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398aa.com 加入收藏夹!


  1
  那是不停下小雨的一个星期天。祥子一个人在家里。父母因工作关系一起参加应酬,大概很晚才能回来。在那以前,在宽大的家里,不论祥子做什么也不会有人干涉。
  时间是下午二点。时间差不多了。
  祥子站在玄关边的大钟前,检查发型和服装。长发梳理得很整齐,用深蓝色的发带束在一起。身上穿的是生日时母亲的礼物,也是祥子最喜欢的洋装。
  祥子露出紧张的表情,不停地向镜子里看。
  玄关墙上的门铃突然响了。祥子紧张的双手紧握在胸前。闭上眼睛做一次深呼吸,使自己的心情镇静,然后走到对讲机的地方,从监控器看到手拿雨伞的洋介。
  「马上来。」
  说完就拿伞冲出玄关,向外面的大门跑去。打开门,和洋接口对面站立。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祥子好象对自己说。
  「怎么会?」
  在洋介的脸上出现笑容。祥子也露出尴尬的笑容,带洋介进入房里。带洋介到二楼上的祥子自己的房间。房间约五坪大小,里面的床、书桌、小型茶几等都摆得很整齐。
  〓个人在茶几两边坐下。祥子泡好红茶给洋介,可是洋介只是低着头没有喝。
  「你看不起我了吗?」
  祥子看着洋介问。
  「不会的,我才是……」
  洋介抬起头否定。
  两个人的眼睛都非常认真,大概这样彼此凝视叁分钟左右。
  祥子轻轻站起来,默默地解开洋装的衣扣。洋装落在脚下,身上没有穿任何东西。
  「祥子……」
  洋介也站起来。
  祥子来到洋接口前。默默地脱下洋介的上衣、挂在衣柜里,回来后开始解开衬衫的钮扣。
  「祥子,我……」
  祥子突然抱住洋介接吻,阻止洋介继续说下去。祥子主动地把舌头伸入洋介的嘴里。让舌头彼此缠在一起。
  接吻后,再度开始解开衬衫的钮扣。洋介默默地任由祥子脱衣服。衬衫和里面的T恤仔细地折迭后放在一边。然后跪在洋接口前,解开洋介的裤带和拉链。
  「把脚抬起来。」
  脱下的裤子和衬衫一样折迭后放在一起。脱下袜子,手摸到内裤时,祥子的动作停止。不过只有二、叁秒钟的时间,继续脱下内裤后也折迭整齐。
  脱完后祥子在赤裸的洋接口前规规矩矩地坐下。
  「如果你没有看不起我,就抱我吧!」
  祥子用颤抖的声音说完,轻轻低下头。
  「祥子,我才是……真的可以吗?」
  「本来希望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
  祥子抬起头时,掉下眼泪。
  「祥子……」
  洋介掀起床上的被,然后过来抱起祥子放在床上。侧卧在祥子身边。
  祥子轻轻闭上眼睛,本来放在胸前的双手也慢慢放下。一切都交给洋介的态度。
  洋介在心里想,那一天被沙纪叫去以前,做梦地想不到会有这样的发展眼前的祥子确实很美,找不到任何形容词。
  如果说沙纪是有野兽般的开朗的魅力,祥子是像美丽的女神,有天赋的美。当然祥子不是没有做一个女人的魅力,同样地具备做为雌性吸引雄性的魅力。
  在这样几乎是艺术的美感下,也许隐藏着比沙纪更强烈的雌性本能。从那一次男人从后面侵犯时,祥子几乎疯狂般的反应也可以看得出来。而且,比什么都重要的,那就是洋介最喜欢的人是祥子。
  洋介的心情已经高昂到无法抑制的程度。现在。很想用自己的手让祥子比那一天更疯狂、更高兴。
  吻祥子的嘴。
  「唔……」
  祥子发出哼声,但没有抵抗的意思。伸入舌头,找到祥子柔软的舌头吸过来。
  感受到祥子的唾液进入嘴里,有如甜蜜的蜜汁。如果没有发生那种事,品这个蜜汁的人,他应该是第一个人。可是这个蜜汁,已经有别的男人吃过了。
  不只是这个蜜汁,更神秘的从下面的喀溢出的蜜汁也……心里突然开始激动。今天的祥子,一切都是我的……
  洋介抬起头,一面抚摸祥子的头发一面在美丽的脸上、下颚、鼻子、额头不停地舔。还把舌头插入耳孔里,舔雪白的脖子。要让她身体的每个部位都沾上他的唾液。
