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文学 >>> 老婆拿给表弟干
[上一篇:我和表姐的故事] [下一篇:姊姊的内裤]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398aa.com 加入收藏夹!

(一)

  和老婆结婚六年来,夫妻生活已经没有了新婚时的激情,做爱的次数越来越少,老婆对此经常抱怨。

  自从通过网友介绍接触到SIS后,尤其是各种淫妻文,带给了我强烈的刺激,在和老婆沟通后,没想到老婆对此不但不反感,做爱时还主动配合我扮演被其他男人搞的各种情节,同认识的男性朋友、同事、客户在各种地点和方式的性爱,都扮演了个遍。

  看得出,老婆同我一样,也乐在其中,每次听到她在呻吟时叫出其他男人的名字,不但我感觉异常兴奋,给她带来的快感也特别强烈。

  一天,接到老家表弟的电话。表弟小我两岁,我们是一起玩到大的,关系一直很好,我离开老家后,我们一直都有联系,聊天时他无意中说到想要来我这玩几天。回到家和老婆说了此事,商量着到时候陪同表弟到处玩玩就是了。

  上了床,看着老婆用乳房蹭我,一脸发骚的样子,我突然想到,表弟脸型方正、浓眉大眼、身材高大,腿毛和胸毛都很浓密,不正是老婆喜欢的类型吗?前几年和我回老家时,还称赞表弟长得帅。

  於是,晚上扮演的情节就成了表弟和老婆偷情,老婆竟然格外兴奋,流出的汁液都打湿了床单,还叫得特别大声。

  完事后,我对老婆说:「一说起表弟,你就这么兴奋,要不然等他来了真的让他搞搞。」「你嘴巴说得起劲,你敢我就敢!」老婆不甘示弱。

  「那我就安排安排,看你这个嫂子有没有魅力让表弟动心。」我的手又摸上了老婆的胸,感觉下面的小头又蠢蠢欲动了。

  「你们男人都是坏东西,只要我在他身上蹭几下,他忍得住才怪……坏人,刚刚才完你又……」第二天,我满脑子都是这个事情,最终忍不住给表弟打了电话,问他什么时候来,结果表弟只是随口说说,每想到我当真了,还如此热情。在我的反覆邀请下,表弟正好有时间,就定在周末,这样我们也方便陪他玩。

  周五晚上,我们躺在床上商量着明天接表弟的事情:「老婆,明天要打扮得性感点,化化妆,少穿点衣服。」「你来真的?」老婆明显很不好意思。

  「当然,人我都叫来了,你不会现在说不敢吧?」我知道老婆的个性要强,故意激她。

  「没有不敢啊,只要你舍得老婆让人搞,我怕什么?」老婆道。

  周六,我和老婆在机场,老婆一身清凉的打扮,上身是白色的小T恤,下身紧身的牛仔短裤,白花花的大腿引来了无数路人的目光。

  等了片刻,顺利地接到了表弟。一见面,我和表弟说着家常,却发现表弟的目光在老婆的身上扫来扫去。我故做不知,带着表弟打车,我拉开在前面副驾的车门,却让老婆和表弟坐在后面,老婆白了我一眼,坐进了车门。

  回到家里,因为我和老婆是二人世界,住的是一室一厅,客厅的沙发可以当床,只有安排表弟睡沙发了。

  我把客厅的沙发床铺开,帮表弟收拾好了行李,就在家里聊天,老婆忙着端茶倒水,一副贤妻的模样。估计是我在旁边,加上车上已经看了个够,表弟也没有继续偷瞄老婆,只是和我说话。

  到晚上,我们三个人到外面吃饭,老婆继续衣着清凉,吃饭的时候我们都喝了些啤酒,我故意当着二人的面讲些黄色笑话,表弟听得哈哈大笑,老婆却有些不好意思,在下面悄悄掐我以示报复。

