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71aa.com 加入收藏夹!



  上午的第一二节课是张梦的英语课,看到儿子陈阳早早的就坐在教室里面,张梦悬挂在半空中的心也终于落下来了。

  看来昨晚小姑陈佳的安慰是起到了作用。

  张梦的出现还是像往常般受到到全班学生的爱戴,本来无比欢腾喧闹的教室,在张梦进来后,变得鸦雀无声,一般只有受到学生高尊重,高信任的教师才会有这样的威慑。

  张梦双眼扫视了下全班学生,竟然发现有一个空位,再仔细一看,居然是胡强勇,张梦带这个班级已经快三年了,除了刚开始或者有事请假的学生,在她的课上无故缺席的基本上没有出现过。这是今年头一次出现。

  “刘梦婷,胡强勇有请假吗?”张梦问下面的一个女学生。

  刘梦婷是班上的英语课代表,也是张梦最欣赏的学生之一,不但成绩好,也乐于助人,是班上的学生最喜欢与之相处的课代表。

  “没有。”刘梦婷摇了摇头。

  “算了,暂时不管了,我们上课吧。”张梦说着,翻开讲台上的课本资料。

  刚转身在黑板上写下几个英文单词的时候,‘砰咚’一声,教室的门被撞开了。

  来人正是缺席的胡强勇。

  “报告……”胡强勇一脸傲慢的表情喊道。

  张梦放下手上的课本,很是不满的说道:“怎么现在才来?不知道上课时间是几点吗?”

  “有事去了。”胡强勇依然是傲慢的态度。

  这种态度让张梦很是不爽,她心里清楚的很,胡强勇这是故意的,原因就是昨天夏立和给他记大过处分,并且扣掉十分的学分,而同样打架却只是口头警告的陈阳,相反没有扣分。

  “竟然有事,那你还来干嘛?”张梦生气的说道。

  “我交了学费为什么不来?”

  “你这是什么态度?这是一个身为学生该有的态度?”张梦忍住心中的愤怒的问他。

  “什么什么态度,老师,我打你了?骂你了?还是欺负你了?”

  “你给我出去。”张梦气急败坏,指着门口的胡强勇,大声喊道。

  “哼。”胡强勇冷哼一声,二话不说,转身就离开了。

  班上此时的气氛无比的凝重。

  再看看儿子陈阳,果然脸上是一脸的惊恐,担忧。

  张梦心里又升起了昨晚想过的那个问题,自己当老师真的会给儿子带来很大的困扰?

  就像刚刚,陈阳确实非常担心自己的妈妈受到胡强勇的欺负,而且班上的同学都知道他是张梦的儿子,在胡强勇与张梦的争吵时候,大家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陈阳,这让他很是尴尬。

  本来好好的心情被胡强勇这么一闹,张梦再也没有心思上新的课程,只是带着全班学生回顾复习了前两天的内容。

  虽然刚刚胡强勇的态度让自己非常生气,但处于教师的角度,张梦还是有些担心胡强勇会有些过激的表现,所以当下课铃声响起后,她立即找到班长和自己的课代表刘梦婷,让二人去找找胡强勇,希望第二堂课能够回来上课。

  张梦试着去和儿子陈阳说话,希望他能够理解下自己这个做妈妈的,哪知陈阳还是不愿意怎么理她,张梦有点小沮丧,冷静下来想想,她开始把希望寄托在胡强勇身上,希望找个好的时机和他谈谈,不让这类对自己时刻抱着邪恶想法的学生再让儿子陈阳感到尴尬,难堪。

  上课的铃声响起,班长张凡和英语课代表刘梦婷带回来的消息是没找到胡强勇的人,张梦摇了摇头,暂且不去理会她,不能因为一个人而影响全班同学的学习,于是继续上着她的课。

  上完今天的整整两节课,张梦发现儿子陈阳今天状态及其差,似乎根本就没有怎么听她讲课,她中间特地故意将儿子陈阳点起来回答一个他最拿手的题目,陈阳居然摇头答不会。

  这让张梦又一次为他担心,害怕她心里出现阴影,她决定晚上回去一定和儿子陈阳好好谈谈。

  今天的授课任务完成,本来没有其他事了,张梦特地在上第三节课的时候去班上从窗子处看了看,发现胡强勇还是没有回来上课,张梦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学校已经有了明确的规定,任何学生无故旷课三节以上,必须面见家长,旷课一天以上,直接背书包回家。

