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文学 >>> 我和婶婶的故事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76ee.com 加入收藏夹!

.
十月一个星期六下午,叔叔的女儿,我14岁的妹妹美黛来叫我去她家吃饭,我想好久没去叔叔家了,也应该去
一次。


叔叔外出经商了,婶婶小妹是小学老师,小妹美倩就跟小姨在外婆家的小学里读书,现家里只有婶婶和美黛两
人。婶婶煮了一大桌的好菜,虽然我肚子中全是些清汤寡水的,但我不敢多吃。婶婶见状说:「小峰,你户口也转
到我们家了,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了,你叔叔一年半载都不在家,你就过来跟我们一起吃饭吧,你每天学习那么累,
学校伙食又差,营养跟不上,误了学习哩。」


我说:「婶婶,我还是在学校食堂吃吧,来您这里,时间不够。」


「那你拿我的自行车去用,你来这里,我还想让你帮些忙,教教你这个妹妹,她英语有点跟不上。」


我说:「婶婶,我……」


「别我、我的啦,这样吧,星期六星期天来,可以吧。」


我只得答应。


吃完饭后,美黛在看电视,婶婶叫她去洗碗,她被电视剧迷住了,说看完了再去洗。我来这里白吃,怎么好意
思不干活?于是就去洗碗。婶婶叫我休息,但我硬是去洗了,她嗔怪美黛道:「看你,真够懒,比你哥一点都比不
上。」美黛娇道:「人家看完电视再洗嘛。」婶婶摇摇头便去洗澡。


我洗完碗,与美黛坐在一起看电视,我见没什么话说,便没话找话问道:「小妹,我叔叔为什么不在家?」


美黛说:「他呀,赚钱比什么都重要,这两年一年最多有两个月时间在家。现在他在湖北那边搞一个什么厂,
忙得很。」


「他要天天在家,我看你不要说连书读不上,怕连饭都吃不上。」不知什么时候,婶婶洗完澡出来,边搓头发
边道。


我一看婶婶,顿时愣住了,28岁的婶婶澡后穿着一件白色的丝质睡袍,两根吊带将睡衣挂在她丰满的肩上,她
脖子下一大片的胸部露了出来,隐隐可见乳沟,两只大奶子向前耸出,凸现的两颗大奶头让人知道她里面没穿乳罩,
婶婶站在那里,耸出的大奶子支起她的睡袍,使她身前奶子以下部位变成空荡荡的了,象挂着的帐子一般。不知怎
么,我突然觉得她一定连内裤都没穿,为这念头我直骂自己无耻。


婶婶站着抖甩着头发的水,随着她的抖动,她的两只大奶子也在晃动着。我的心「呯呯」直跳,只觉得眼热喉
干。说真的,以前叔叔带婶婶回去时,青春萌动的我在手淫时常会想到她,因为我们那个小村庄,美丽的女人不多,
男孩手淫时想的对象大都是漂亮的同学,丰满的新媳妇,还有那些又漂亮又丰满的表姐阿姨们。但只要面对面见到
婶婶,她那种长辈之气早让我不敢乱想了,特别是来到她这里,寄她篱下,得到她的照顾,她待我如亲儿子一样,
我更是拿她象对祖宗一样。


婶婶在我旁边坐下来,和我们一起看电视。我坐在那里一动不敢动,其实我早已把我两腿间那涨硬起来的东西
用两腿夹住了。我们一起看电视,婶婶不时问我一句,但我却心不在焉,答非所问,连美黛也指出两次,我只得借
口说电视太好看了,不注意婶婶问我什么。


我哪在看电视,我在偷偷看着婶婶,由于我身体在婶婶侧面,个头又比她高,她身子稍前倾,她胸口处的睡袍
张得大大的,所以我很容易就从她肩部看下去,一览无余。我从没见过女人的身体,女人的奶子是什么样我只是想
象,曾经一个粗糙的女人素描,几笔勾画的乳房就会让我激动而手淫好久。而婶婶那两只大奶子啊,吊钟式的往前
顶耸着,两颗大奶头如熟透的红葡萄一样。我不时偷偷瞄上几眼又赶快将目光移开,不知看了多少次,婶婶却一直
没觉察,依然保持着那个姿势,我突然看到,婶婶的大奶子下面,竟可以看到她大腿,她大腿微张,她真的没穿有
内裤!我清楚地看到了她两腿根那丰凸起来的包,上面还有一些亮毛。我的血一下沸腾起来,如果美黛不在,如果
美黛不在,婶婶,我的婶婶……


我如坐针毡,想逃离却又不愿,我在提防婶婶的同时也要提防着美黛,生怕她们中一个人发现我这肮脏的举动。
幸好,美黛被电视剧吸引住了,而且她陷在一张单人沙发上,面部方向并不朝我。而婶婶也全神贯注在看电视,她
不转头是不会发现我的。我一次又一次地偷窥着婶婶身体,而婶婶一点也不察觉到她的侄儿在看她,她虽然换了几
个姿式,但依然保持着前倾,而我却看得更真切了。