  饭后,我提出带表弟去KTV唱歌,兄弟很久不见,要多喝几杯。

  坐在包房里,我问要不要帮表弟叫个小姐陪酒,表弟赶忙推迟。藉着酒劲我说:「你是怕你嫂子在不好意思吧?一会就让你嫂子代替小姐陪你喝酒。」表弟只当我喝多了乱说,也没当回事。

  又和表弟喝了几杯,我便藉着酒劲拉着老婆在她大腿上乱摸,看到表弟偷偷盯着我们的动作,悄悄的在老婆耳边说:「我装喝醉,你去和他亲热亲热嘛!」老婆被我当着表弟的面一通乱摸,很不好意思,听到我这么说,假装生气,想躲到一边去,这时表弟过来敬酒,正撞在表弟身上,被表弟手上的啤酒洒了一身。

  表弟连忙道歉,老婆边说不碍事,边拿纸巾拉着T恤擦拭,却没想到被站在旁边的表弟从领口处看了进去,老婆圆鼓鼓的乳房,让表弟的眼神明显呆滞了一下,我心里暗笑,为避免他们不好意思,就藉口上厕所去了。

  在外面待了一会,抽了支烟,我一回到包房就看到表弟和老婆在跳舞,老婆把手搭在表弟的肩膀上,表弟的手扶在老婆的腰上,两人贴得很近,随着音乐摇摆,竟然是贴面舞。

  看到我进来,表弟不好意思起来,想要放开老婆,但老婆却挑衅的看了我一眼,和表弟贴得更近了,意思是告诉我:『我就是做给你看,看你怎么办。』我装作酒力不支,摇摇晃晃的坐在沙发上,眯起眼睛故作睡觉,其实在观察着他们。见我这副模样,表弟放心的继续和老婆跳舞,又在老婆耳边说着什么,两个人开心的笑了,手却慢慢地低了下去。

  一曲过后,他们分开,相互喝了杯酒,老婆知道我的酒量,知道我是装睡,也不理我,就和表弟合唱情歌。我看到表弟和老婆唱歌时,两人并排站在一起,唱到高潮部份时,手臂搂上了老婆的腰肢,用力一带,老婆就把头偏在了他的肩膀上。

  两人一曲唱完,老婆才轻轻挣脱开,表弟又在老婆耳边说着什么,老婆娇嗔着拍了表弟一下,两人又碰杯喝酒。

  趁表弟去了厕所,老婆凑过来:「你就装吧,你们兄弟两个都是坏东西。」我「嘿嘿」笑了起来:「他怎么你了?我看到他摸了你的屁股。」「嗯,那是跳舞的时候。后来他硬了,我感觉到了。你真想他干我?」「你自己决定吧,怎样我都支持你。」我看她的眼神,水汪汪的带着春意,心里暗想,老婆肯定是动心了。

  我继续装睡,并且躺在了沙发上。

  表弟回来后就坐在老婆的身边,一直劝老婆喝酒,『他肯定是想把老婆灌醉了好下手。』我心想。

  果然老婆有些醉意后,表弟的手在老婆的大腿上摸索起来,见老婆红着脸却没拒绝,便搂住了老婆的肩膀,不知他在老婆耳边说了什么,老婆低着头,微微的点了点,然后指了指我,说了什么,表弟在老婆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在老婆胸上捏了一把。

  表弟和老婆过来叫我,说是要回去了。

  我假意醉酒被表弟搀扶着回到家里,他们将我放在卧室的床上,关上房门就出去了。过了一会,我听到外面传来说话和「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卫生间的水声响了起来。知道有人去洗澡了,我便走到门口,支起耳朵注意听,发现客厅里没有人在,才知道两人竟然一起进去洗鸳鸯浴了。

  我蹑手蹑脚打开卧室的房门,发现客厅的地板上丢得到处都是衣物,老婆的小内裤就丢在卫生间门前。走到卫生间门口,把耳朵贴在门上偷听,只是一阵阵水声和男女的嬉笑声。

  正在我准备走开时,忽然听到了老婆熟悉的呻吟声:「啊……轻点!」他们竟然在卫生间里就迫不及待地干了起来,水声遮掩了他们相互冲击的声音,只有老婆断断续续的呻吟和喘息。