  别看这是一所私立中学,严格的校纪校规可是造就不少名校高材生。

  如果让学校知道的话,肯定打电话叫胡强勇的家长来学校谈话,张梦不想把这件事弄大,于是悄悄将胡强勇在学校留的家庭电话给翻了出来,并且打了过去。

  “哪位?”接电话的是一个沧桑的男子声音。

  “请问这是胡强勇的家吗?我是他的英语老师,我姓张。”张梦温和的说道。

  “哦,张老师啊,对,我是胡强勇的爸爸胡长青,你怎么今天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吗?”

  “我就是想问问那个胡强勇在家吗?”张梦问道。

  “不在啊?今天不是没放假嘛,怎么可能在家呢?”

  “啊?这样啊……”

  “怎么了,张老师,难道小勇没有在学校?”胡长青急促的问道。

  “哦……今天上课的时候,他迟到了……然后跟我争吵了起来,接着没有见到人了。”张梦如实的说道。

  “什么?这臭小子还敢和老师顶撞?等他回来我非得好好教训一下他不可,放心吧,张老师,那臭小子是跑不掉的。”胡长青愤怒的说道。

  “那个……胡先生你……你现在有空吗?我想和你谈谈关于你们家胡强勇,顺便想多了解了解下他可以吗?”

  “我现在在家,这样吧,你到我家来吧,你知道我们家地址吗?”

  “我知道,学校资料上有,那我等下就来做个家访好吧。”

  “恩,好的,那待会见。”

  “待会见。”

  挂掉电话后,张梦长长舒了口气,她之所以要去胡强勇家做这个家访是出于两点考虑,一是最近胡强勇的态度很是反常,若是现在不纠正的话,将来肯定得出乱子。二一个还是关于昨天那张自己的裸体画像,这不单单是思想问题,更是一个人的品性问题。

  张梦翻出胡强勇家的住址后,整理完后学校的学生作业试卷,拿起挎包向校外走去。

  张梦从胡强勇的个人资料上了解了下他们家的大概情况,胡强勇家是一个单亲家庭,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离异,母亲改嫁到北方,而父亲胡长青由于一人拉扯着胡强勇,没有再娶,本来他们家的家庭条件不是很好,前年城区西郊大拆迁,他们家因此在市区西城一小区分了一套房子和几十万的拆迁费,现在才慢慢的好转了起来。

  张梦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西城胡强勇家的小区。

  这个小区是一个新建的小区,所以卫生环境什么的都还不错,胡强勇家住在小区的三栋503,找到他家还是挺容易。

  张梦按下了胡强勇家的门铃,不一会儿,门开了,开门的是一个高大健硕的中年男子,脸上长满了络腮胡子,从胡强勇的大高个子不难看出,定是继承了他爸的高度基因。

  “张老师,快请进。”胡长青很有礼貌的发出邀请道。

  张梦也是报以礼貌的微笑回礼。

  胡强勇家是一套三居室,装修只能算是一般,不过还算干净,与张梦家那是相隔十万八千里。张梦脱下高跟鞋准备换鞋。

  胡长青见状连忙拦下她的动作说:“不用不用换鞋,家里就我和小勇两人住,没那么多讲究。”

  张梦见门边也无拖鞋,不好推辞,所以就没有换了。

  张梦今天的装扮很是正式,因为刚从学校出来的嘛,学校也不允许教师们穿的太过。

  这是张梦第一次见胡强勇的爸爸,给她的第一印象是高强、大气,与胡强勇那一身倔强且带着流气刚好相反,张梦很欣赏胡长青这样的男人。

  胡长青倒了一杯白开水递给张梦:“我们家有点乱,让张老师见笑了哈。”