  「啊……」
  舔到脖子时,祥子的身体微微扭动,同时叹一口气。虽然表情只有一点变化,但洋介的心更激动。用双手抓住她胸部。
  虽然比沙纪的小一些,但弹性和新鲜感远超过沙纪,好象握住刚摘下来的青苹果。如果再用力,会碎裂出青色的果汁…:可是实际上握紧时,让洋介的手掌感受到像握住网球似的弹性。真是美妙的感觉。
  柔软的剪好象和手掌溶化成一体。只是这样抚摸,心里就开始陶醉。她的乳房隐藏着从外表看不出来的魅力。
  「啊……啊……」
  从祥子的嘴里发出比刚才更大的叹息声。
  「有性感吧!有更大的性感吧!」
  洋介把乳头含在嘴里吸吮,嘴唇夹住乳头磨擦。
  「啊……好……」
  祥子挺起胸部,好象要求更多的爱抚。
  本来柔软的乳头开始变硬,像一个小小的糖球。用舌尖在糖球上拨弄时,祥子就发出呜咽声,也扭动身体。
  她是多么敏感,这是有了男人以后才这样吗?好象要赶走必要的忌妒,用力揉搓乳房,吸吮乳头。
  变硬的乳头沾上洋介的唾液,发出丽的光泽。乳房也因汗更显得有魅力,也增加弹性。双手继续抚摸乳房,舌头向腹部移动。
  「啊……啊……」
  祥子好象很苦闷地扭动腰肢,双腿夹在一起不停地爷。从大腿根发出轻微的水声,洋介听在耳里。
  「是真的吗?」
  洋介移动身体,从正面看祥子的大腿根。
  「不要。羞死了……」
  要祥子扭动屁股,双手覆盖在大腿根上。洋介拉开她的手,强迫分开双腿。让自己的身体进入双腿之间,这样可以面对面看到祥子的阴部。
  洋介看到那里的刹那,身上产生触电的感觉。
  祥子的阴部已经是淋淋的状态……
  上床后大概还不到二十分钟,对下体还完全没有时爱抚,但现在已经像涂上一层蜂蜜。沙纪的阴部就没有这样润,就是在洋介舔过阴核,出一次后也没有这样。
  用力呼吸时,闻到好象新鲜的布丁上发出的芳香。觉得头昏目眩。想用双手分开肉缝露出阴核,可是蜜汁使手指滑动没有办法拉开。可是,就是这样的动作,在祥子的身上仍出现敏感的反应。
  洋介有如被糖蜜吸引过去的蜜蜂,不由已的把嘴唇送过去。把嘴唇送到内键的中央吸吮时,蜜汁发出揪揪的声音进入嘴里。伸出舌头、插入肉缝里。
  润的阴唇,对舌头的活动做出反应,开始蠕动。
  「啊……好……好舒服……」
  祥子发出小狗叫的声音,抬起下体,抱紧洋介的头不放。
  这时候洋介能感觉出血液猛烈流入肉棒里,那里几乎要爆烈。洋介的呼吸急促,舌头上下活动。
  祥子继续把洋介的头压在自己的大腿根上,然后以那里为中心点,像画圆圈一样地摆动下半身。洋介的舌头向内缝的上端移动,为的是要找到阴核。
  (这里是阴核,是女孩最敏感的地方。)
  在洋介的脑海里很鲜明地又出现沙纪的话,和分开大腿给他看的阴核形状。祥子的阴核就在这里,在我的嘴边舌尖产生碰到硬东西的感觉。
  「啊……」
  祥子的身体变僵硬。找到了!洋介不顾一切地把舌头压在那一点上磨擦。
  「啊……不行了……那样我会不行了……啊……」
  祥子的身上冒出汗珠,忍不住做深呼吸。看到这样妖的场面,洋介当然会更兴奋。他的内棒已经硬到极点,形成随时可插入的状态。恨不得马上就进入祥子的身体里……
  这样的希望在洋介的心里愈来愈膨胀。
  「我要进去了……」
  洋介抬起身体,把祥子的腿弯曲成M形。
  「啊,洋介……」
  祥子好象惊讶地张开眼睛。
  「可以吗?」
  洋介这样问时,祥子点点头又闭上眼睛。
  洋介手握自己的内棒,龟头对准祥子的洞口。比沙纪的小一些,颜色也淡得阴沉,像动物一样地缠绕在龟头上。就是这样不动,肉棒好象也会被吸进去……
  洋介就产生这样的错觉。洋介的身体向前动,肉棒插入。龟头压在柔软润的肉丘,不到几秒钟就消失在祥子的身体里。
  「啊……啊……」
  祥子的上身向后仰,洞里的肉壁夹紧龟头。洋介在下半身用力向前挺进。迎接肉棒进入的膣内,粘膜好象表示欢迎地缠绕,好象要把肉棒溶化一样。这里就是祥子的阴户……真美妙……