好久,电视剧完了,婶婶伸手从我身后过,去拿放在我身体另一侧的遥控器,由于她的手差一点,够不到,她
试图将手伸远点,这时胸挨在我手臂上,并在我手臂上搓动几下,软而弹的大奶子令我如挨电击,脑子一片空白。


婶婶得到遥控器后,换了台。美黛已去洗澡。婶婶也坐直了身子,我感到一点失望。她双手搂在胸下方,也没
说话在看着。我却突然发现,婶婶搂住双手后,两只大奶子被光滑而薄的睡袍箍住凸出,更是性感。大而圆的奶子
仿佛要突破睡袍而出,奶头显得更大和真切了……


过了一会,婶婶说有些累,就靠在沙发上闭目奍神,她的双腿已是大张,而她的睡袍是短睡袍,我想,从对面
走过来一定能从睡袍下摆看得到她那女人最私密之处。为这发现,我的心剧烈地跳动着。最后,我鼓足勇气,走到
对面的电视柜弯下腰来装着找东西,然后回头一看,由于相距一米多远,就在这一看之间,我已把婶婶那里看了个
真真切切,婶婶那里已是牢牢地印在我心里。


婶婶那里,上面是小许整齐、短而发亮的毛,毛的下面是一个大包,包的中间是一条坚着的裂缝,裂缝犹如花
蕾,两边亮晶晶的粉红肉外翻着……啊,那里就是美黛生出来的地方?那里就是专供叔叔寻欢作乐的地方?那里就
是让我以前手淫时联想的地方?


美黛已洗澡出来,我不敢再待下去,就匆匆告辞了。婶婶将我送到门口,她把她自行车的钥匙从钥匙串上取下
来给我。


那是一辆崭新的女式自行车。我轻轻就可以提起来,抚摸着那坐包,仿佛如同婶婶的丰臀。我十分的爱惜它,
骑到学校,我将自行车放到一个不易被碰磕的地方。那个角落黑黑的,没有灯光,我迫不及待地伏在车上自慰起来,
脑子里全是婶婶刚才那一幕,不一会,快感来了,我将浓浓的精液射在自行车的坐鞍上,我感觉犹如射在了婶婶的
臀上。


过后,我深深地自责着。婶婶对我那么好,而我却象畜牲一样……


可没两天,我又克制不了自己,自慰时又想到了婶婶。


第二个星期天,我因去食堂晚了,没有饭了,我竟不由自主地骑自行车去婶婶家。婶婶和美黛正在吃饭,知道
我来的意图,婶婶连忙叫我跟一起吃,接着又给我加了半把面条和几个蛋。


一会儿,美黛吃完就去上晚自习课了,我吃完后,婶婶洗碗后,从房间里找出一些衣裤,说是以前叔叔穿的,
要给我,她说:「你叔叔这几年发胖了,这些衣服都穿不了了,我选了几件长的,你拿去穿吧。过来,试试看合适
不合适。」


这些都是几乎还新的衣服,我恭恭敬敬地接过来。我从小就捡一个表弟的旧衣服穿,特别高中以后,没做过一
件新衣服,婶婶一下给我这么多衣裤,够我穿好几年了。


我刚想试,婶婶笑着拿过去,说:「看你,一身的汗,先去洗个澡。」


我洗完换上婶婶给的衣裤。一米七五的叔叔的衣裤在我一米八几的身上,稍稍显短,但比起以前那些起来,却
是更显得我英俊挺拨,伟岸精神。婶婶更是对我夸赞不已。


婶婶去洗澡了,我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想等她洗完后,就告辞回去上自习课。


不久,婶婶洗完出来,她真是性感,一身华丽的睡袍柔柔飘飘披在她身上,闪烁着丝丝光泽,虽遮住了她身体,
却更是诱人。婶婶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我却浮想连绵。


一会儿,婶婶在房里叫我进去。我进门的一刹那我呆住了,她的头发湿润着垂肩而披,刚涂过的口红鲜艳透出
几分妩媚,光滑睡袍在桔黄色的灯光下闪烁着。她捂着右边的乳房,说:「我这里很涨,刚才我好象摸到里面有一
个硬块,怕是不是得了乳腺癌了,你给我摸摸看是不是。」


说完,她坐在床边。


我的心呯呯直跳,想不到,梦寐以求的竟然真的来到。婶婶抓住我的手,把它贴到自己的乳房上。


一刹那,我只感到全身如通电般,婶婶的大奶子柔软而富有弹性,隔着光滑的睡袍,手感真是好极了,我真不
知如何形容,我只觉得那是人世间最美好的东西。那天我看一眼,就让我一辈子忘不了——婶婶那女人最私秘处,
而现在我只摸一把,同样也令我一辈子忘不了——婶婶的大奶子。


