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1ee.com 加入收藏夹!

玄冥二老与周芷若

屠狮大会过后,周芷若心乱如麻,信步走到河边,呆呆地望着远方,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忽然听到背后传来冷冷淫笑,竟是鹿杖客和鹤笔翁两人趁她魂不守舍之际,已经无声无息地来到背后。
  
  鹤笔翁眯着眼道:「小妮子,一个人在这儿想情郎啊?有什麽心事尽管说给咱们两老听听啊?我们可乐得帮奶解解闷!呵~~」两老同声大笑。
  
  周芷若心情烦闷,懒得搭理他们,沿着河岸缓步而行。两老见她孤身一人,此处又僻静,见猎心喜,当下尾随而来。鹿杖客道:「别急着走嘛!上次被奶的无忌哥哥气得火大,今天奶可得帮咱们消火。」
  
  周芷若本来心情就极差,此时也动了肝火,骂声「无耻」便扬起手上鞭子打去。两老也不敢小看她,忙聚精会神应战,一时之间只见三条人影飞舞闪动,穿着白衣的美女和两个灰衣老头打得难分难解,就像一朵芬芳的白合花身边围绕着两只大胡蜂。
  
  周芷若身怀九阴真经绝学,可是鹿杖客和鹤笔翁两人联手,威力非同小可,初时凭藉一股锐气尚能攻多守少,百招之后便形势逆转,周芷若改攻为守,凭藉着精巧招式苦苦支撑,三人从黄昏打到晚上,你来我往地已超过数千招。
  
  时间越久,越看出功力上的差距,毕竟鹿杖客鹤笔翁两人都有一甲子以上的底子,周芷若此时左支右绌、筋疲力竭,已是强弩之末,两老似乎仍游刃有馀。这时鹿杖客看准了周芷若鞭势将尽之时,手上一转,鹿杖客杖卷着鞭子飞射而出,钉在两丈外的树干上,鞭尾和杖柄仍不住摇晃。鹿杖客哈哈大笑,五指成爪向周芷若攻去。
  
  周芷若除了学成九阴白骨爪外,拳脚上的功夫远不如使用刀剑长鞭,一时手忙脚乱。兼以酣战多时,身上香汗淋漓,薄纱般的白衣早已湿透,完美的曲线暴露无遗,胸前乳珠若隐若现,简直是诱人犯罪!忽然左胸前一阵酥麻,只见鹤笔翁以柔软的笔毛轻抚过自己的乳珠,虽在激战中仍是有如电击。
  
  此时鹿杖客以拳脚主攻,鹤笔翁不再进攻反而只在身边游走,频频点向她的重要部位。不知是鹿杖客的拳脚已经难以应付,或是潜意识中不想闪避那触电的感觉,周芷若的身子被笔毛抚过的次数越来越多,她早已双颊绯红,呼吸越来越越急促,手上的拳脚也变得缓慢。
  
  此时鹿杖客也加入挑逗她的行列,两老从容地玩弄着她。周芷若只觉得刚被鹿杖客含住耳珠,鹤笔翁已用笔毛由下而上触摸着自己的三角洲,此时腰际又被温暖的大手爱抚着,回身一挣扎鹤笔翁笔又挑逗着她的玉颈。此时虽然仍在反击,不过全部都是柔弱无力的空拳,鹤笔翁鹿杖客两人也不急着点倒她,只是尽兴地挑逗玩弄,希望弄得她自己投怀送抱。
  
  周芷若双唇微张,双颊泛红,全身发热,桃源宝地已不由自主地渗出淫水,她本来体质就十分敏感,哪堪被两个花丛老手如此熟练地逗弄着。鹿杖客从背后搓揉着她的双乳,她鼓起理智挣脱却反而投入鹤笔翁的怀抱,鹤笔翁右手拿笔直捣玉门关,左手空手抚摸着圆滑的双臀,食指还不时搓弄着肛门禁地。周芷若想用双手推开他,却被鹿杖客吻上了樱唇,鹿杖客一面用双手搓揉着她丰挺的玉峰,水蛇般的舌头不安份地滑进小嘴,舌尖轻啄在银牙的内侧,使周芷若兴奋得全身颤抖;鹤笔翁左手搂着纤细的小蛮腰,嘴唇侵犯着那白玉般的脖子。
  