  大约进入一半时,洋介的手离开祥子的腿,身体压到祥子的身上。把脸靠近祥子的耳边,急促的呼吸使洋介不得不咬紧牙关,以正常姿势开始抽插。
  〓次、叁次、四次。每一次祥子的身体都会震动,从嘴里露出可爱的哼声。
  因为第一次用正常姿势,活动起来并不顺畅。而且是要把肉棒夹碎般的强烈力量,就是不动也会有射精的冲动。就在这时候,祥子好象还不能满足似的扭动屁股。
  「啊……还要……还要……」
  祥子的上身向后仰,但还不停地摇头,头发散落在床单上。这种样子和刚才出来迎接他的美少女,以及以前在路上看到而仰慕的她……都是完全不同的姿态。就好象要从洋介的身上榨取甜美的官能,淫荡地扭动屁股,同时强烈地反应在温柔美丽的祥子身上,哪里隐藏着这样淫猥的动作……
  想到这里时,产生激烈的忌妒感,以及下腹部受到压迫的感觉。
  不行了,到界限了……洋介的身体向后退,想拔出肉棒。
  「啊,还不行……」
  祥子的肉体里好象增加夹紧的力量。
  「不行了,要射了……」
  「不要拔出去,就在里面……」
  可是洋介还是猛然拔出肉棒,将精液喷射在祥子的肚子上。
  「洋介……」
  洋介的身体离开祥子,在她的身边仰卧。祥子悄悄地转身背对洋介,她的眼睛蒙咙地看着半空中。
  「本来希望你射在里面的。」
  喃喃的声音,洋介没有听到。从祥子的眼睛流出珍珠般的眼泪。
  --------------------------------------------------------------------  2
  真司在自己破旧的公寓里面对着画板。用祥子做模特儿画的裸妇像得到奖,使他难得的产生画画的意愿。
  六个塌塌米的房间,墙角有整年不整理的棉被,其它的地方都是画具和酒瓶,是杀风景的房间。时间是接近黄昏。
  咚咚咚……有人敲公寓的门。大概是推销报纸或什么东西的人!
  不理会。
  不久后又听到敲门声。
  「门没有锁!」
  真司粗鲁地喊叫,推开门进来的是祥子。
  「祥子……」
  真司放下画笔站起来。
  「什么事让你突然到我的房里来?」
  「我是从教职员名册知道你住在这里,打扰了吗?」
  「喔…」
  祥子突然出现,使真司感到惊讶,祥子又关上门,又把门锁关好。
  「我是通宵工作,正想休息的时候。」
  真司向伫立在门口的祥子走过去。
  「真司……」
  祥子用很小的声音说。单独二个人见面时,已经不叫老师,直接叫名字。祥子凝视真司,然后像忍不住似的抱紧真司。
  「发生什么事情?」
  和洋介发生关系。可是没有产生发生关系前在心里想象的激动和快感。只剩下不满的感觉,身体的骚痒感无法排除,于是来到这里。这是真实的情形。
  如果说出来,好象表明自己的淫荡,没有办法开口。可是这样默默地站立,身体里的欲火就更灼热,痛苦地呼吸也急促。
  「你来这里,是想和我做爱吗?」
  听到真司这样问,祥子难为情地低下头,但立刻抬头做一次深呼吸。
  「是……」
  「有钱人家的千金大小姐也变成这样了。」
  真司的脸上出现得意的笑容。
  「已经欲火难耐了吗?」
  真司拉起洋装的裙子,把手伸到祥子的大腿根上。
  「已经淋淋了。」
  「是,来这里的时候一直都想做爱的情形。」
  祥子用力吸一口气凝视真司。
  「既然这样,马上就脱光衣服。」
  真司这样命令后,脱去自己身上的衣裤,赤裸地坐在画板前的椅子上看祥子。祥子以懒洋洋的动作脱去衣服变成裸体。
  「知道男人以后,胸部和屁股好象就更圆润了,祥子……你更美了。」
  「这都是你赐给我的,你给我很多爱的关系。」
  祥子靠近真司。
  真司伸手抓祥子的乳房。
  「啊……还不够……」
  无法克制心里的欲望,祥子抱紧真司,把胸部压在脸上。乳头被吸吮时,闭上眼睛陶醉地抚摸真司的头发。油腻腻地好象二、叁天没有洗。
  「舔你的乳房,高兴了吗?」
  用舌头搔弄乳头问。
  「是……」