我在婶婶面前握住她右边大奶子下部,轻轻揉着,我怕重了会弄疼婶婶。


我手指在探索她乳房里面有没有硬块同时,心却感受着女人那诱人的身体。


揉着揉着,我感到一个东西在我手掌中渐渐变硬,我知道那是乳头,我轻轻捏弄着,不一会儿就硬梆梆的了。
我故意问婶婶道:「婶婶,是不是这里?」


婶婶妩媚地横了我一眼,说:「那是婶婶的奶头,小笨蛋。」


她那一横的媚眼,令我心中一荡,而那软软的话语,更令我浑身发软。


我又揉了一下,恋恋不舍地停下来,傻傻地说:「婶婶,好象没有咧。」


婶婶娇声道:「你一只手哪里摸得到,要两只手才行呀。这样吧,我坐着你不容易摸到,我躺下来,你一手摸
我一只,对比一下看两只是不是不一样。」


婶婶躺了下来,我侧身坐在她身旁。伸出两只手在她那两只大奶子上慢慢轻轻地揉着。


揉着揉着,我心里开始起反应了。虽然婶婶也是我意淫的对象,可我还不至于在她面前有非分之想,婶婶在我
眼里还是长辈,是神圣不容沾污的,每次我意淫她之后,心中总有对不起她,对不起叔叔的感觉。要说刚才我给她
摸查肿块是全心全意地为她服务的话,而现在我两只手掌都在这女人的大奶子上,而这女人闭着眼,两人都不作声,
这种气氛增加了我的色心,我的手不禁轻佻起来。


但轻佻归轻佻,我却一点不敢对婶婶怎么样,我在克制自己,她是我尊敬的婶婶,我对她无礼,给叔叔、父母、
老师和同学们知道,我有何面目做人?尽管我下身坚硬如铁,但那是下一步回到宿舍之后自己解决的事。


在我摸够而心满意足之后,我对婶婶说:「婶婶,没有呀。」我急着要回去自我解决,婶婶让我这么一摸,会
让我满足好几年,好几年中我意淫的对象都是婶婶。


而婶婶却说:「可能是隔着衣服摸不到,你伸手进来摸一下。」


在婶婶的示意下,我分别从婶婶两肋的睡袍下伸手进去。


啊,婶婶的两只大奶在我的手掌中波动,那奶子又大又富有弹性,仿佛要溢出我的指间,我强忍着欲望和疯狂,
抚摸了好久,婶婶在闭目享受着,我看着婶婶那诱人的娇躯,真想扑上去按住这只尤物。为了怕自己做出错事来,
我只得对婶婶说:「婶婶,真的没有。」


「小峰,你摸摸看,婶婶的两个奶头是不是不一样?」


我捏住婶婶的两个奶头,真的不一样,一个硬梆梆的,另一个软一些。「给婶婶揉揉。」


我捏住轻揉着,不一会两只奶头都硬梆梆的了。这时,婶婶道:「小峰,婶婶的肚子有点疼,你再给我揉一下。」


我的手移到婶婶的小腹上,依旧隔着睡袍抚摸着她小腹。


婶婶说:「不是这里。」


我左右移动着,问婶婶:「是这里吗,是这里吗?」


婶婶说:「往下,对,往下。」我手依她的话,一直往下,而婶婶还说:「再往下……」


再往下?再往下就到婶婶那里了,婶婶平躺在床上,睡袍自然地盖住她身体,她胯间丰满的半弧圆圆的女人神
秘部位凸现出来。我心呯呯跳着,最后按她的话手掌捂在她阴部凸现的包上。


「对,就是这里,小峰,摸它,摸它……」婶婶话语如呓,更让我心荡。


我摸了一阵,就感觉到了,婶婶里面没有穿内裤!这更刺激了我,令我浑身如着火,尽力在克制着,但却克制
不了我的手,我的手在婶婶胯间那个肥涨的包上疯狂抚摸着,不经人事且老实的我头直发晕,婶婶这是怎么了?女
人这里疼,来让我帮摸,我已经不是小孩了。


我隔着睡袍摸着,摸着,婶婶呻吟起来,这呻吟声令我魂都飞了,我更是疯狂,就差没上去了。


其实,我就真上去了,也不知该怎么办,我从没在什么地方学过性交知识,我只知道男人搞女人,女人是很痛
苦的,是不愿的。我也只听说男人的东西插进女人那里去,是很难插进去的,我一个小孩,能插得进婶婶一个大人
那里面去吗?而女人给插进去的又在哪里呢?我决定利用给婶婶按摩的机会弄清楚。婶婶不知什么时候已把两腿张
开得大大的了,我一只手摸着婶婶那里,一只手却在自己的玉茎上揉着……


我揉着,一会儿,婶婶睡袍那里就湿了,湿了好大一块,是些滑滑的液体,难道真的是婶婶那里疼吗?可是婶
婶的呻吟却无痛苦,分明带着愉快,她不住地说:「小峰……婶婶……好……舒服……噢……噢……」


