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淫色人妻 >>> 睡不着
[上一篇:离婚后] [下一篇:我当勤务兵]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78ee.com 加入收藏夹!


  他睡不着。
  任纯想不明白,明明之前他和倪嫣那么好,无论是聊天,还是在床上酣畅淋
漓地做爱,都是那么痛痛快快,她倪嫣怎么就会翻脸不认人了呢?是自己做了什
么让姨不高兴了吗?或者另有隐情?难道……姨真的想和自己的儿子乱伦做爱!
  当然,这个理由他是想也不愿意去想的,想想就更会心痛,心烦意乱,他只
能自动屏蔽。
  得不到,他只有胡乱猜测和自我折磨。
  他之前一直认为,对他一个人手脚都不好使的残疾人来说,女人,就犹如海
市蜃楼,那么美妙,那么美好,可就是不能将其变为实物,占为己有,全身心地
去体验那份欲仙欲死的快感。然而,老天爷是眷顾他的,是对每个人都有着垂青
和慷慨的,是绝对在对人关上一扇门的同时,肯定又会在别的地方为人再开启一
扇窗的。
  而这一扇窗就是倪嫣,那个美丽又善良的好女人——他这一辈子爱与性的天
窗!
  倪嫣的柔情似水,让他如沐春风,那是一个异性吹来的柔柔清风。
  倪嫣的爽朗大笑,让他如醉如痴,那是如吃了一颗酒芯糖还要甜蜜的醉意。
  倪嫣的诱人胴体,让他如坠仙境,那丰满而鼓胀的大奶子,看着就想摸,摸
着又是那样让人舒服,双手流连忘返,肉呼呼的;还有她那双腿之间的一片茂密,
那个湿润润的洞,温暖又舒适,仿佛就是造物主为男人的鸡巴而创造的最完美的
容器,会按摩所有龟头上的神经最完美的屄!鸡巴进去了,真的让男人宁愿饿死、
累死也值了。
  只可惜,那样销魂难忘的夜晚只有一次,仅此一次!
  所以他念念不忘,而又无可奈何,因为他始终是怀着感激的心态去对待倪嫣
的,故而他才不想再没皮没脸地打扰倪嫣,宁愿自己委屈,借酒消愁,他也要看
见自己所爱的人没有负担地过着她自己的生活。
  因为,这就是爱!
  可是,尽管理性上告诉他要克制自己,他也可以在自己创造的虚幻国度——
以写小说来麻痹自己的情感神经,但他毕竟是个热血青年,血气方刚,在生理上
真是很难控制,任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明明得不到异性的慰藉,得不到性的宣
泄,还怎么还有着那么强烈的欲望?那么渴切的生理需求?这是老天爷的不公,
还是造化弄人?他实在说不清。
  在倪嫣没有找上他,也就是任纯还是纯洁的小处男之前,一天到晚,他的生
理反应都是那么明显,早上,刚刚睁开眼睛,自己胯间的东西就像是在军营里听
见了冲锋号一样,立即立正,那时候,他真想身边就有个赤裸裸的女人,自己马
上就会翻过身,压在女人的身上,伸手去摸她的奶子,而后一挺腰,将硬鸡巴轻
而易举地塞进那个湿滑温暖的肉缝里,缓缓抽插着,享受非常。
  在晚上,夜深人静,当他一丝不挂地躺在暖烘烘的被窝里,他那玩意儿又是
不受控制,坚硬非常,每每那时,在他脑海里就会浮现出各种女人,她们赤裸裸,
奶子又大,躺在床上随意让他玩弄,让他进出着,他是她们的男人,她们的主宰,
每每想到这里,他并不比别人逊色的生殖器都会喷射出一股股乳白色的粘浆,然
后,他就会酣然入睡,舒爽之极。
  那才是最为一个正常男人应该享受的美妙,应该得到的公平!