  我想着他们是在用何种体位,下身也硬了起来,刚想自慰一下,却听到老婆的呻吟声忽然大了起来,随后就平息了,看来表弟过於兴奋,竟然已经射了。我快速的回来卧室,把门虚掩上,回想着刚才的情形,心里一阵失落,老婆真的被人干了,但下身硬梆梆的,又觉得说不出的刺激。

  正在胡思乱想间,水声停了,又过了几分钟,他们出来了。正想着老婆会不会进来睡,他们竟然直接去了客厅,而后听到客厅沙发上传来声音。『他们还要做?』我疑惑地来到卧室的门口,将门拉开一条小缝,向外看去。

  虽然没开灯,但藉着阳台上射入的月光,看得倒是清楚。只见老婆正跪在表弟身边,俯下身卖力地帮仰卧着的表弟口交,看着老婆用手撩着长发,身躯上下起伏,虽然看不到表弟的表情,但老婆的口交技术可是我一手调教出来的,从表弟的呻吟声就知道,他肯定是相当满意。

  表弟让老婆躺了下来,搬起老婆的双腿,跪在老婆的两腿之间,『这么快就又行了?』我吃了一惊。只见表弟身体一俯,老婆就发出了低沉的呻吟,我知道他又插进了老婆的阴道。看着表弟的抽插,我又硬了,於是伸手解放了肉棒,随着他们的动作和呻吟,自慰起来。

  我的兴奋压抑了很久,一经刺激,很快就释放了出来。而表弟还在老婆身上动着,「啪啪」的声音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显得特别响亮。

  没想到表弟的性能力这么强,我躺在床上已经听了一个多小时,「啪啪」声还未停止。虽然老婆压低了呻吟声,但有些沙哑的声音表示了老婆这一个多小时有多么的爽。不知不觉,我就睡着了。

  早上我醒了过来,老婆正睡在我身边,我把手伸进她的下身,果然睡裙内没有内裤,微微探入阴部,黏糊糊的,收回手指闻了闻,是精液的味道。『不知道他们昨天干到几点?』我暗想。

  我正胡思乱想,老婆被我惊醒了,她眼神闪烁,不安的看着我。我笑了笑,摸着她的头发吻了她,然后,她小声的把昨天的事情告诉了我。

  (以下为老婆的口吻讲述)

  昨天表弟以为你在包房里睡着了,就又劝我喝酒,又对我甜言蜜语的,后来他抱着我说喜欢我,要和我亲热,我在包房里不好意思,就说回家再说。

  回到家后,他把我拉到客厅,抱着我又亲又摸,我感觉慾望一下被释放了,就任他胡来了。他脱光了我俩的衣服,拉我到卫生间洗澡,我们相互为对方涂沐浴露,还没冲洗,他就让我扶着墙壁,从后面顶着我。

  被挑逗了那么久,我下面早就湿了,他一下就插了进来,他的鸡巴很长,很硬,大概有二十公分,一下就插到底了。但可能他太兴奋了,只插了十几下就射了。

  洗完澡,我以为就结束了,但他说还要,把我拉到了客厅的沙发床上,让我给他口交,我给他吸了几下,他的鸡巴真的又大了。他把我的腿搭在肩膀上,插得很深,每下都能抵到子宫,我都要爽死了。第二次他做了很久,换了好几个姿势,我感觉小屄都要被他插穿了。

  最后他从后面射了进去,又让我躺在旁边,又是吸我的乳头,又是让我给他舔鸡巴,最后我实在受不了了,哀求他,他才放过我。

  (二)