  祥子坦白的承认,好象要表示心里的高兴,吻油腻的头发。
  「我要让你更高兴。」
  真司一面舔乳房,一面伸手到祥子的大腿根,在淋淋的内缝上抚摸。
  「啊……真司……」
  「阴户被摸到……高兴吗?」
  「是,很高兴……」
  「那么,你要说出来,要说:『摸到我的阴户,我很高兴。』」
  「这……」
  祥子好象很难为情地闭上眼睛,用力抱紧真司的头。
  「今天要全说出来,不然就不理你了。」
  真司停止舔乳头,手也离开大腿根。
  「啊……不……」
  「如果想要我爱你,就要说出来。」
  「无论如何都要我说出来吗?」
  「对,我要从你可爱的嘴里说出淫猥的话。快说,不然就处罚了。」
  「知道了……我说……请你…请你在我的……」
  「阴户!」
  「阴户上摸……啊……羞死了……」
  这样从嘴里说出的话,比耳朵听到产生更大的刺激。觉得自己变成非常淫贱的人。
  如果是在以前,绝对不会说出这种话,听到之后可能全身都感到不舒服。可是现在不同,身体里会有强烈骚痒感、解放感和兴奋,而且还有强烈刺激
  「好吧。我就摸你的阴户。」
  真司再次抚摸淋淋的内缝。
  「啊,真舒服,真司在摸我的阴户了。」
  没有受到催促,祥子自动地说出淫猥的话。就在说完以后,身体里产生血液沸腾般的兴奋。身体好象也比以前更敏感,真司手指的动作像电流一样扩散到全身,好象把理性完全溶化。
  「真司……摸阴核……摸我的阴核吧!」
  「你说什么?」
  惊讶地反问。
  「我是……想要你用手指摸我的阴核……」
  「你真淫荡,高中女生会向老师说这种话。」
  「请不要说了……羞死我了……」
  祥子闭上眼睛,好象很难为情的用脸在真司的头发上磨擦。
  「好色的祥子,是想要我这样吗?」
  真司的手指找到阴核,像画圆圈一样地玩弄。
  「啊……好……好极了……」
  祥子像是惊一样爷身体,挺出胸部上身向后仰。
  「不只是阴核,是不是地想要我舔乳房?」
  「是,舔吧!舔我的乳房吧!」
  真司的舌头好象配合手指的动作,在乳头上不停地跳动。
  「啊……啊……」
  苗条的身体开始瘦击,祥子的身体变成拱形。
  「啊……我要出来了……出来了……」
  「已经有那样的感觉了吗?」
  「是,因为我早就开始忍耐……啊……,要出来了……」
  「好,就用我的手指让你出来。」
  「啊……就用手指让我……出来一次吧。」
  「你说一次?今天你想出来几次?」
  「我希望……你能让我出来很多次……」
  从祥子的大腿根不断传来如同小猫吃奶的声音,同时从祥子的身上散发出浓厚的雌性的芳香。
  「啊……不行啦……要了……」
  「好,你就出来……」
  祥子的手指加快运动。
  「啊……啊……」
  祥子成为拱形的身体突然停止不动。就好象眼前有一座用大理石雕刻的维纳斯……
  祥子达到性高潮的刹那,令人觉得有这样的美感。
  「祥子……」
  真司无法抑制激动的心情,把祥子抱紧。
  在真司的怀里好象能解除身体的僵硬,祥子的身体恢复柔软,软绵绵地靠在真司的身上。
  「太好了……你的手指能让我出来。」
  祥子把脸靠在真司的胸上,蒙咙地看到眼前有小小的乳头。大概有五分钟,就这样浸缅在快感的馀韵。
  「祥子,痛快吗?」
  看到祥子的呼吸平顺后,真司这样问。
  「是……谢谢你……」
  「我最近一直在画画,所以积存很多……你明白吧?」
  祥子听到这句话,立刻抬起头说:
  「对不起,我只顾自己追求快乐了。」
  「所以现在轮到你服务了。」
  「今天正好刚画完画,神经是紧张的。」
  真司分开双腿,把祥子夹在中间坐下。真司的肉棒就在祥子的面前。不过还没有精神,软绵绵地下垂。
  「在这种时候,就希望能使我的情绪放松,明白吧!」
  「是……」
  「可是你随便乱弄,我会生气。所以在做什么事以前要先问我,可以吗?」
  「是,知道了……」
  「那么,你现在就说出想要做什么。」
