懂中文,交流没问题的!陈桑,明天要不要让你试试她啊,给你打对折啦!”大桥笑嘻嘻的说道。

  “呃,哪还是算了吧!我可是正经人啊!”我尴尬的说道。

  “嘻嘻,陈桑是正经人!我好想听说中国话里有句不正经起来不是人啊!是这么说的嘛!”大桥很不给面子地说道。

  “哪有啊!你的中文应该好好再学学啊!”我避重就轻地说道。

  “好了,不逗你了!今天人家还有事,展览没结束人家哪也不能去啦,明天还要拍写真,忙死了!”大桥抱怨道。

  “难得来次中国,你也不用为了捞金就这么拼吧!都没时间玩了!”我说道。

  “也不是啦,工作总要做好的!拍完写真后人家就自由了,到时我可盯着你啊!”大桥调皮地说道。

  “没问题,有时间我明天过来探探班,后天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你回日本!”我很直爽地说道。

  “真的吗,那太好了!我们大概大后天上午回日本,所以后天你可是我的人了啊!”大桥也不谦让直接说道。

  “知道了,放心吧!那我先走了啊!记得帮我把事办好哦!”我不忘叮嘱一句。

  “嗯,明白!不会让陈桑失望的,放心!”说完也向我挥了挥手道别。

  跟大桥分开后,我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直接驱车到了会所,到了地方才五点半,于是我就拿出手机跟荣仓彩小妹妹联系了一下。

  这位荣仓彩果然中文还算不错,至少我们交流起来没大问题,我让她去XXX酒店XXX房间等,我会提前半小时再联系她!

  搞定了这个日本小妞,我就在包间里一边喝茶一边抽烟等起了刘元和章立。

  时间到了六点,我刚想拿出手机联系刘元,就看到包间的门被推开了,我的老朋友刘元带着一个年纪大约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我急忙掐灭烟头走上前去道:“刘老哥,你可算来了,兄弟我正想打你电话呢!”

  刘元听后笑道:“兄弟恕罪恕罪,实在是杂务缠身不由人啊!这不我手头的事一做完就赶来了!对了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新任海关关长章立,以前是我的副手,你们以后可要多亲近啊!”

  我急忙向章立伸出手跟他握了握后道:“你好,章哥,我就是陈枫,以后还要首发请章哥多关照啊!”

  章立也客气道:“应该的,大家都是兄弟,陈老弟既然跟刘市长是老熟人,那以后自然都是自己人了,有什么事尽管找我!”

  刘元听后道:“好了,咋们边吃边聊吧!”说完自己坐上了椅子,我和章立也紧跟其后分别一左一右坐下。

  既然人已到齐,我就吩咐服务员开始上酒菜了,我先倒满了一杯酒然后端起酒杯道:“这第一杯我恭喜刘老哥高升,祝你今后再步步高升!”说完我就一饮而尽。

  刘元倒也实在,见我喝完后也一口干了自己杯中酒,随后放下酒杯道:“老弟,咋们都是自己兄弟,这喝酒差不多就行了吧,你也知道老哥我酒量不比你!”

  我听后道:“没问题,老哥随意就行了!”接着我又端起酒杯敬了章立,同样我们也是一口干了,半点不剩!

  干完一杯后我们三个就开始边吃边聊了,这个章立原来一直是刘元的人,只不过以前我经常跟刘元接触不太碰到他,不过今后自然有不少事要麻烦他了!

  这个章立也是个爽快人!既然把我当成自己人后也不再遮遮掩掩了,让我以后有事直接找他,刘元已经打过招呼了,说我们的关系很铁啊!

  一顿酒宴一直喝到八点多,我们三个才算尽兴,我结完账后看到刘元和章立正准备离开,于是急忙拉住刘元道:“老哥,有个好事找你,我们过去说。”

  刘元点了点头让章立先走,随后跟着我到了大厅一角,我对刘元道:“老哥,今晚我给你安排了一个节目,有没有兴趣试试小日本的女优啊?!”

  刘元一听眼睛顿时直冒绿光道:“兄弟,此言当真?你上哪给我找的啊?”

  “哈哈,老哥你今天运气不错,这几天我们深圳不是在举办一个性保健展览大会嘛!来了几个日本当红女优,我正好认识人就让其中一个会说中文的妹妹晚上陪陪你!怎么样,人家都在酒店里等你好一会了,老哥快去吧!”

  刘元此时鼻子里已经开始喘着粗气了,看得出他是相当的渴望啊!