  一夜激情之后,表弟和老婆都不愿早早起床。我洗漱完了,和还在赖床的老婆打了个招呼,就下楼去买早餐。边回忆昨天的情形,边胡乱吃了点东西,然后又打包了两人份的。

  到了家里,看到表弟已经在洗漱了,便把早餐放在桌子上,告诉表弟我已经在外面吃过了,让他自己去吃。回到房间,见老婆还没起床,侧躺着身子裹在被子里,脸蛋红扑扑的。

  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坐在床边把手伸进她的睡裙里,在两腿之间抠了抠,果然湿呼呼的,我说:「别装了,老实交代,刚刚你们又干了?」老婆睁开眼睛,羞涩的看了看我:「嗯,你一出门他就进来了。」没想到表弟这么色急,大清早的就又来了。我继续盘问老婆,让她讲详细点。

  「你一出门,他只穿着内裤就进来了,又要干我。我本来不想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被他一碰,全身就软绵绵的,完全生不出拒绝他的念头,只能告诉他快点。

  他从后面抱住我,双手伸进睡裙里捏我的乳头,我感觉到他的鸡巴顶在我屁股上,顿时就有了想要的感觉。我把手伸到背后,摸进他的内裤里,把他的鸡巴掏了出来,引导着对准了我的洞口,因为昨天被他射了两次,到早上里面还是湿湿的。

  他就这样在后面侧身插了进来,一手搬着我的腿,一手捏着我的乳房,干得很快很猛,每次都插到了底,我感觉床都在随着他的动作「嘎吱嘎吱」的摇晃,几下就把我干到了高潮,我咬着枕巾,才强忍住不大声的叫出来。我们刚刚清理完就听到你开门的声音,他才赶紧出去了。」买了个早餐的工夫,表弟竟然又把老婆干了一次。我调笑道:「老婆,那你被干爽了没有啊?从昨晚到早上已经三回了哦!」老婆红着脸小声的说道:「爽了,和他做的时候,感觉就像我们刚认识的时候,很有激情,水也多。尤其是他一抱我,我就全身发软,不管他对我做什么,我根本就没有力气挣扎。」我顿时兴奋起来,恨不得马上把这么风骚的老婆就地正法,但怕表弟察觉,只有暂时忍了。催着老婆起床,抓紧时间洗漱打扮,上午还要带表弟出去玩呢!

  我们带着表弟去了几个景点游玩,表弟一脸镇定,彷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也许是已经过够了瘾,也没藉机再做什么小动作,倒是时不时的看向老婆。后来老婆告诉我,表弟看她的眼神直勾勾的,让她觉得全身发烫,脸蛋发烧,彷佛在被表弟侵犯一样。

  晚上带表弟去了当地很有特色的馆子,因为玩了一天都累了,就决定早早回家休息了。而且今天晚上我可没在再打算便宜表弟了,轮到自己发泄发泄了。晚上聊了会儿天,我们就回卧室,告诉表弟早点休息。

  关了灯,我就迫不及待地扑到老婆的身上,刚想用这些事情调笑老婆,却见老婆对我做了个手势,用手指向了卧室的房门。我转头看过去,原来房门下方本来有微弱的光线,但中间有部份却被什么遮住了。我马上明白,一定是表弟在外面偷听。

  为了不让表弟发觉是我故意把老婆送给他搞的真相,只有不再说话。我想像着老婆被表弟搞的情形,故意把声响弄得大一点,就是有意想刺激刺激表弟,老婆明白了我的意思,便配合着我的动作大声叫床,还故意说着「老公你真棒」、「要被你搞死了」、「太爽了」之类的话。

  完事后,我恶意的想:『今天也轮到表弟打飞机了。』心里暗自得意。胡思乱想着,渐渐进入梦乡……熟睡中,迷迷糊糊觉得老婆下了床去上厕所,又迷迷糊糊听到有些响动,我忽然惊醒,发现旁边传来的是做爱时的撞击声和男女的喘息声。