  张梦接过胡长青的水杯,对他笑道:“哪里,胡先生真是客气,你们家可比我家干净多了。”

  张梦说这话完全是出于客气。

  张梦坐在他们家的客厅沙发上,胡长青居然也豪不客气的坐在了她的旁边,两人并排着坐在一起,想到家里只有自己和胡强勇的爸爸两人,而且挨着坐着,张梦有些小尴尬,身子有些不自然的向一旁微微挪了挪。

  两人客气完后,再没有说一句话,此时屋里的气氛显得更加尴尬了。

  张梦放下手中的水杯,清了清嗓子,率先打破尴尬的说道:“胡先生,我想问你最近胡强勇在家有些什么异常的行为吗?”

  “异常的行为?”胡长青略微思索了一会,摇了摇头说:“没有啊。”

  “哦。”张梦应了一声,因为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去谈裸体画像的事。

  “张老师为什么会这么问?小勇在学校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胡长青接着问道。

  “没……”张梦下意识的快速回答道。

  “哦,对了,昨天他回来的时候发现脸上一些青肿的痕迹,我问他是不是跟别人打架了,他说没有,但看他那表情,是很明显的跟人打架,这事张老师知道吗?”

  “恩……”张梦点了点头。

  “他真的在学校里打架了?”胡长青显得有些激动的又问了一句:“是别人打他?”

  胡长青外表虽然看起很刚强,内心却是一个非常脆弱的男人,胡强勇是他一个人拉扯长大的,他的儿子他当然心疼,听到张梦肯定的回答,他第一想法就是别人打自己的儿子。

  “是两人互相打,两人受的伤都差不多。”显然胡长青对于昨天胡强勇和自己的儿子陈阳打架的事毫无知情,胡强勇也没有告诉他,张梦没有说与胡强勇打架的是自己的儿子陈阳。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学校没有处理这事吗?”胡长青问着。

  “已经处理过了。”

  “那就好,这臭小子好的没学,学着打起架来了,等他回来了有他好看。”胡长青信誓旦旦的说道。

  “你也别太过于怪罪胡强勇了,其实打架的事也不是完全他的错,两人都有错的。”张梦急忙对他说。

  “恩,我也是这样觉得的。”胡长青毫不客气的点了点头。

  “那他们打架到底是为了什么啊?”胡长青接着问道。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张梦始终还是没有勇气说出裸体画像事件。

  张梦虽然骨子里面是一个淫荡的女人,但是外表却还是个非常含蓄,害羞的女人。

  她的内心与她的外表其实就是一膜一间,中间隔着一层称为‘挑逗’的膜,只要是把这层膜捅开,她的骚气可以让你欲罢不能。

  “你不是说来家访要跟我谈谈关于小勇的事吗?张老师今天来不是只为了他打架的这一件事吧。”胡长青问道。

  “哦……”张梦犹豫了半天,决定从另外一个角度出发去谈:“因为像胡强勇他们这个年龄是一个很重要的转折阶段,青春期,有时候对于某些新鲜实物感到非常的好奇,这点我想问问胡先生有了解吗?”

  “张老师指的是哪方面?”

  “就是异性方面。”说完,张梦只觉得小脸有些红了。

  “张老师的意思是小勇在学校早恋?”胡长青看着张梦娴熟漂亮的脸问。

  “……”张梦没有说话。

  “其实这个问题张老师大可不必担心,其实关于小勇早恋问题我是不反对的,只要不耽搁学习就行。”胡长青笑着说道。

  胡长青的话让张梦颇感意外,本来自己没有心要提关于早恋问题,胡长青就表明的自己的观点,从这点不难看出胡长青不同于其他保守的家庭。

  如果他要是知道胡强勇画自己的裸体画像,想必也不会太大的反应。

  张梦想到这里,更加不好意思开口了。

  “竟然胡先生不反对的话,我们做老师的也尊重你们当家长的意见,我也没有其他什么问题了,今天家访就暂且到这里吧,行吗?”张梦已经决定不向胡长青提及裸体画像事件,也不知道要跟他聊些什么,所以只好提出离开。