  “好兄弟,哥哥我领你情了!不愧是自己兄弟真懂哥哥我的心啊!比那些个只会拍我马屁的家伙强多了,还是老弟你实在啊!”刘元说完用手拍了拍我的肩膀。

  “那行,老哥你快去吧。地址是XXX酒店XXXX房间!别让人家小妹妹等急了啊!对了,老弟问你个事,那个章立爱好什么啊?”

  “嘿嘿,老弟你算是问对人了!你想想,他是老哥的人,自然爱好跟老哥差不多啦!钱是不怎么喜欢,就好老哥这一口!”刘元说道。

  “那行,我知道了,以后我也能有的放矢了!”

  “行了,那老哥我就先走一步了啊!妈的,好久没放松了,今晚难得能尝个鲜,一定要好好玩玩!”说完挥了挥手上了一辆出租车。

  我看到刘元离开后,拿出手机又打给了荣仓彩妹妹,告诉她准备好,客人最多还有半个小时就能到了!

  收了手机后我也找了代驾开着我的车直接回到了家里,准备洗了澡然后睡觉了。

  回头再说刘元,这家伙坐上出租车后心里火热热的,那个急切啊!这老家伙自从做了副市长后由于太忙,最近一直没有机会出来放松,裤裆里的小兄弟早就抗议了,可惜一直找不到机会,今天自然要玩够本!

  下了车,刘元直接到了我告诉他的房间,敲了敲门,没一会门就开了,一个比较清纯的小妹妹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就在刘元还在发呆时,荣仓彩道:“你好,请问你就是刘桑吗?”

  “对对,没错,我就是刘元!”

  “那就请刘桑里面坐吧!”说完让出了一条缝让刘元走了进去。

  刘元进去后坐了下来,荣仓彩就跟了过来先是奉上一杯泡好的热茶然后对刘元鞠了一躬道:“你好刘桑,我是荣仓彩请多多关照!”

  刘元虽然玩过不少女人但哪见过这阵式,被这小妞一鞠躬弄得整个人骨头都酥了,急忙回道:“你好,小彩,见到你很高兴啊!”

  “刘桑,今晚由我为您服务。请问您是先洗澡还是……”荣仓彩又是鞠了一躬问道。

  刘元听后心道:小日本的女人真够直接啊!上来就想进入主题,不过我喜欢!

  想归想,刘元还是回道:“我就先洗个澡吧!对了,小彩你就别刘桑刘桑的叫了,直接叫我刘哥吧!”

  “好的刘哥,请跟我来,我会服侍你洗澡的!”说完拉着刘元的手走进了浴室。

  进了浴室后,荣仓彩就开始自己脱起了衣服,从上到下脱了个精光,这刘元看的眼都直了,眼前的小妞身高一米五八,胸部又挺又嫩,顶端两颗奶头颤巍巍得对着刘元。

  再往下看,小妞的腰身最多一尺八,可比家里那个黄脸婆强多了,家里那位要生比自己还宽,真是搞不明白,刚结婚那会自己老婆的腰身也很细怎么现在就变样了啊!

  再往下就是小妞的草原了,看不出这妞年纪不大,身材不高,下面的水草却很丰盛,长满了三角地带,而且乌黑发亮,太美了!

  “哥,你看什么啊!我帮你脱衣服吧!”说完小妞就开始脱起了刘元的衣服,这个刘元现在已经成了一个木偶,完全跟着小妞的节奏再走,没一会就被脱成了白猪!

  年近五十的刘元就没有我这种身材了,挺着个将军肚,下面的小弟弟估计自己低头都看不到了,要是手里没权,估计在大街上连母猪都嫌弃!

  荣仓彩拉着刘元进了淋浴房,打开喷头后开始为他洗起了澡,从上到下,最后小手抓住刘元那勃起后才十一厘米的弟弟,用喷头仔细清洗了起来,洗完外面又把包皮翻开洗起了里面的龟头和冠状沟!

  刘元享受着皇帝般的待遇,心里的那种满足感完全不是在从前所上的那些女人身上能获得的,看着年纪能做自己女儿的荣仓彩细心伺候自己,刘元感觉一股热血往鸡巴上冒,自己的兄弟比平时更硬了!

  就这么洗了差不多一刻钟后,荣仓彩才对刘元道:“哥哥,已经洗完了,请穿上浴袍吧。”随后伸手拿过浴袍为刘元穿上!

  刘元穿好后就对荣仓彩道:“小妹妹,我先出去了,你也洗洗吧,我等你!”说完自己走出了浴室,这家伙之所以没这么着急想干她,不是不想干而是为了让自己先冷静一下,别他妈的插进去三秒钟就射了,那可真是丢脸丢到国外了!

  刘元坐在床上一边抽烟一边等着小妞洗澡,几根烟抽完荣仓彩终于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身上裹着一条大浴巾,让刘元刚有些平静的兽血又再次沸腾起来了!