  就像现在。
  是的,他又硬了!硬挺挺的大鸡巴在被窝里翘得老高,有点发疼,于是,他
再一次地不由自主,将一只手伸向胯间,温热的手握住棒身,轻轻撸着,这样就
能给予他幻想的空间,就好像是在做爱之前,一个女人在用温软的小手怜爱地给
他套弄着鸡巴,在温柔地服侍着自己,每每这样,他都能极快进入状态,脑海里
浮现出一幕幕与女人做爱的镜头,然后双腿一夹,开始步入正题——手淫!
  即便母亲对他这种做法深恶痛绝,不止一次对他严厉说教。
  不由自主地,嘴里开始发出粗重的喘息,双腿之间也越来越用力,那种因为
鸡巴之上传来的快感也就越来越强烈,一波又一波,逐渐,在脑海里就闪现出一
幅幅的香艳又淫靡的镜头,一个个玉体横陈的美女图!她们光着身子,在给不同
的男人口交,一根根黝黑的大鸡巴沾满了她们亮晶晶的口水,她们享受地被男人
捏着奶子,脸上淫荡而满足。
  这些女人,有的是他喜欢的露点女明星,柳岩的大奶,范冰冰的袒胸露背,
大秀着深深的乳沟,也有的是他天天在电视上看的正襟危坐的女主持人,同样也
是奶子鼓胀胀的,在后面肏着她一定舒爽之极!最后,画面逐渐放大,轮廓慢慢
清晰,一个女人再次不请自来地闯入他的视野当中,她丰满的身上也是不着寸屡,
大大白雪的乳房坠挂在胸前,下面长着漆黑的屄毛的阴道口张开着,正湿润润地
夹着在里面的硬鸡巴,而她端庄成熟的脸上还架着一副象征着知识分子的眼镜,
这样就让她在做爱时更加有一种知性的美,别致的味道。
  那个女人,就是他的母亲!与他朝夕相伴,自然而然便成为他性幻想的美熟
女老师!
  他知道自己是罪大恶极,牲畜不如,竟然会想到与自己母亲做爱!他也深深
自责过,痛骂过自己,本来以为,自己有了倪嫣,对妈妈那种罪恶想法便会淡化,
继而消失,可是,自从让他尝过了女人味之后,这种龌蹉的想法反而是有增无减,
母亲又一次地独占鳌头,幻想着与她覆雨翻云!
  当然,这只是想想而已,他可没有胆量真的去做,母亲对他来说,是绝对威
严而不可侵犯的,神一样的存在。
  呼吸越来越重,逐渐进入了忘我的状态,而就在这时,突然让他听见了犹如
惊雷的声音——卧室门开了!
  任纯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满脸惊恐地看向门口,在黑暗中与那人直勾勾地对
视着,而且,觉得无地自容。
  那个人,是他母亲!
  他就这样呆呆地躺在床上,没有动,一边感受着濒临射精的鸡子慢慢软下去,
一边很是埋怨和幽怨地看着母亲,怪她多管闲事,自己又不是第一次了,制止了
他这一次,还能监督一辈子吗?他都管不住自己不去手淫。
  可母亲并没有说话,像往常那样出言训斥他。
  好一会儿,就在他弄不清母亲在想什么,打算怎么做的时候,还没从惊恐和
羞愧中缓过来的小伙子,就听见一阵轻缓的脚步声,妈妈缓缓走了过来。
  「妈……」他觉得这时候应该说点什么,即便他并不知道说什么好。
  柳忆蓉依然没说话,她反而静静地坐到了儿子的床边,深邃的眼眸在镜片后
深沉地看着他,闪烁着复杂又心疼的光。
  母子俩就这样沉静地对视着,各怀心事。
  「儿子,你还是忘不了她对不对?那天你喝醉了……妈都知道了!」就在任
纯已经被母亲看得浑身发毛的时候,妈妈终于说话了,语气是异常的平和和温柔,
没有一点责备,一点气恼,一点怪他没出息的意思,这可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什么?妈妈竟然知道了自己和倪嫣一夜情的事情?一定是自己借酒消愁,而
后酒后吐真言了,他自诩自己是个坚强的人,一般的事情和铁通都能咬咬牙就过
去了,可是相思之苦真的很难忘却,越想忘记就越想,进而也就越发苦闷,过不
去那个心结,到现在还牵连到了妈妈,这让他更加内疚了,因为,他一直让自己
塑造成一个坚强的孩子,什么难事都习惯自己扛,埋在心里,他就是不想再让母
亲为自己多操一份心。
  「妈,我没……」刚想说点什么来化解母亲的担忧,说自己慢慢会好的,可
是下一秒所有的言语都被惊诧和意外代替了,他只是张大了嘴和眼睛,却一个字
也发不出来。
  他感到,一只温热的手缓慢慢地伸进自己的被窝里,光洁的触感先是滑过大
腿,如蛇皮游弋一样舒爽,并且还在一点点地向着大腿内侧进发着,莫非……任
纯是个聪明的人,结合一晚上妈妈一系列反常举止,很快就联想到了她想干什么!