  祥子看眼前的肉棒,不由得咬紧嘴唇。只是这样看就觉得身体内部产生火球一样。要把这个没有精神的东西,用我的力量变大。我要好好地舔……就好象看到美食的儿童,忍不住下口水,可是心里想的话实在很淫乱,身体里的火球好象爆炸了。
  「你要清清楚楚地说出来。」
  「我要怎样说呢?」
  「把想做的事情坦白说出来就可以了。」
  「我想把这个东西含在嘴里。」
  祥子吐出火热的呼吸,同时看垂在那里的肉棒。可是这样真司还没有答应。
  「你这样说还不明白,要把名称说出来。」
  毫不留情地催促。
  「这……能让我把这个东西放在嘴里舔吗?」
  「我说过,你这样说是不行的」
  「一定要我说出来吗?」
  「对,我要听从你可爱的嘴里说出来的话。」
  真司的话是吼出来的。
  「是,我说……」
  「你究竟想要舔什么东西?」
  祥子知道,没有说出来就不会答应,就深深叹口气说
  「鸡…鸡……啊……」
  说完低下头,心脏快要爆炸。
  「你要看着我,很清楚地说出来。」
  祥子慢慢抬起头看真司。
  「鸡鸡……我想舔你的鸡鸡……」
  只是这样说出来,就好象有电流触击到阴核,强烈的刺激从全身掠过。
  「你是舔我的鸡鸡吗7?」
  「是……」
  「好吧。」
  「谢谢……」
  祥子想伸手抬起垂在那里的肉棒。
  「等一下。在摸到以前要把脸靠过来闻那里的味道。」
  祥子的手没有动,然后把脸靠到肉棒距离十公分左右的地方,就用鼻子做深呼吸。
  刹那间有一股酸味进入鼻孔,几乎想呕吐。真司看到祥子闭上眼睛皱起眉头的样子,露出满意的笑容。
  「很臭吧?已经叁天没有洗澡了,这样臭的东西也能舔吗?」
  强烈的臭味虽然使祥子皱起眉头,但并没有使得不愉快。
  甚至于那样的臭味像助燃剂一样,使祥子身体里的人更猛烈燃烧。这是成年男人的味道……有这种味道的性器……
  祥子做一次深呼吸,那样的味道使她头昏目眩。
  (…啊……我实在没有办法克制自己了……)
  祥子用右手抓住肉棒的中间,龟头还是垂下去的。用润的眼睛看着,从嘴里吐出火热的呼吸,慢慢把嘴靠过去。
  「你能舔我的臭鸡鸡吗?」
  「不臭,我喜欢这样的味道…」
  祥子张开嘴一下就把龟头吞下去含在嘴里。
  轻轻地吸吮,用舌尖在龟头上舔。感到有牛油在舌头上扩散。舌尖在龟头下的沟舔时,那里附着像干乳酪的东西,强烈地刺激舌头。
  (…啊…这是真司的味道……男人真正的味道……)
  觉得从跨下涌出强烈骚痒感,身体忍不住颤抖。很小心地不要让牙齿碰到,继续在嘴里舔弄。
  「唔……好象要在祥子的嘴里溶化了。」
  真司好象很舒服的样子。
  (……高兴了……我现在让大男人高兴了……)
  祥子在嘴里用舌头舔龟头,嘴唇在阴茎部分轻轻压迫。在嘴里能感觉出龟头慢慢开始膨胀,阴茎部份也增加硬度,也能感觉出血管冒出来脉动。
  这样使原来软绵绵的肉棒很快硬起来,使祥子觉得非常高兴。
  龟头膨胀,表面变光滑,好象把乒乓球放在嘴里。
  祥子很想看在嘴里变大的东西,从嘴里吐出来,把积在嘴里的唾液吞下去,调整不稳定的呼吸,凝视从嘴里吐出来的东西。那个东西沾上唾液发出光泽,高高的向上挺起。
  用右手的指尖在龟头上抚摸,摸到马口土时,就像钓起来的鲤鱼一样猛然跳动。
  「真了不起,这样变大的鸡鸡就好象用青铜做的艺术品,又大又硬真漂亮!」
  「这是你用嘴创造的。」
  听真司这样说,祥子的脸上出现笑容。就好象初恋的爱人说出爱意时的少女一样,笑容是那么美丽。
  「我可以舔睾丸吗?」
  「你能吗?已经叁天没有洗澡了」
  「我能,让我舔吧,我很想舔你的睾丸。」
  祥子的态度使真司感到意外。
  「好,你就舔吧!」
  「谢谢……」
  祥子右手握住肉棒轻轻揉搓,把脸送到下面。在嘴里积存大量唾液后,慢慢舔容纳睾丸的内袋,慢慢用力时,能感觉出肉袋里的睾丸移动。把肉袋舔得沾满唾液后,这才张开嘴把一个睾丸含在嘴里。
  「祥子,太好了……唔……」
  真司忍不注出哼声。