  “啊?张老师这么快就要走啊?中午就在这里吃饭吧。”胡长青见她要走,非常客气的对她说。

  “呵呵,谢谢,不用了,我等下学校还有点事呢。”张梦推辞道。

  “那也不用这么着急要走啊,再坐会儿嘛。”见张梦要走,胡长青赶紧站起来强留着她。

  “我真的还有事,下次有时间我再来行吗?”张梦还是决定要走。

  “则天不如撞日嘛,你不是说想要多了解了解我们家小勇吗,这样,我带你去他的房间参观参观,这小子喜欢把自己的秘密什么的都锁在房间里,说不定能找到张老师想知道的东西呢。”胡长青突然对她说。

  胡长青的强留让张梦显得非常不好意思,见实在是熬不过胡长青,张梦只好答应去胡强勇的房间参观参观。

  胡长青突然拉起了张梦的手,向客厅另一边的房间走去。

  被陌生男人拉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但是张梦还是忍不住有挣扎的反应,但是胡长青的手掌很大,握着张梦的手也很紧,张梦的挣扎起不到半点作用。

  胡长青推开房间,映入张梦的眼中竟然是她做梦也想不到的,房间的墙上居然贴满了张梦的照片,各种上课时的姿态,还有在食堂吃饭时的模样,甚至在洗手间门口正要进去时的动作,这是自己每天的生活必备时间,居然被一张张相片给贴在墙上。

  更让她感到惊恐的是每张相片都有一个共同的记号,就是相片上的张梦两腿间的阴部被挖出了一个小洞,墙壁上还有粉笔字迹写着:张老师,我爱你,好想好想上你。

  张梦已经感觉不能呼吸了,这是胡强勇的房间,也是他的真实内心声音,原来自己竟然是胡强勇一直意淫的对象,虽然上次裸体画像事件就知道,但是她没有想到胡强勇居然如此疯狂。

  “张老师,我好想上你……好想上你……好想上你……”这四个大字在张梦的脑袋里一直盘旋着,久久不能离去。

  不知为何,张梦居然产生了一直莫名的兴奋感,好想上你这四个字像是一根肥硕的大肉棒顶在了自己的小穴里面,是刺激,是高潮。

  张梦感觉自己的两腿之间的隐私之处已经开始空虚奇痒了起来,阴户也湿润了,淫水正大量的向内裤上奔涌。

  “张老师,你怎么了?”胡长青露出一副狡猾的笑容问道,同时一只手悄悄的向张梦的大腿处摸索过去。

  “啊……”张梦惊叫一声,急忙推开胡长青:“你干什么?”

  “张老师,我都摸到你的水了,我知道你已经兴奋了,这个是骗不到我的。”胡长青伸出一根指头,上面竟然是湿漉漉的,这是刚刚伸向张梦下体的手指,透过连裤袜和内裤溢出的淫水。

  “流氓……”张梦抱着挎包,异常惊慌的就向门外跑去。

  胡长青哪里能让到嘴的鸭子这么轻易的飞掉,追上张梦,一把将她抱住,宽广结实的臂膀居然一下子将张梦腾空抱在怀中,然后对说:“让我来好好伺候伺候你吧,张老师。”

  “不要……放开我……”此时的张梦空然被胡长青腾空抱在怀中,又羞涩又愤怒,嘴里本能的叫喊着。

  胡长青一下子将张梦甩到沙发上,快速的脱掉自己的外套,饿狼似的扑向张梦。

  张梦被胡长青高大的身躯压在下来,除了脑袋能两边晃着,身子根本就动不了。心里又羞又紧张,但是有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感。

  “真美的老师啊。”胡长青一手捏住张梦娴熟漂亮的脸蛋,对着她那性感娇艳的红唇,一口扑了上去。

  字节数:11811

  【本章完】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71aa.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