  「啊……」一声低呼,任纯便感到光滑皮肉在一瞬间碰触的美好!如他所想,
妈妈温暖的手掌真的在被窝里握住了他已经软下去的小鸡鸡,就这么握着,没有
动。
  好舒服!一种绵柔的舒适感从自己命根子处慢慢蔓延着,一点点,四肢百骸
都接到了信息,最后,直到中枢神经,直奔天灵盖!
  再次得到了女人给予自己的性的刺激,和让自己母亲就这么没有遮拦地握着
裸露的鸡巴的那份快感,使他自然而然就有了反应,鸡巴,再次硬了起来,龟头
上翘!
  「我儿子也是个不错的男人,资本这么大!」已经感受到了儿子的再次勃起,
手心里的鸡巴烫烫的,那是从儿子的生殖器由里到外发出来的灼热温度,柳忆蓉
故作轻松和带着些许自豪地赞许一句,儿子硬起来的鸡巴一点都不比别的男人的
逊色,甚至还要大一号。
  怪不得他天天这么想女人,天天苦于无处发泄自己的欲望,英雄无用武之地
的确可悲!
  这样想着,作为母亲的她突然又是好一阵心疼,人都是平等的,谁生下来就
注定受罪?明明能够得到的东西却望眼欲穿?凭什么我儿子是个正常男人,却犹
如牢笼里的困兽一样,对于他应当享受那份快乐望尘莫及?凭什么倪嫣就是儿子
唯一的救命稻草?人家无情地不要他了,儿子就应该在她倪嫣一棵树上活活吊死,
苦闷一生?
  不!她是他母亲,她绝对不能看见又一次的惨剧发生在自己这个孩子的身上,
不能!那么就让自己来爱儿子吧,将自己已经出轨,已经不算纯洁,已经不属于
丈夫一个人的身子再给自己最重要的儿子一次,没什么的!
  想着想着,这样安慰着自己,柳忆蓉突然就有了勇气,前所未有地勇敢了起
来。
  她一个转身,就打开了床头的灯,顿时,明晃晃的节能灯光线照亮了小伙子
的卧室,也照亮了母子二人同样红彤彤的脸庞。
  柳忆蓉从来都是个快人快语的干练女性,不喜欢拖拖拉拉,这时候更是如此,
几乎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心,自己爱儿子的决心,她将手上的鸡子套弄了几下,而
后便一把掀开棉被,俯下身,柔软水润的双唇正好对准了儿子上翘的鸡巴头,之
后,明知道这么做是万恶之源的女人却没有丝毫的迟疑和思考,张开嘴便把自己
亲儿子的男性象征含了进去,很卖力地就开始吮吸起来。
  她是母亲,威严的象征,有着主动权,那么就让她率先打消儿子的顾虑,打
破乱伦这道世俗的枷锁吧!她必须先给儿子口交,破釜沉舟!