  右手握住的肉棒,便得快要爆裂。,猛烈地脉动。
  (…他一定是很舒服,这样舔睾丸时,男人大概会很高兴?……)
  真司的兴奋直接传到祥子身上。身体里的骚痒感愈来愈强烈,整个人几乎要疯狂。
  一面避免让真司发觉,一面用自己的左手摸大腿根,那里已经溢出新的爱液,像洪水一样淋淋。
  (我这里没有碰到就已经有性感。自己这样对男人时,原来自己也会有这样强烈的感觉……原来这样做口交,不只是让男人高兴的行为,也能使自己本身更兴奋。既然如此,很想让真司更高兴。然后自己也更舒服……)
  祥子的嘴离开睾丸,但还紧贴在肉袋说:
  「有一个请求……」
  「什么事?」
  「你能不能转身过去呢?」
  「你要做什么?」
  没有想到祥子说出这种话,真司有一点慌张。
  「我想……舔…你的屁股洞……」
  「什么?我的屁股洞……」
  「嗯……」
  「你是真的想舔吗?」
  「嗯……」
  「这种事是谁教你的?」
  「没有人教我。」
  「那么,这是为什么呢?」
  「我想这样做。这样一定能使你更有性感,我本身也会……」
  急促的呼吸使祥子说不下去了。
  「你说下去呀!」
  「我想……舔你的屁股洞以后,我自己也会有更大的性感……」
  祥子在抚摸下体的左手悄悄用力,从那里传来玩水的声音。
  「原来你舔我的东西,使自己的阴户也淋淋了。」
  「啊……羞死了……请不要说出来……」
  「不行!你要坦诚的说。」
  「这……是的,舔到你的鸡鸡和睾丸时,我也觉得非常舒服。所以,求求你……让我舔屁股的洞……」
  祥子把脸紧贴在大腿根上,左手继续在自己的跨下抚摸,好象迫不及待地扭动腰肢。那种姿势,使真司瞪大眼睛,不由已得吞下口水。
  「好吧……,你舔!」
  真司的声音沙哑,表情紧张。离开椅子在塌塌米上趴下。
  「太好了……」
  祥子好象陶醉地叹一口气,双手在真司的屁股丘上抚摸,然后慢慢向左右分开。
  「男人真了不起,屁股的洞四周都有毛……」
  祥子站出蒙蒙的眼色,右手冲到前面揉搓肉棒。慢慢伸舌头,送到真司的肛门上。
  「唔!」
  用舌尖轻轻舔一下,真司就扭动屁股发出哼声。
  「啊……请不要逃避……」
  祥子就像哄小孩一样地喃喃自语,再把脸贴在屁股上。只要舌头舔到肛门,真司就发出哼声。
  「你觉得好吗?」
  「太好了,真的没有人教你这样做,是自己想出来的方法吗?」
  「我只是这样想做而已,没有想不想……」
  「你以前就想这样做了吗?」
  「不,是认识你以后,才发现另一个我是很喜欢这种事……」
  祥子的脸紧贴在屁股上舔肛门,同时慢慢扭动自己的屁股,好象从全身冒出雌性的甜美体嗅。
  「唔……这样就够了。」
  真司翻转身体坐在?米上伸直双腿。
  「屁股上还有苦苦的味道,让我给你舔干净!」
  「够了,如果舔下去会……」
  真司没有说下去,如果继续舔下去,会舒服地不顾一切大叫大吼了。祥子好象还不满足的样子,伸手握住肉棒,把嘴靠过去想舔时,看到龟头的顶端,突然停止动作。
  「从头上有液体……」
  用疑惑的眼光凝视从尿道口溢出来的液体。
  「那是考伯氏腺液。」
  「考伯氏……」
  「就像女人有性感会润一样,男人也会分泌出液体。」
  「原来如此……太好了……」
  祥子常着微笑用舌头舔考伯氏腺液
  「舌头好象受到很大刺激了。」
  祥子用手指把尿道口分开,再用舌尖舔尿道口的内侧。真司发出哼声;下半身向后退,从尿道口到祥子的舌头,粘粘的液体形成一条线。
  「用舌头弄,实在受不了。」
  这时候祥子好象思考一下说。
  「这样好不好?」
  祥子说完就用右手握住肉桂,左手抓住自己的乳房挺出身体,开始用乳头刺激龟头的顶部。硬硬的乳头在尿道口上来回磨擦,渗出的腺液沾在乳头上。祥子看到这种情形,好象很苦闷地从鼻孔发出哼声,同时扭动身体,用龟头在自己的乳房上磨擦。
  「祥子,你真是好色的女孩」
  「啊……」