  我没有动,斜起眼睛看向传来声音的方向,只见飘窗的大理石台面上,老婆正躺在上面,全身赤裸,双腿高高抬起,双手弯曲过头顶,扶在玻璃上,以免撞到头,嘴里含着一坨东西,彷佛是条内裤,所以才没叫出声来。表弟就站在地板上,只穿着一条内裤褪至大腿,双手握着老婆抬着的双腿,正一下一下撞击着平躺着的老婆。

  我惊叹表弟大胆的同时,也被眼前的一幕刺激了,鸡巴渐渐硬了起来,但他们距我只有不足一米的距离,为了不惊动他们,我只有保持一动不动的姿势,眯起眼睛,还要保持呼吸的均匀。

  老婆在表弟的撞击下,乳房前后摆动,双手撑着玻璃窗,努力不被表弟顶上去,两腿被表弟攥在手中,胡乱摇晃。几分钟后,表弟忽然放开了老婆的双腿,立起脚尖,俯在老婆身上,快速抽搐了十几下后,喘着粗气停了下来。

  可能是怕惊醒我,他们都没有讲话,表弟在旁边的纸抽里抽了几张纸巾,帮老婆和自己胡乱地擦拭了几下下身,就轻手轻脚的离开了卧室。老婆也慢慢地起身,整理了一下,穿上内裤和睡裙回到了床上。

  老婆刚刚躺下,我的手搂住了她的腰肢,见到我醒了,老婆刚要说些什么,我想着表弟此时还没睡熟,就示意她不要出声。我拉着老婆的手抚摸硬梆梆的鸡巴,她会意的帮我撸动起来,反覆几次之后,老婆起身把头埋在我的下身,用嘴含住了膨胀的正大的龟头,四根手指依然握住龟头以下的部份上下动着。

  这让我回想起昨天晚上看到的老婆给表弟口交的那一幕,立刻就有了射精的感觉,捏了老婆一把示意她我要射了,老婆马上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嘴巴用力吸着龟头,我喷射而出,全部射进了老婆的口中。看着老婆把精液分成几小口吞了下去,我知道老婆是在补偿我。感觉到老婆此刻的温柔,让我有了一种幸福的感觉,抱着老婆进入了梦乡。

  周末的两天很快就过去了,表弟周一下午就要走,为了给老婆最后留一个深刻的回忆,我决定给他们创造一个独处的机会。我藉口说周一单位请不到假,让老婆中午送表弟到机场。看着表弟露出了惊喜的表情,我就知道表弟一定会藉这个机会好好享受老婆的身体。

  我在单位一直心神不宁,脑海里都是老婆在表弟身下喘息和呻吟的情形。好不容易熬到下班,迫不及待地回到家里,见老婆正在洗菜,就从后面抱住老婆,掀开她的裙子,里面竟然没穿内裤。我不由分说把老婆抵在橱柜上,拉开拉链捞出大鸡巴就戳了进去。

  「啊……老公,我在做饭呢!」老婆娇嗔道。

  「骚货,今天又被干了几次?快点交代。」我不顾老婆的反对,急匆匆的就干了起来。老婆被我搞得全身瘫软,趴在橱柜上无奈地承受着我的冲击,全然不顾可能来自阳台上的偷窥。

  在厨房发泄了酝酿了一天的慾火,酣畅淋漓地把精液一滴不剩的射进老婆的体内后,我又迫不及待地拉着老婆来到了床上,让她给我讲述今天的经历。

  (以下为老婆的口吻讲述)

  老公上班后,表弟笑嘻嘻的坐在沙发上,调戏我道:「嫂子,看来表哥是把你交给我了,现在家里只有我们两个在,不用那么紧张了。」边说边示意我坐在他旁边,然后搂着我就是一阵热吻。

  周末这两天,我已经被表弟搞了四次,加之本来就是老公的安排,所以我的内心里已经认可了和表弟的这种关系,便顺从地配合着他。随后,表弟拉着我的手抚摸他的下体,我隔着裤子抚摸着,硬梆梆的手感让我有了想要的冲动,於是拉开他的拉链,在内裤中把表弟的鸡巴掏出来,俯下头含住。