我似乎明白了:婶婶那里真疼,我给她按摩,她就会舒服一些。


我揉摸了好一阵,婶婶拉住我的手从她睡袍下摆伸进去:「小峰……婶婶的睡裙湿了……你伸手……到里面…
…给婶婶……揉揉……」


我伸手在里面抚摸着,婶婶果然没穿有内裤,她两边大腿内侧全是光溜溜的水渍!水渍不但弄湿了她上面的上
面的睡袍,而且她臀部的睡袍更是湿了一大片!摸着婶婶的大腿间的包子,一刹那,我浑身颤抖,婶婶那里正是我
这几天来日思夜想的地方,那里厚而有弹性,中间一条缝,我仿佛已感觉到女人最美妙的东西,那就是专供叔叔寻
欢作乐之处啊,可经我轻轻的摸弄之下,已流出了潺潺的水,我抚摸着婶婶那玉穴,那肉缝,终于,我找到了那穴
口,婶婶说「小峰……对……就是婶婶那里……好舒服……摸进去……噢……」婶婶的呓语令我一阵冲动,我用两
个手指,随着婶婶流出淫水的穴口探了进去,我终于找到了女人的入口了,婶婶被这般挑弄,娇躯不断扭动着,
小嘴频频发出些轻微的「啊……啊……」呻吟。声婶婶的阴道内真柔软,还一张一缩的,我的手指上上下下的拨动
着婶婶的阴道深处,「啊……喔……」婶婶发出愉快的呻吟,更刺激了我,突然我感觉到下体如电,射出一股精液,
我欲念如炽,偷偷地把精液放在手心,涂抹在婶婶玉穴上按住,想灌进婶婶的体内……「哦……啊……嗯……嗯…
…喔……喔……」从她樱樱小口中传出浪浪的呻吟声。


一次射精根本无法消除我的欲望,我只觉得我下腹里装的全是精子,要给婶婶,我的玉茎迅速又硬起来。


婶婶说:「小峰……喜欢婶婶的……奶吗?」


「喜欢……」


「婶婶……的奶……大吗?……想不想……吃婶婶的……奶……」


我怎能不想?可是我却说:「婶婶,你的奶是给美黛妹吃的……」


「傻侄子……婶婶的奶……是给你美黛妹吃的……也给你……这个傻侄儿吃呀……来……上来吧……快来吃婶
婶的奶……」说着,婶婶将睡袍的吊带褪至两臂处,将遮住她那大奶子的睡袍处往下褪,顿时,婶婶那两只圆圆大
大的奶子露了出来,虽然婶婶是平躺在那里,可她的两只大奶子仍那么大和涨,在她胸口蠕动着,诱着我……


我全身在爆炸!下身更是硬涨如铸铁,急需女人!眼前的婶婶,这女人这么美丽,这么诱人,这么丰满……我
克制不了自己,扑了上去,两掌抚弄着婶婶的两只大奶,一手指捻着婶婶的一只奶头,而她的另一只奶头被我一口
含住,不住地吮吸着,婶婶的奶头在我口里迅速变大变硬……我欲念如炽,美黛妹吃的奶我也得吃了,下一步,我
一定到婶婶那专给叔叔寻欢作乐的地方去寻欢作乐……


我疯狂地搓揉着,亲吻着婶婶的大奶子。而后用滚烫的双唇吮吻她的脸庞,雪颈,然后吻上她那吐气如兰的嘴,
谁知她却将香舌伸到我嘴中,女人的诱惑使我快崩溃了,我贪婪的吮吸着她的香舌,双手抚摸着她那丰满圆润的身
体,她也紧紧的抱着我,扭动身体。我用一只手紧紧搂着婶婶的脖子,一只手又一次隔着柔滑的睡袍揉搓着她大大
的乳房,婶婶小声说:「小峰你好坏噢,连你婶婶都要搞……」她糯糯的话语挑逗得我欲火焚身,不断地亲吻着那
红润香软的小嘴儿,吮着她的滑滑的嫩舌,我的下体也硬涨无比,顶着婶婶小腹,婶婶伸出纤纤玉手,娴熟,轻巧
的握住我那根又粗,又长,又硬的玉茎,当婶婶的手握住我的玉茎时,我浑身一颤,感觉到无比的舒服,快感流遍
了全身,我禁不住啊……啊……的叫了两声。而婶婶露出惊喜的神色,她咬着我的耳朵轻呓道:「小坏蛋儿,没想
到你的这么大……婶婶从没见过呢……」


婶婶是那么的迷人,令我浑身都软了,我仿佛忘记了自己不会性交,我的唯一念头就是:今晚我一定要从婶婶
专供叔叔寻欢作乐的地方进入婶婶的身体……我在婶婶的耳边轻轻道:「婶婶,今晚你做我的新娘子吧。」