  儿子的宝贝还真是大!自己现在整个口腔都是满满当当的,整个鸡巴都在里
面散发着火热热的气息,这种感觉新鲜又奇特。
  真是奇怪,在此之前,没给儿子口交之时,她是无比忐忑和不安的,觉得这
么做就是天塌地陷了,就是灭绝人性了,马上就要被打入阿鼻地狱,永世不得超
生,可是,真正做了,又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和儿子做爱,只是一种表达爱的
方式罢了,她现在只是这么认为,心安理得。
  柔软的舌头开始运动,就像车窗上的雨刮器一样来回在嘴里舔弄着儿子的龟
头,在这种温柔的刺激下,她便感到嘴里就越发冲胀,鸡巴就越发硬了!与此同
时,她也清晰地听见了阵阵急促的喘息,带着亢奋。
  又让一个女人将自己的生殖器含入嘴里,而且这个女人还是自己的母亲,不
必说,儿子承受的刺激程度自然可想而知!她估摸着,儿子积蓄了好几天的精液
是憋不了多久的,柳忆蓉是十分爱干净的女人,就是以前给丈夫含鸡巴时,她也
没喝过他的精液,丈夫硬起来就好,点到为止,虽然很喜欢给儿子口交,含他鸡
巴的感觉,但她想自己还是收敛点的好,毕竟这是第一次,自己可不能给儿子灌
输他妈一开始就是个很主动的女人,会淫荡地喝了男人的精液,因为这样自己母
亲的威严和地位就没了,她是爱儿子,也让儿子爱她,但绝对是要让儿子有着又
敬又怕的那种爱,有着每个孩子都应该必备的孝义的那种爱,不可忤逆。
  温软的双唇又用力地合拢几下,使得嘴里的吸力更猛了,果然,这几下之后,
嘴里的东西明显更烫了,硬挺挺的,像是有什么要急于顶破那个大龟头似的,柳
忆蓉知道,或许下一秒,自己最爱的大儿子那一股股浓稠滚热的精华就要突突射
出,于是,她的嘴唇缓缓张开,吐出了儿子已经发紫的大龟头,接着,便让一只
热乎乎的手去握住一柱擎天的鸡子,爱恋而轻轻套弄起来,上上下下撸动着外面
的包皮,如她所料,这样温柔地伺候了儿子几下之后,她就看见,儿子的鸡巴开
始不由自主地抖动了起来,红红的龟头开始一下下地上挑着,与此同时,就有一
股接一股的乳白色精液喷射而出,力道十足。
  甚至,因为没来得及躲闪,有一大滩的乳白正好射在她的镜片上了,视线顿
时变得模模糊糊的。
  虽然她爱干净,平时经常因为儿子自己手淫弄脏床单而生气,更别说现在那
些黏糊糊的东西就与自己近在咫尺,但是此时此刻,鼻端闻着那一阵阵男性独有
的腥味,和看着眼前的液体缓缓流淌着,她反而很高兴,觉得自己的儿子真是男
人了,射得这么多!在性的方面的确一点缺陷都没有。
  好吧,儿子,既然你这方面这么强,这么渴望发泄,妈妈一定会满足你的!
  柳忆蓉拿过一些纸巾,动作轻柔地为儿子擦拭着鸡巴上残留的乳白,同时嘴
角弯弯地想。
  「儿子,舒服吗?妈妈帮你,是不是比你自己在被窝里吭哧舒服?」擦干净
了,她扔了纸巾,然后就顺势趴在儿子的身上,两个软软的大奶子隔着单薄的睡
裙,磨蹭着儿子赤裸裸的胸膛,乳头也已经硬了,她用温热热的手掌抚摸着儿子
的侧脸。
  这简直是在做梦!多少年了,妈妈都没有这样对待过自己了?妈妈现在的态
度,就是在他小时候,真正当成心肝宝贝来疼爱,现在大了,虽然嘴上不说,但
长期缺少女人抚慰的他是非常渴望妈妈还能那小时候,把他当成孩子一样对待和
疼爱的,这也就是他幻想着与母亲做爱的心理,天长日久,他完全将妈妈当成女
人,可以在脑海里随意意淫的立体女人,因为,只有妈妈才是生活在自己身边唯
一的女人,活灵活现。
  更何况,刚才妈妈给自己做了什么?她居然……居然给自己含鸡巴了?让自
己痛痛快快地射了精!回想着刚才的舒爽,他就是难以自控地不去眷恋与母亲现
在的温纯,贪婪现在他们母子二人躺在温床上的幸福。
  于是,因为刚刚射精而浑身无力的小伙子也不顾那么多了,他抬起大手,覆
盖在妈妈光滑的肩上,顿时,一阵女人细腻肌肤的美好让他大大兴奋了,他扭过
头,嘴唇毫不犹豫地就封上妈妈香滑水润的唇瓣,大胆无畏地便吻了自己的亲生
母亲!