  祥子用力做深呼吸,然后把龟头含进嘴里,左手揉搓睾丸,右手夹紧肉棒根部上下活动,嘴里的舌头舔马口,温柔地吸吮龟头。
  「太好了,你什么时候学会这样弄的?」
  祥子的变化使真司感到意外。
  「我这样弄,真的很舒服吗?」
  「我还第一次碰到这样会弄的女人。」
  真司再也没有办法摆出识途老马的态度,更不要说虚张声势了。
  「……我真高兴!」
  把火热的呼吸喷在龟头上,脸上出现美丽的笑容。
  真不敢相信,几个月前她还是纯真的少女。即使是到性喜悦的成年女人,也做不到这样淫荡地为男人服务。
  「祥子,我要你……」
  祥子听了以后站出更高兴的笑容。
  「好啊……首先让我在上面吧!」
  祥子采取主动,让真司仰卧。把头发垂到一边,这样骑到真司的身上,用右手扶正肉棒,对正自己的性器。
  「这样……可以把你的鸡鸡……插入我的阴户里了吗?」
  屁股前后爷,龟头和自己的阴户摩擦。
  「插进……快一站插进去吧……」
  真司的口吻像哀求。
  祥子的屁股慢慢向下移动,淋淋的洞口吞入龟头。火热的龟头上立刻有腔壁缠绕。对整个肉棒不断地夹紧蠕动。
  「太好了……我的东西快要溶化了。」
  「啊……你的东西在我身体里活动……」
  祥子开始猛烈扭动屁股。
  一下把肉棒吞入到根部,在里面夹紧的同时,屁股上下起伏,
  「啊……舒服……真司……真司……」
  一只手抓紧自己的乳房,扭动身体使头发随着飞舞。有维纳斯的美丽、和魔女的妖,这样的少女祥子。
  「太好了,像你这样又美丽又淫乱的女人再也找不到了。」
  真司咬紧牙关,从喉咙挤出哼声。
  「这是……你教给我的……啊……真司!」
  汗珠随着着身体的爷飞散,从两个人结合的部位传出磨擦的水声,使真司的理性溶化。
  「祥子,你是我的女神……祥子……」
  真司抬起身体,抱紧还在轻动的祥子肉体,匆忙地改为正常姿势。
  「我已经不能忍耐了,再这样下去找的身体会爆炸。」
  真司好象有什么东西附在身上,以一秒钟叁次的速度猛烈抽插。
  「啊……太好了……我的身体……阴户快要溶化了……还要用力……」
  祥子拼命摇头,抓紧真司的手臂,发出尖锐的叫声,被莒公寓的地板也发出卡吱卡吱的声音。这时候两个人已经变成野兽,完全陶醉在情欲的快感里。不到五分钟,肉棒手要达到爆炸的高潮。
  「祥子,我要射了……」
  「真司……就封在里面吧……」
  「可以吗?」
  真司说话时还要咬紧牙关。
  「不要紧,今天是安全日……射在里面吧!」
  「祥子……」
  「我也快要了……真司……用力吧……要了……」
  祥子在真司的身体下猛烈扭动肉体。已经到了忍耐的最后界限。
  「祥子……我要射了……」
  真司用尽全力抽插,祥子的身体变成拱形配合,精液猛烈喷射在祥子的体内
  「啊……啊……」
  祥子的哼声,有如生命的终站,使房里的玻璃震动。达到高潮几分钟后,祥子的腔内好象还要从阴茎挤出精液似地夹紧蠕动。
  「祥子…太好了…啊……」
  真司软绵绵地倒在祥子的身上说。
  「啊……你的精液……在我的身体里,好热……真舒服……再爱我一次吧……」
  祥子扭动屁股,双手抱住真司的脖子贪婪亲吻。
  --------------------------------------------------------------------  3
  「祥子!」向美术教室走去时,祥子被沙纪叫住。
  「有什么事?」
  「你来一下」
  沙纪拉祥子的手,把她带进女生厕所里。进入大便间,沙纪拿出粉红色的茧状物。
  「知道这是什么吗?」
  「……」
  「小型电动假阳具,是这样用的。」
  「啊!」
  沙纪撩起了裙子,就把假阳具放入叁角裤里。
  「不要这样……」
  祥子露出快要哭的表情看沙纪。
  「你说什么?你是个最淫乱的女人!」
  打开假阳具的开关,刹那间发出震动声,剌激祥子最敏感的部分。
  「啊……啊……」
  祥子急忙用手抚住自己的嘴。
  「你记住,上美术课时,要把这个东西放在里面。」