婶婶全身颤抖起来,我的的话语,撩起了她原始淫荡的欲火,婶婶的双目中已充满了春情。我更是迫不及待地
脱光我的衣裤,把婶婶搂入怀中,亲吻着她,「嗯……嗯……」婶婶此时春心荡漾,浑身颤抖不已,边扭动边娇啼
浪叫,那迷人的叫声太美,太诱人了,刺激着我的神经,在暗暗的台灯光下,睡袍只遮住她上体一部分,的婶婶身
材凹凸有致,曲线美得像水晶般玲珑剔透,那绯红的娇嫩脸蛋,小巧微翘的琼鼻,和那微张的性感的嘴唇,丰盈雪
白的肌肤,肥嫩饱满的乳房,光滑,细嫩,又圆又大,红晕鲜嫩的大奶头,美腿浑圆光滑得有线条,那凸起的阴阜
无比的诱惑。她若隐若现的肉缝沾满着湿淋淋的淫水,两片暗红的阴唇一张一合的动着,就像她脸蛋上的樱唇小嘴,
同样充满诱惑,好象呼唤我快些到来,我将她雪白浑圆丰满的玉腿分开,,我握住玉茎先用那大龟头在的婶婶小肉
穴口磨动,磨得婶婶骚痒难耐,不禁娇羞叫道:「小峰……好宝贝儿……别再磨了……小肉穴痒死啦……快……快
插……插进来……求……求你给我……你快嘛!……」说着,一只玉手牵引我的玉茎对准了她的穴口,看着婶婶骚
媚淫荡饥渴难耐的神情,我在也忍不住了,我把玉茎猛地插进去,真没想到一下刺进去了一大半,大龟头顶住婶婶
的肉穴深处,婶婶的小肉穴里又暖又紧,水汪汪的,穴里嫩肉把玉茎包得紧紧的,真是舒服。


「啊……啊……小……好小峰……你弄得我……我舒服死了……你好坏……嗯……啊……啊……哦……哦……
啊!哦!真粗真大真硬,喔……美死了。」婶婶发出喜悦的娇嗲喘息声:「啊……小冤家……我受不了了……哎呀
……好舒服……我……我要……」


因为没有全插进去,我又用力插,插得婶婶直叫痛:「别……啊……痛死我了……停……停……啊……」


我停在那里,一动不动。许久,婶婶看出我不会作,便说:「小峰……你先插进去……抽出来……再插……越
快越好……别插进去完……」


按着婶婶的指点,我一下一下地抽插,几下过后,我终于得到婶婶那软滑、多汁的绝妙享受和人生最美最高乐
趣。


因为婶婶淫水的润滑,所以抽插一点也不费力,抽插间肉与肉的磨碰声和淫水的「唧唧」声再加上床被我们压
的发出的「吱吱」声,构成了美丽的乐章,我不断的在她的丰乳上吻着,张开嘴吸吮着她硬硬的乳头。我把我的玉
茎继续不停的上下抽送起来,直抽直入,她的屁股上挺下迎的配合着我的动作,淫水如缺堤的河水,不断的从她的
肉穴深处流出,顺着白嫩的臀部,一直不停的流到床上。看着她疯狂的样子,泄了身的婶婶靠在我的身上,我没有
抽出的玉茎,我把婶婶放到床上,伏在她的身子上面,一边亲吻她的红唇,抚摸大乳房,一边抽动着玉茎,婶婶发
出愉快的呻吟。


「……啊……小峰,让我……在上面……啊……」我抱紧婶婶翻了一个身,把她托到了上面。婶婶先把玉茎拿
了出来,然后双腿跨骑在我的身上,用纤纤玉手把肥肉穴掰开对准那挺直的玉茎,「卜滋」一声随着婶婶的肥臀向
下一套,整个玉茎全部套入到她的穴中,婶婶肥臀一下一上套了起来,只听有节奏的「滋」,「滋」的碰撞声,婶
婶轻摆柳腰,乱抖丰乳,频频发出销魂的娇啼叫声:「喔……喔……小……小峰……婶婶……好舒服!……啊啊…
…呀!……」她上下扭摆,扭得身体带动她一对肥大丰满的乳房上下晃荡着,晃得我神魂颠倒,伸出双手握住婶婶
的丰乳,尽情地揉搓抚捏,她原本丰满的大乳房更显得坚挺,而且奶头被揉捏得硬挺。婶婶愈套愈快,不自禁的收
缩小肉穴,将大龟头紧紧吸住,香汗淋淋婶婶的拼命地上下快速套动身子,樱唇一张一合,娇喘不已,满头亮的秀
发随着她晃动身躯而四散飞扬,她快乐的浪叫声和玉茎抽出插入的「卜滋」淫水声使我更加的兴奋,我也觉大龟头
被肉穴舔,吸,夹得我全身颤抖……


几分钟后,婶婶累了,她又躺了下来,我插进去,爱抚着婶婶那两颗丰硕柔软的乳房,她的乳房越来越坚挺,
我用嘴唇吮着轻轻吸着,娇嫩的奶头被刺激得耸立如豆,挑逗使得婶婶呻吟不已,淫荡浪媚的狂呼,全身颤动淫水
不绝而出,娇美的粉脸更洋溢着盎然春情,媚眼微张显得娇媚无比。看着婶婶那淫媚之相,搓揉着她丰硕荡漾的大
奶子,想着婶婶那生出堂妹来的肉穴现正被我长长的玉茎插撬着,我淫心如狂,下体爆涨,对婶婶发出了一阵阵疯
狂地冲击……