  表弟的鸡巴比老公的要长,我很难含到底,感觉到表弟的手隔着上衣玩弄我的乳头,痒痒麻麻的感觉让我全身发软,便把整个身体依靠在表弟上,卖力地吮吸他的大鸡巴。

  表弟摸索着解开了我的胸罩和皮带,两三下把我剥了个精光。我以为他要在这里干,也主动地脱光了他的衣服,分开双腿等着他的进入,谁知他只是在我的下身摸了一把,说道:「嫂子,我们到你们床上去,让我慢慢地品嚐你。」『原来他想找在哥哥床上干嫂子的感觉。』我正猜测着,他已经把我拦腰抱起,走进了卧室,把我放在床上。『他真强壮!』我暗想,不等我发出感慨,表弟就压了上来,亲吻从我的额头开始,狂风暴雨般,到我的脖子、胸部、小腹,一直抵达阴部。

  他把头埋在我两腿之间,分开我的双腿,舌头灵活的在我的阴唇内外游走,我感觉阴道马上就湿润了,愉悦的感觉让我呻吟出来:「啊……」然后,他找到了我的阴蒂,舔舐数下后,便用嘴含住吮吸起来。快感一下把我击倒了,我两腿紧绷着,两手不自觉地揉着自己的乳房:「啊……啊……啊啊……」高潮了。

  表弟的大鸡巴顶着我的阴道口,不知是我的还是他的体液已经湿润了整个阴道,稍微用力一便插到了底,顶在子宫口上,强烈的快感又让我全身颤抖。

  「嫂子,你觉得是我干得舒服,还是表哥干得舒服?」表弟问道。

  我当然知道他想听什么,「你比表哥强多了,鸡巴比他大,也比他会搞。」我说的是实话。

  表弟兴奋的抽插起来,我把腿搭在他的肩膀上,享受着他强壮的身躯对我的一次次冲击,「啪啪」的声音不绝於耳。床头的墙壁上,和老公的婚纱照倒映在我的眼中。

  表弟也注意到了那张婚纱照,他改变了姿势,让我跪在床上,面对床头,他在后面抓住我的头发,强迫我抬起头:「在表哥你们的婚纱照面前搞嫂子,太带劲了!骚货,叫我老公。」边说,表弟边在干我的间隙用手拍打我的屁股。

  「老公,老公……」我顺从的叫着。

  「叫老公,求老公我干你……快点!骚货,叫淫荡点!」表弟继续拍打我的屁股来催促。

  「老公,求求你干我吧!老公,求求你……」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比较淫荡。

  表弟兴奋了起来,一手拉过我的手臂扯向身后,一手扶着我的屁股,疯狂地撞击起来,大鸡巴像一根烧红的铁棒似的在我的阴道内横冲直撞,剧烈的快感让我头脑中一片空白,瞬间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回过神时,他已经结束了,鸡巴离开了我的身体,跪在我身后呼呼的喘气。我半跪半爬在床上,屁股高高的翘着,还保持着被他干时的姿势,感觉全身都被汗水打湿了,屁股被撞击得生痛,稍微一动,一股热流顺着大腿流了出来。

  我翻过身,扯了几张纸巾捂着阴道,又递了几张给他,稍一擦拭,才感觉阴道口也火辣辣的痛,他真是太猛了。

  休息了片刻,我们先后去冲洗了身体,可能他已经满足了,也就没有继续索要。我们躺在一起,都没有讲话,他温柔的抚摸着我的身体,我也如小鸟依人般静静的偎依着他。

  等时间差不多了,表弟起身开始收拾行装,走的时候没有让我送他,只是告诉我好好休息。听到防盗门关上的声音,我躺在床上,感觉到一阵阵的失落,难受了好一会才慢慢地睡着了。

  【完】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398aa.com 加入收藏夹!

[上一篇:我和表姐的故事] [下一篇:姊姊的内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