  刘元向她招了招手后道:“妹妹,过来,我们上床玩吧!”说完自己躺在了床上将浴袍脱了,而荣仓彩也将浴巾解了下来露出了全裸的玉体爬上了床!

  “妹妹,我们先玩玩69式吧!”刘元看着她说道。

  “好的,哥哥!”说完荣仓彩整个人转过身体趴在刘元身上,自己低下头张开小嘴含住了刘元的鸡巴,小舌头灵活地在鸡巴上滑动着,从上到下最后停在龟头上,绕着冠状沟打转,小手套弄着鸡巴和卵蛋!

  刘元则迫不及待地用手分开荣仓彩的小屄,目光停留在小穴上,妈的这个小屄真是嫩啊!小屄口上粉嫩嫩的,两片大阴唇守护着屄洞口,刘元用手指分开阴唇露出了藏在里面的小洞,然后伸出舌头开始舔起了小屄,舌尖顶在阴蒂上不停地摩擦着,手指插进屄内分开屄洞口,观赏着里面的景观!

  刘元一边享受荣仓彩对自己鸡巴的口舌服务一边不停舔着她的小屄,整个屄上的每一寸地方都没有漏过,最后小屄上已经湿淋淋了,似乎已准备好了鸡巴的插入!

  作为女优,荣仓彩的口交技术自然没的说,没舔多久刘元就感觉鸡巴上传来了一阵阵的酥麻感,那可是射精的前兆啊!

  ‘不能射,绝对不能射,老子还没插进去呢!’刘元心道。于是他拍了拍荣仓彩的屁股道:“妹妹,你躺好,哥哥我要插进来了啊!”

  荣仓彩听后极为乖巧的躺在床上,然后分开自己纤细的双腿道:“哥哥,人家已经准备好了,请插进来吧!”

  听了她的话后,刘元急忙趴在了她的身上,鸡巴对准小屄道:“妹子,快帮我把鸡巴放进去吧!”

  荣仓彩听后一手握住刘元的鸡巴让龟头对准小屄口,一手分开自己的小屄道:“哥哥,已经对准了,你可以插进来了!”

  刘元一听哪还忍得住,一沉身体整根鸡巴就挤开阴唇的守护钻进了满是屄水的小穴内,开始抽插起来,短小的鸡巴好几次在抽插过程中掉出了洞外!

  “哦……啊……哥哥,你的鸡巴好粗好硬啊!插得慢点啊,人家都受不了你了啊!哦……啊……小屄好舒服啊!”

  妈的,看来全世界的鸡都一个样,讨好客人的话谁都会讲啊!明明是一根短小精干的屌,比自己片子里合作的大部分男优都小,却偏偏还叫个不停,证明客人的强悍!

  刘元一边抽插一边问道:“骚妹妹,哥哥我的鸡巴大不大?插得你爽不爽啊?哦……我操死你!妈的,你的屄真紧啊!”

  “嗯,哥哥你真厉害啊!比跟我拍片子的男优强多了,好厉害啊!哦……啊……小屄里面都被哥哥你撑爆了啊!”荣仓彩配合的淫叫着。

  刘元听后自尊心得到了极大地满足,妈的在家里搞自己老婆虽然没有什么负担,可这老娘们瘾头特别大,每次都嫌哥射的快,还是身下的小妞会来事啊!

  随着不断地抽插,由于刘元今天没戴套子,因此鸡巴插进去后能获得更大的快感,不过后果就是本来时间就不长的他,貌似快要射精了!

  “宝贝,我快不行了,要射了,能不能射里面啊?”刘元强忍着精关问道。

  “嗯,哥哥你射吧,人家是安全的啦!”

  听到了允许的回答,刘元最后又插了几次最终把鸡巴首发插到底,强烈地酸麻感让他再也忍不住了,一股股精液从龟头内射出全都进了荣仓彩的屄内!

  “哦,可莫其,可莫其!”随着刘元高潮的到来,荣仓彩也极为配合的叫出了声,此情此景绝对是岛国动作片经典片段啊!

  射完后,刘元无力地趴在了荣仓彩身上,快感消散后整个人像是被抽干了力气,把娇小的荣仓彩压得都看不见了!

  过了好一会,刘元才爬起身,抽出了鸡巴,可惜小屄里面居然没有精液流出!

  之后刘元在蓝色小药丸的帮助下又跟荣仓彩做了两次,第二天差点起不了床,一整天都腰酸背疼,这代驾也大了点!

  各位大哥,看完后请说些意见,比如加些什么情节之类的,本小说我想变成都市功夫类,增加一点情节,否则太难写了啊!首发

  【待续】

         字节43677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24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