  在前后夹攻下,她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力,香舌不争气地缠绕上鹿杖客的舌头,双手也环抱着鹿杖客,下面的阴唇稀哩哔啦地流满了淫水。鹿杖客鹤笔翁两人眼见刚刚冷弱冰霜、武功高强的侠女,现在就像只发情的母狗,不自主地兴奋起来。
  
  两人开始剥掉周芷若的衣裳,一人一边地含着她的玉乳,鹤笔翁用舌头在嘴内吸吮着乳头,鹿杖客则用牙齿轻咬,两种不一样的感觉让她舒服地呻吟起来:「┅┅嗯┅┅不要┅┅嗯┅┅嗯┅┅」
  
  鹿杖客褪去她下半身的衣物,用手指熟练地搓揉着花瓣和珍珠;鹤笔翁则从背后环住她,轻咬着耳珠耳轮,不时用舌头探取耳洞内的敏感带。周芷若爽得全身发颠,全身软绵绵又热烘烘地躺在鹤笔翁怀里。两老趁势让她躺在草地上,鹿杖客用手指轻揉着玫瑰色的阴唇,并用舌尖品尝她那饱满的珍珠;鹤笔翁则一边玩弄着双乳,嘴巴还不断地在樱唇香舌上找甜头。
  
  鹿杖客此时改以双唇攫取她肥厚的花瓣,并用舌头在里面翻搅,周芷若快感连连,爱液狂流,碍於小嘴被封着,只能断断续续发出「~呜耶~~呜~」的声音。鹤笔翁改为舔弄着已呈桃花色的玉峰,鹿杖客加快手指进出的速度,并低下头去将舌头伸到她的肛门处,在菊花洞口和内侧不断地舔弄。这里是周芷若全身最敏感脆弱的地方,她一下子就达到了高潮了。
  
  她狂叫着:「┅┅呜┅┅我不行了┅┅饶了我┅┅呜┅┅放过┅┅啊┅┅那里不要┅┅啊啊啊┅┅不行┅┅啊我要去了┅┅啊啊┅┅嗯┅┅嗯┅┅」
  
  周芷若全身颤抖,下面喷出大量淫液,鹤笔翁将她翻成侧躺,用双唇去吸吮她流出的阴精,鹿杖客仍在另一侧不段地玩弄着她的菊花洞。
  
  「┅┅啊啊┅┅好舒服┅┅啊┅┅嗯┅┅啊┅┅给我死了吧┅┅啊┅┅我输了┅┅求求你们饶┅┅了┅┅啊!!啊~~~我死了~~我死了~~我~啊~~嗯~~~啊~好厉害~~你们好棒~好亲亲~~啊~好哥哥~~啊啊啊~~嗯嗯啊嗯~~爽死了~~好爽~~好爸爸好哥哥~~给我吧~啊啊啊呀~~~死了~死了~~呜啊呀!!~~~呜啊~啊~~~~」
  
  她的高潮一波接着一波,阴精爱液也不断狂泄而出,持续了将近十分钟,然后两眼一翻便完全昏死过去了,留下了地上晶莹的水渍。
  
  两老满足地邪邪淫笑,鹿杖客将昏迷的美女抱进树林里,脱光自己身上的衣物,露出他那黝黑坚挺的巨物。鹿杖客性好渔色,夜夜无女不欢,常自恃着拥有一根巨大的阳具,当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往周芷若身上一压,狠狠地贯穿了她的阴户。
  
  周芷若痛得醒了过来,只觉得下体塞满了一根又热又烫的钢棒,巨痛之下拼命挣扎,又抓又捶地希望能推开这个淫魔。鹿杖客扣住她双手的脉门,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呜┅┅好痛┅┅呜┅┅不要啊┅┅放开我┅┅啊┅┅呜┅┅呜啊┅┅呜┅┅」周芷若的泪珠一颗颗从眼角滚落,下半身却有了不一样的感觉,渐渐地痛苦已经变成一种强烈的刺激,一阵阵的电流不断地灼炙着她。
  