婶婶被我弄得欲仙欲死,披头散发,娇喘连连,媚眼如丝,香汗和淫水弄湿了床单,姣美的粉脸上显现出性满
足的欢悦,双眉紧蹙,娇嗲如呢:「嗯……亲小峰!……婶婶……姐姐……好……舒服!……好爽你……你可真行
……喔……喔,受……受……受不了!啊!…………喔……喔……爽死啦……舒服……好舒服……喔……我又要泄
……泄了……」突然婶婶四肢紧紧箍住我,使我在抽插时竟把她身体带离了床,婶婶紧咬被角,极端的快感使她魂
飞魄散,我只感到婶婶肉穴深处一阵阵颤抖,洒出阵阵热流,一股浓热的淫水从婶婶小肉穴急泄而出。


激情过后,婶婶无力配合,任我摆布,看着婶婶娇美、疲惫而满足的脸庞,一种征服感使油然而生,使我感到
自己也能任意驾驭婶婶,象叔叔一样脱去婶婶的衣裤,伏在婶婶身上,抚摸婶婶的身体,搓揉婶婶的大奶子,去婶
婶那美黛妹出生的地方,去婶婶那专供叔叔寻欢作乐的地方任意寻欢作乐,这种感觉令我更疯狂地蹂躏着婶婶,十
几分钟后,我再也坚持不住了,叫喊道:「啊……婶婶……啊……姐姐……我……受不了了……」我快速地抽送着,
长长的玉茎只插得婶婶直叫唤,终于我狂喷出一股股精液,注满了婶婶的肉穴,婶婶的肉穴内到处都布满了粘稠的
精液。


我喘息着躺在床上,「……喔……小峰……你……戳得婶婶……心肺都烂了……」婶婶如痴如醉的俯在我的胸
前上,肥大的奶子贴在我胸口,我也紧紧的搂着她,不知不觉一个多小时地对婶婶冲刺,我也有些累,于是身在温
柔乡里的我拥着婶婶沉沉睡去。


大约一个多小时,我醒来,桔黄色的灯光依旧,婶婶头枕着我右臂依然在梦中。听到美黛在客厅外走动的声音。
婶婶均匀的呼吸,大奶子在她胸脯上轻轻落,她姣好的面庞露出满足的微笑,婶婶和我的肚子同盖着一条毛巾被,
看着婶婶这只诱人的尤物,我下身又迅速膨涨起来,我轻轻地抚摸着婶婶的大奶子,婶婶并没醒来,而她奶头却渐
渐硬了些,我抽出手,轻抚着她的嫩穴,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女人这宝贵的东西,刚才我还没玩够。


可能由于婶婶被我弄得太疲惫了,竟一直没醒来。只是「嗯嗯」两声。我突然想,我要是弄一下在梦中的婶婶,
那一定很刺激的。为这,我兴奋不已,下身硬涨,我轻轻地扒开婶婶的双腿,把自己长长的玉茎轻轻捅进了婶婶的
穴里。


我悄悄地抽动着,几分钟过去了,婶婶居然还没醒!看来,刚才她已是被我搞得疲惫之极。婶婶虽然没醒,但
好象有一丁点模糊的意识,口中不时有轻声的梦中呻吟,她嫩穴中也是越来越湿滑了。


我的力度慢慢在增加,婶婶也随着慢慢意识强了,她口中不断发出迷人的呓语:「……嗯……阿强……好舒服
……老公……嗯……」婶婶在模糊中,把我当成了叔叔,竟忘了她还跟侄子做爱。后来我才知道,女人在梦中做爱
对象一般是她老公,不像男人,梦中做爱对象是其她女人。


听到婶婶把我当成了叔叔,我更兴奋了,加大了力度,抚摸她的大奶用力奸她,婶婶也被我一连串大力地抽插
弄醒了,也知道是她的侄儿在奸她,但她并不睁开眼,微眯着眼在享受我给她的快乐。


「……嗯……小峰……你好坏……婶婶……好舒服……哦……哦……」婶婶的呻吟更刺激了我,我边搓揉着她
的大奶子边向婶婶下体发起了猛攻,更是换到婶婶一连串「小峰……小峰……」的娇叫浪吟。


突然,门外响起几声敲门声,接着听到美黛的声音:「妈妈,你怎么了?」


我一惊,停止了动作,婶婶伸手捂住了我的嘴,对美黛说:「没什么……妈妈肚子有点疼。」


美黛说:「要不要紧啊?」


「不要紧,一会儿就好了。」


过了一会,听到美黛回房的声音,我忍不住对婶婶抽动起来,婶婶却抱住我,示意我不要动。我又停住,深深
在插在婶婶穴里,压住她,一手抱住她,一手抚摸她的大奶子,婶婶与我的胸膛相贴,我感受到婶婶大奶子的丰满
硕涨,忍不住亲吻着之可人的尤物,亲吻着她的细亮的额头,弯弯的眉毛,可爱的耳朵,迷人的眼睛,姣好的面庞,
性感的嘴唇,光滑的脖颈……