  如果说,有人问他这辈子做过的最大胆的是什么,那么,他会毫不迟疑地回
答那人,最大胆的行为,恐怕就是现在了,在没有经过威严的母亲许可下,就这
般对她,这般超越了母子之间的亲密举动,不管不顾地就与母亲展开了一场缠绵
深情的持久湿吻!
  而柳忆蓉亦没有退缩,而是完全主动地回吻着她的儿子,拿出一个女人所有
的热情和温柔和儿子来享受这禁忌而狂乱的热烈激情。
  原来,情到极致,真的可以忘却彼此的身份,只为寻求这超出世俗的美好。
  四片越来越热的唇还在不知疲倦地交缠着,逐渐,任纯就控制不住地将舌头
伸进了妈妈的嘴里,在里面游走着,去品尝妈妈那甘甜的垂涎。
  「行了!别得寸进尺了,那脏不脏啊?」吻了一会儿便需要透透气了,也是
柳忆蓉不习惯与男人舌吻,尤其是还让儿子吃了自己的口水,她觉得挺恶心的,
于是她先吐出了儿子的舌头,并且故作严肃地瞪起了眼睛,可镜片后却都是温暖
的笑意和浓烈的母爱光芒。
  「妈,我爱你!」任纯是个不善表达自己心事的人,尤其是面对着朝夕相处
的母亲,即便想说也不好意思,可是现在,看着这样柔情似水的女人,他以往对
自己冷冰冰的母亲这样,他实在无法抑制自己的表达欲,无论是以前那个对他有
些冷淡,他在心里十分不愤的自私女人,还是此时此刻她那鼓胀的大奶子贴在自
己胸膛,即将要与她的亲儿子发生性关系,这样关心他、爱他的亲生母亲,总之,
在这一刻,他是真的爱妈妈!
  「妈妈,你真的不后悔这样吗?如果你只是帮我摆脱痛苦,你大可不必这样
牺牲自己的,给我时间,儿子会忘记她的,儿子不想……不想看见妈妈你今后悔
恨地生活,真的,这些都是我的真心话!」正因为他现在全心全意地爱妈妈,放
下过去所有芥蒂地去爱妈妈,他才这么说,他不能罪加一等,让今后母亲与自己
一同背负乱伦的罪大恶极,这才是这辈子对自己,对他的这个家最大的亏欠和罪
过,不可饶恕。
  听完这些,任纯就看见妈妈眼里的笑意更浓了,她眯起眼睛,里面全都是浓
浓的温柔和对她的儿子深深的欣赏之色。
  「好儿子!」忍不住地,柳忆蓉又低下头,给了儿子奖励性的一个吻,然后
她的手向下伸去,再次大大方方地握住了儿子几乎又要蠢蠢欲动的鸡子,将热热
的鸡巴在手里把玩着,,刚刚射完,儿子的反应就这么快,又要硬了!这着实让
她满意和欢喜。
  「妈不后悔!」她轻轻地说,语气里又透着郑重其事,是那样的毅然决然,
「儿子,你能这样想,先替妈妈着想,妈真高兴!我儿子真是男人了,懂事了!