  「这……」
  「如果你拿出来或停止震动,我要把你淫乱的情形说给全校的人听。」
  「啊……太过份了……」
  沙纪带着微笑走出厕所,牵祥子的手走进美术教室。
  「你们二个人都迟到了!」
  真司已经站在讲台上。
  「因为同学不舒服,我陪她一阵。」
  「你没有问题吧!」
  真司很不放心地看祥子。
  可是祥子立刻低下头在空的位子坐下。
  「现在开始上课,今天要介绍素描的基础。」
  真司开始上课。
  「唔!」
  祥子的上身靠在书桌上,微微颤抖。大约五分钟后,沙纪突然发出惊讶的呼叫声。
  「岛田,有什么事?」
  「我好象听到奇怪的声音。」
  真司和学生们都注意听。
  「没有听到。」
  「不,有声音。」
  沙纪向祥子走过去。
  「祥子,你站起来。」
  沙纪强迫把祥子拉起来。
  「啊……不要……」
  祥子摇摇摆摆地,双手扶在书桌上才站起来。
  「老师,知道了,声音是从她的裙子里出来的。」
  「什么?不要胡说!」
  「我没有胡说,要检查吗?」
  沙纪说完立刻撩起祥子的学生裙。
  「不要!」
  沙纪把祥子的身体推倒在书桌上,抓住从叁角裤出来的导线,拉出电动假阳具。
  「这是声音的来源。」
  沙纪的手里拿着发出震动声音的假阳具。粉红色的假阳具上淋淋的沾着几根阴毛。教室里引起骚动。
  「在上课还用这种东西,老师认为同学怎么样呢?」
  教室里静静地一点声音也没有,真司和其它学生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这时候打破沉默的还是祥子。
  「岛田同学,谢谢你,这个假阳具太好了……」
  祥子看沙纪时,脸上带着笑容,然后摇摇摆摆地向真司走过去。
  「真司,那个假阳具好象使我疯了,现在就想要你了!」
  祥子叹一口气,跪在真司面前,拉下裤子的拉链,从里面拿出肉棒开始口交。
  「祥子……」
  真司呆呆的站在那里。意外的情况,使沙纪和其它学生都哑口无言。
  祥子等到嘴里的肉棒勃起时说:
  「真司,我要这个,给我插进来吧!」
  祥子自己撩起裙子,把叁角裤拉到膝下,双手扶黑板把屁股对向真司。
  「不要,真司是我的男人。」
  沙纪喊叫。
  「不,真司已经对你一点兴趣也没有了,真司已经迷上我了,对不对?」
  祥子用挑拨的眼光看真司。
  「你说谎!真司,她说谎,对不对?」
  可是真司在嘴里喃喃地说那是真的。
  「祥子是我见过的女人中最好的女人。」
  (和群子在一起,就是掉进地狱也没有关系……)
  就在学生们凝视的情形下,手握肉棒从祥子的背后插进去。
  --------------------------------------------------------------------  4
  和祥子发生那件事以后,已经叁年的岁月流逝。
  真司穿着破旧的大衣,凌乱的长发和满脸黑胡,这样站在上野的美术馆里。他的面前挂着着名老画家画的油画。半年前发表时,立刻得到评论家和美术家的赞美。那个油画的裸女不只是美,也表现出刺激官能的美感。
  「祥子……」
  真司看着那个画喃喃自语。
  油画的模特儿一定是祥子。很久没有见面了。发生那件事以后,教师的职务被取消,从此没有见过祥子。他的画也没有人欣赏,到今天生活费也成为问题。
  油画里的祥子,比叁年前更增加妖的美感。
  真司的手插入口袋里,抓住自己的阴茎。
  (……我是和这个女人第一个发生关系的男人……)
  一面看画一面揉搓,又想起当年的快感。
  「啊!…能再干一次有多好……」
  真司从大衣口袋里拿出小瓶威士忌,露出虚茫的眼光看画里的女人,大口喝下威士忌。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398aa.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