一系列的爱抚和亲吻过后,我下体暴涨,急需对婶婶进行抽插,而婶婶的情感也到达顶点,需要转换成对侄儿
肉欲的刺激,两人的身心全集中到了下身,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大力抽插起来,婶婶只好用被角捂住嘴,但仍发出
不可抑制的淫叫……


二三十分钟后,婶婶已连得数次高潮,我也在一次她的狂淫的叫喊中连连向她射出精液……


这一夜,初经人事的我经婶婶的开启之后,对婶婶那诱人的身体十分贪婪,竟和她作爱六次,似乎这一夜都在
作爱中渡过的,而后两次,婶婶已没精神来对付我,任我摆布了。


第二早起来,已是十点多钟,我也误了课,匆匆回到学校。


这几天里,我心中总有一种复杂的感情,首先我觉得对不起叔叔,也对不起婶婶,感到自己不是人,连婶婶都
要搞,无耻极了,简直不是人。另外,我还怕,要是婶婶生下一个小孩来,那我连所有的亲戚都不能见了。可是,
每当黑夜来临,我躺下来,眼前晃动是婶婶那诱人的身体,波动的是婶婶那丰挺的大奶子,我下身不住的硬涨起来。
甚至连上课,眼前也老是婶婶的动人体态。下课时我不敢站起来出去活动,因为我那硬涨的东西凸现在裤腿上,十
分显眼。说实在的,我的那东西就是不硬就已经很显眼了,使我只能穿长衬衣来遮住大腿,平时上厕所,我那软软
的东西差不多连到地板上,早在初中时就已是同学们取笑的焦点。要是一硬涨起来,高高竖起,就超过我肚脐差不
多一寸,所以每当在上课想婶婶得厉害而不能自拨时,只能用皮带绑住硬涨的下体去上厕所。


每当夜深人静时,我就想着婶婶自慰,想着她象那天一样射精到她身体里,或偷偷地去伏在婶婶那轻巧的自行
车上,思念她。


当一星期刚过去,又一个星期六来临,傍晚,我如一头困兽,不安地来回走动。当天黑以后,我洗了澡,不自
觉又来到婶婶那里。


婶婶开了门,洗了澡的她一身性感的睡袍,意外的是,透过朦胧的睡袍我看到她里面是鲜红的裤衩和奶罩!婶
婶身上发出诱人的香味。她见是我,说:「小峰啊,为什么好几天不来看婶婶?」


我不知怎么回答,我一路上也没考虑过来婶婶家的由头,说来吃饭,来找婶婶要东西还是……


我怔怔地,婶婶拉我进了屋。我大脑一片空白,可下身却无意识在膨胀……


婶婶见我无所措,便用她的香手轻抹我额上的细汗,说:「看你,热的,脱下衣来凉快一下。」见我仍傻傻地,
又道:「你美黛妹去外婆家看你美倩妹了。」说着,象母亲一样慈爱地来给我解衬衣扣子。就在这时,从婶婶那大
张的睡袍领口,我看到了她红艳艳的奶罩绷着鼓涨的大奶子,我再也禁不住,叫一声「婶婶……」便抱住她,我健
壮的胸膛抵着婶婶饱满的胸脯,隔著薄薄的睡袍,我感觉婶婶坚挺的乳房,乳尖正传来阵阵的火热,婶婶鼻尖凑向
我的鼻尖轻轻触著,露出似笑非笑的慧黠笑容,说道:「小峰,你又想干什麼?」


我一只手环揽住婶婶绵腰,另一只手颤抖着由婶婶的腰际,游走向婶婶的乳房。


婶婶发出银铃般的轻笑,巧妙的避开,娇嗔道:「小峰,你真坏!想吃豆腐呦?」,


婶婶的娇语令我象一头失去脑子的牛,血管濆张,我转身将婶婶抱起,将她顶翻在软沙发上。对我如野牛般的
动作,婶婶发出惊叫:「小峰……」,便将两支修长玉腿张开来迎接我,双腿盘住了我的腰……


婶婶若隐若现丰美的乳房呈现在我眼前,我迫不及待地去搓揉它。俯下身来,婶婶娇艳的红唇紧紧的贴住我的
唇。两个人的舌头交缠互相舔舐,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相拥,持续火热的拥吻。接著,我沿著婶婶俏丽的脸庞,舔吻
到婶婶的雪白粉颈。我的手由婶婶背后,伸进短睡袍之中,温柔地抚摸婶婶细致的美臀,然后隔着裤衩触摸婶婶隐
密的私处。中指按住婶婶花瓣中最敏感的阴蒂,轻柔但快速的不断抖动,也不断沿著花瓣缝摩擦婶婶得阴唇。