  妈知道,我儿子是个坚强的孩子,没什么克服不了的,她倪嫣是自私,玩弄
了你的感情又不要你了,你就应该忘了那种女人,没有必要再在她身上浪费时间
和情感!这是以前妈应该对你说的话,该开解你的,当然了,现在说了也是时候,
毕竟你也知道了,以后也会醒悟,但是你敢说你以后就再也不想女人了吗?那份
美妙你一旦尝到了,你就能轻易忘掉吗?那你到时怎么办呢?儿子,人生苦短,
说白了也就那么几十年,你有需要,为什么就不能得到?我是你妈,我能帮你,
为什么我要袖手旁观?尽管这样是不对的,那换来一辈子的快乐和一个人该享受
的东西又有什么错呢?下辈子,谁还知道自己是谁?儿子,妈妈要向你坦白,妈
为了爱你,将自己给你,已经……对不起你爸了,妈妈在昨天就跟一个小伙子上
了床!这样妈妈才能毫无保留地来爱你,你懂吗?所以妈妈就要你没有负担地和
我做爱,没有心理压力地来爱你,知道吗?妈妈后半生,只想为你而活,为我们
母子的快乐而快快乐乐地活!「
  终于说出了一往无前要做的事,和过去犯的错,柳忆蓉真是感到一身轻松,
尤其是心里面,感到万分的畅快!原来,和人坦诚相见是这样的好!之所以都告
诉儿子,是因为柳忆蓉是个坦荡荡的女人,不喜欢遮遮掩掩的,特别是即将要和
自己的孩子发生这种不一般的关系,这样也能打消儿子的后顾之忧,让他没有负
担地接受与母亲乱伦的事实,并不觉得亏欠自己什么。
  为人父母,考虑到的永远是孩子,只要自己的孩子好了,幸福了,他们真的
可以大无畏,牺牲自我。
  果然,儿子听完这些,眼里立即射出震惊和不敢相信的光芒,一双眼睛直呆
呆地看着她,估计是儿子没想到会将自己的不忠行为告诉他吧?柳忆蓉想,然而
旋即,她的身体就猛然翻了过来,仰躺着,儿子赤裸裸地将她压在身下,低下头,
便开始热情而胡乱地狂吻着她,从鼻尖,到嘴唇,再至下巴,口口都对她有着浓
烈的爱意的谢意,知子莫若母,她感受得出来。
  小伙子火热而感激的唇已经吻上了妈妈光洁的脖子了,他吮吸着母亲细滑香
嫩的肌肤,已经激动得不能语言了,并且哭了!他没想到自己的母亲竟是这么伟
大和无私,这么光明磊落,还有……竟是这么爱他!全都是因为爱他,她竟然做
出了这么大的牺牲,将自己明明是清白的身子硬生生地扣上了出轨的罪名!看来
以前自己的无端猜测都是误会妈妈了,要不然她以前就有男人,又凭什么都告诉
自己?妈妈真是好女人啊,最伟大的好母亲!
  那么他,还有什么好说的?他一定不能辜负妈妈这份好意,这份大义凛然,
他一定要重新振作,拿出一个男人的勇气来回报妈妈,来爱妈妈!
  上面吻着,他的一只手就来到了妈妈丰满的大腿上,温热热的手掌开始抚摸
着母亲滑滑的肌肤,由下到上,妈妈肌肤光洁的触感是最好的性激素,抚摸着,
他便感到鸡巴更加地坚硬了,但却是很舒服的那种坚硬。
  「妈妈,摸我的睾丸好不好?我喜欢让女人摸那两个卵蛋子!」暂停了亲吻,
任纯抬起头,请求地看着母亲,即便在这时候,他也没忘对妈妈起码的尊重,做
个孝子。
  「小不正经的!花样还不少!」他看见母亲平时严肃端庄的脸上浮起一丝柔
柔的笑意,媚态横生,太美了!他喜欢这样的妈妈,这让他更加兴奋了,他想吃
喳!去啃那对自己日思夜想的硕大奶子!于是,他还在抚摸着妈妈大腿的手就飞
快上移,很快,就进入了一个暖烘烘的空间,妈妈的睡裙里面!胳膊一抬,顿时,
睡裙就都被他掀了起来,他的眼前,立即出现了一个丰满诱人的熟女裸体!在明
亮的灯光下,泛着白晃晃的光,让小伙子看得是那样眼花缭乱,口腔发干!