  鹿杖客放开了她的双手,改为搓揉竖挺的乳珠,一边喃喃自语:「操!这婊子还真紧!老子就喜欢玩武功高强的女人,尤其是像奶这样的┅┅」
  
  说话的音量却被另一个声浪掩盖过去:「啊~~好棒~啊~~~要死了~~天啊~~泄了~~泄了~~啊~~啊啊~~~爽死我了~~啊~」周芷若早已不自觉地双手环绕着鹿杖客,小蛮腰像水蛇般不住地扭动。
  
  鹿杖客看到她骚媚的浪样更加兴奋,大鸡鸡重插到底直达花心,狠狠地一心只想干翻她!周芷若的高潮达到顶点,阴户内壁分成好几段不住收缩,滚热的阴精如潮水般喷出,一波波烫在鹿杖客的龟头上。鹿杖客几时尝过如此人间极品,当下把持不住,一大泡浓精全部喷在她的花心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周芷若惨叫一声,全身抽搐,差点又昏死过去。
  
  鹤笔翁在旁边早按捺不住,一见鹿杖客拨出来,就把自己的宝贝插了进去。鹤笔翁的阳物不及鹿杖客的硕大,颜色也比较白,但是平时颇注重保养,可说他是技巧派而非实力派。
  
  虚脱的周芷若软软瘫在地上,忽然又被男人的鸡巴塞了进来,虚弱地只有呜咽呻吟。鹤笔翁温柔地含住美乳,一边用手爱抚着樱唇、秀发、玉颈,交合处缓缓施展着「九浅一深」的工夫,不断地浅浅磨着花办和阴核,时而又重重地插在花心上,搞得周芷若全身好像有一股热流不断扩散,在一阵舒服的呻吟声后,便是惊喜的大叫声,已经呈现半疯狂的状态了。
  
  这时鹿杖客恢复了元气,便将大鸡巴塞向樱桃小口,命令周芷若替他口交。周芷若柔顺地含住这根刚刚让她欲仙欲死的鸡巴,一边快乐的呻吟,一边品尝着新主人的味道,她那不熟练的技术让鹿杖客兴奋莫名,阳具马上重现最佳状态。但子宫内如潮的快感不断传来,她呻吟的时候也比舔肉棒的时间多,甚至自己爱抚起奶子来。鹿杖客感到不耐,便将她从地上抱起,将大鸡巴从背后整个塞进菊花洞里,两老的肉棒一前一后地抽动,只隔了一层温热的肉壁插抽着。
  
  周芷若被鹿杖客拦腰抱着,跨坐在鹤笔翁的阳具上,双手不断搓揉自己的乳房,几乎要抓出血来。
  
  「~~啊~啊~啊~~太爽了~~干死妹妹了~~啊啊~哇啊~~~好~~好丢脸喔~~同时被两个人干~~~~啊啊~~~好丢脸喔~~你们真会干~~啊~~~啊~」两种截然不同的快感侵犯着她,结合了粗暴和技巧一次次将她带向崩溃的边缘。
  
  周芷若双眼迷蒙,鬓横发乱,全身肌肤兴奋得呈现鲜艳的桃红色,嘴角无法自主地流出了津液。
  
  「啊~啊~~升天了~~厉害~~啊~干死了~~我不行了~~太棒了~~太棒了~~啊~爽死我啦~~呜~~不要停~~用力~用力干~大鸡巴哥哥~~不行了~爱死哥哥了~~啊啊啊~~去了~去了~~哇~~哇啊啊啊啊啊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霎时周芷若的子宫射出了大量的阴精,菊花洞也喷出大量浊黄色的液体和固状物,紧缩和温热的至福快感让两老同时惊叫出声,双双喷洒在周芷若体内。这位不可一世的侠女魂魄都给插散了,双眼翻白,全身痉挛,倒在黄浊和浓白混杂的草地上,留下两老满足的哈哈大笑声。
(完)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1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