婶婶觉得一阵阵快感冲击,配合著将修长的大腿张开,沈浸在性爱前戏的温柔中,发出声声撩人的娇喘。


我继续沿著粉颈吻到婶婶丰润坚挺的乳房,隔著一层湿睡袍,含、舔、轻咬著婶婶的乳房,情欲也随之愈来愈
高昂。我的手从婶婶的湿润花瓣处移走,抓住婶婶的领口,将睡袍扯开,乳罩中如白玉般丰润细致的乳房整个展现
在我面前。


我脱了婶婶的乳罩,吸吮着婶婶粉红的乳晕,并迅速将婶婶身上剩馀的衣物褪尽。婶婶俏皮的轻轻一笑,将我
的衣裳也除去。湿润的下体前后摩擦著我的肉棒,我抱著在怀中剧烈起伏的赤裸胴体,一手紧紧揽住纤腰,使婶婶
火热的裸体紧紧贴住我的身体蠕动,另一手摸著粉嫩的臀部,看著丰满乳房在眼前晃动,忘情地含住婶婶的乳房吸
吮。忍不住下身一动,将肉棒送入婶婶的花瓣深处,尽情的热吻、抽插。


婶婶配合著肉棒在体内抽动的频率,在我腿间上下摇摆著。乳房也激动得上下甩摆,跟著抽插的加速,婶婶不
住发出声声浪荡的娇喘,呤著:「小峰……啊!这里,……好……好舒服……啊!……这里……」


婶婶也随著我的抽插,激烈地摇摆自己的躯体,丰乳上下剧烈晃动,我的肉棒也随著进出著花瓣内部,情欲震
荡使得婶婶不断的浪叫呻吟。婶婶一边娇喘著享受肉体的愉悦,一边断断续续的吟叫。


电视是开着的,窗帘没有关,我们都忘记了。有的只是爱抚、亲吻、翻滚、冲刺、呻吟、浪叫……在客厅的沙
发上、墙边,我和婶婶快活了一个多小时,弄得一片狼籍。剧烈的交合,婶婶首先到达顶点,淫荡浪叫变得更大声,
淫水四溢的下体猛然抽搐收缩,良久,抽插运动到达最颠峰。婶婶觉得一阵强烈的快感冲达脑海。「啊!小峰……
不要停……快……快……」接着,婶婶曲起上身,死死勒住我,全身不住颤抖……


而我等婶婶高潮过后,继续享受她的肉体。婶婶的第三次高潮将我也带到顶点,一股快意即将爆炸。在我射出
精液的一刹那,,猛力捅入婶婶嫩穴深处,不住搓揉婶婶的丰乳,源源射出精液……


这一夜,我连干婶婶四次……


以后,我就住在了叔叔家,婶婶把一间客房整理好专给我睡。每天晚上自习课后,我就给美黛补课一个小时,
当给美黛补课后已是十点半钟,各自睡了以后,我估计美黛已经睡着了,就悄悄地溜到婶婶的房里,婶婶已在被窝
里等我了。婶婶怕美黛在另一个房里听到我们的声音,用几条毛巾把门下缝都堵住,我俩在里面肆意欢乐。


婶婶也特别爱我,怕我年纪小承受不了(我已从十九岁改成了十七岁,婶婶也不知道,以为我才十七岁),她
规定我只有在星期五、六两个晚上可以和她睡,星期三晚上只能在她房里待到半夜十二点就必需回自己的房睡,平
时都不能近她。此外,婶婶还经常煲上好汤给我进补……


可我精力特别旺盛,星期三晚上,我总是十点多钟就完成给美黛的补课,迫不及待悄悄地与婶婶偷欢,通常十
一点半完成了第一次,休息一会,我又要了第二次,完事后总过了十二点半钟,才回自己房中睡。而星期五、六两
个晚上,都是整夜欢娱。虽如此,我却无法满足,就象一只第一次吃到了猩的猫。只要一看到婶婶那妩媚,性感的
姿态,就会起身体反应,就想要她。在没有婶婶的日子里,我几乎天天都要想着她手淫一两次。


有时,吃完晚饭后美黛去上自习课了,我就拖着不去,抢着替婶婶做事,洗碗,拖地板之类的,千方百计讨婶
婶的欢心。婶婶也知道我的意图,只要她心一软,叫我去洗澡,我就知道有戏了。果然,我洗完之后她也去洗了,
当她洗出来之后,我们就在客厅的沙发上抱在一起……


有时,不是星期三、五、六,我想婶婶厉害了,就等美黛睡着之后,悄悄地来到婶婶的房门口,轻敲她的门,
此时,婶婶的房门都是反锁,我知道婶婶也是很想的,只是怕太多了伤我的身体。我哀求着婶婶。很久很久,婶婶
才开门来,她咬着嘴唇,嗔道:「你轻点,小黛都要听到了……」


我扑进婶婶怀里,「婶婶,我……」


婶婶又爱又气地用手指狠狠地点我的头小声说:「真是拿你没办法,坏透了……」


当一次过后,我和婶婶已得到极大的满足,她怕我休息一阵后又来,便将我赶回了客房。


【完】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76ee.com 加入收藏夹!