  他就这样呆呆地凝视着四十八岁妈妈的乳房,第一次是如此直接而大胆!
  真好看啊!那两个奶子是那么白嫩,那么丰盈,那么肥硕,仿佛就是香喷喷
的大白肉,肥而不腻,软滑可口,随着主人起起伏伏的呼吸而微微颤抖着,摇曳
生姿,似乎就是在呼喊着她的大儿子低下头吃奶,重温幼时的温情。
  小伙子舔了一下干涩的嘴唇,就亟不可待地俯下头,嘴唇立即触碰到了一个
好似果冻软滑的东西,那是母亲的大奶头!他马上张开嘴,将还是粉粉漂亮的乳
头含进嘴里,开始大力地吮吸起来,他感觉,随着自己双唇的用力和吸允,嘴里
的乳头就好像不断胀大着,整个口腔里都充斥着妈妈乳头和奶子的香气。
  与此同时,任纯胯间那两个晃晃荡荡的卵蛋子突然感到一阵热乎乎的,一只
温暖的手掌轻轻地覆盖了上来,用手心温柔地摩挲着,舒服之极!
  小伙子舒服地打个寒颤,妈妈竟然真的听话地摸他的睾丸了!妈妈五根手指
不轻不重的捏揉,真是最享受的服务,啊!不行了,再让妈妈摸一会儿,自己又
要忍不住了,要射了!
  他松开嘴,放开了已经被自己吃得粉嫩好看的大奶子,鼻子和嘴里均喘着阵
阵热气地看着母亲。
  「妈,我要是现在射出来,你会不会瞧不起我?认为儿子很没用,没有多少
耐力?」一只宽大的手又不甘寂寞地攀上母亲的胸前,揉着妈妈一只雪白奶子,
小伙子很想放松自己,就这样射了!可是又觉得有点没面子,毕竟这是和妈妈的
第一次做爱,应该让她看看自己是个有本事的男人,她儿子很强!
  「那你还不快点?还磨叽啥?」被儿子大口大口地吃了半天的喳,现在一只
奶子又被他温柔地摸着,现在仰躺在床上的女人也有点欲火难耐了,她赤裸裸的
身体变得粉红,还藏在内裤里的漆黑阴毛也有点湿了,不太舒服,于是她不耐烦
地对儿子说,这是她以往跟儿子说话习惯用的口气。
  听见了妈妈一贯和自己说话的语气,真好!这样他觉得轻松而自然,他低下
头,吻了一下妈妈细滑的唇,之后,另一只自由的手就来到妈妈的腰部,抓住她
内裤松紧带往下一拉!妈妈也很配合,她马上抬起屁股,顿时,女人身上所有的
布料都被褪去!顿时,一个四十八岁的女人的丰满裸体全部呈现在自己儿子面前,
被他压着!
  任纯调整了一下身体,全部覆盖上了妈妈热乎乎的裸体,他的胸前是妈妈两
个软软的大奶子,他的下体,是妈妈正散发着阵阵温暖的阴道口,他的故乡!龟
头有意无意地摩擦着那团柔软而微微潮湿的阴毛让他彻底兴奋了,他一只手来到
自己和妈妈即将要发生关系的结合处,让已经硬得不行的鸡巴最后在外面停留几
秒,之后,便抓住肉棒的中间,龟头瞄准,蹭了几下母亲已经因为充血而突出的
阴核,最后,由于母亲屄里流出的淫水,因为湿滑,一个没留意,便哧溜一下,
一大半的阴茎竟然自己进去了,悬浮着插在妈妈的屄里!
  插进去的温暖,被湿滑滑的肉壁包裹着,使小伙子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他没想到,妈妈的阴道会是这样的紧窄,这样的美好之极!
  插进来的粗硬,被硬邦邦的大鸡巴撑着的充实感,使被儿子压在身下的全裸
女人喉咙里发出一声心满意足的呻吟,她没想到,儿子的生殖器,他男人的鸡巴
会是这么大和硬,热乎乎的肉棒烘烤着她整个阴道,她女人最隐私和敏感的部位,
真是酥麻又舒服。
  这种感觉,已经好几年不曾让她尝到了,人到中年,丈夫的性功能明显下降
不少,每次与她行房事,鸡巴硬一会儿就射了,根本满足不了她那时还是痒痒的
屄!
  「儿子,妈妈的大儿子!你动吧!给妈妈一次高潮,妈妈也会让你快乐的!」
  忘记了乱伦,只为求得禁忌的快乐,柳忆蓉双手放在儿子的光屁股上,手指
抓着上面的皮肉,满脸通红地就开始催促着儿子,口气急切。
  听着妈妈这样的口吻,真是让小伙子如奉圣旨!他向下移了一下脑袋,又重
新含住妈妈的一只奶子,之后,就将屁股挺动了起来,甩动着睾丸,让自己又粗
又硬的鸡巴开始在母亲完全敞开的肉缝里深深浅浅地进出着,他感到妈妈小穴里
的肉肉随着自己的抽插都在慢慢蠕动起来,温温柔柔地摩擦着他的棒子,逐渐,
随着龟头每一次的深入子宫,他的耳边不光有妈妈越来越大的呻吟声,他还听见
了一阵阵咕唧咕唧的水的声音,那是从母亲身体最深处传出来的!
  真没想到,像自己母亲这么高贵的女人,在做爱时也会流出这么多的水!
  于是他更加亢奋了,小伙子索性松开妈妈因为自己肏干而抖动不停的大乳房,
他直起身子,跪在了床上,双手分别抚摸着妈妈两条白白嫩嫩的大腿,之后就举
了起来,扛在肩膀上,让妈妈两个小脚丫在自己肩上摇晃着,他搂抱着妈妈的大
腿,又是一阵猛顶屁股,这时候,他是多么感谢自己的父母,赋予了自己一个这
样大的鸡巴!他都不用狠戳,就能顶到妈妈有点硬的子宫!每一次都能顶到妈妈
阴道的最里面,直顶得她心花怒放!只见她丰满雪白的身体开始在床上大幅度地
扭动起来,屁股上挺,奶子乱颤,几乎都在迎合和配合着自己身体里的鸡巴,儿
子一下下的肏干!
  这样折腾了差不多十多分钟,柳忆蓉突然不动了,诱人的裸体僵硬而颤抖着,
嘴里像死鱼一样断断续续地喘着粗气,原本还是紧夹在儿子肩膀上的双腿也无力
地软了下来,没骨头似的垂着,见她这样,小伙子知道,妈妈高潮了!是自己给
她的极大的身体快感,他感到自豪而开心!于是,他也顾不上妈妈累不累了,就
猛然加速,鸡巴抽动得更快了,双手还同时揉着母亲柔软的两个大奶,果然,这
样快马加鞭的性交,没有几下,任纯就感觉龟头一阵又一阵的麻痒,一种强烈的
快意使他脸部扭曲,他突然将湿淋淋的龟头一插到底,直抵在妈妈阴道的最里面,
亲吻着她的子宫。之后,他便不管了,任由已经不能再硬的生殖器自己跳动,喷
发着他一股股的滚热精液,酣畅而痛快。
  再也没有一点力气,任纯好像一滩烂泥一样,瞬时瘫在妈妈丰腴的肉体上了,
感受着妈妈柔软的大奶子,他只想睡觉,美美地睡在妈妈温暖的怀里,含着母亲
好吃的奶头,什么都不想。
  这一刻,他彻底地丢了自己旧情的烦恼,不想倪嫣了,而重新获得了一份更
能让他守护和给他力量的爱,和妈妈的男女之爱!
  妈妈,我一定会好好的,让你幸福!鸡子一点点地变软,缓缓滑出妈妈湿乎
乎的阴道,脱离了母亲那温暖的身体,小伙子在心里说,对自己同时也对妈妈说,
信誓旦旦!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78ee.com 加入收藏夹!

[上一篇:离婚后] [下一篇:我当勤务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